笔趣阁 > 混沌圣尊小说 > 第一百二十五章 残酷的战斗
    如此毒烟对于先天之境的高手也有一定的效果,看看残暴王手下的一名先天强者,现在就已经变得异常的异样,嘴角流着黑血,整个人更是昏昏沉沉的样子,一副就要死了的样子,其他的没有抵达先天境界的人,更是凄惨无比,七孔流血,离死也就不远了。

    看见了如此局势,让山崖上还是峡谷中的攻击方,都异常的兴奋,显然是看到了希望,可见这种毒烟的厉害,连先天境界的强者也受到如此严重的伤害,可见这毒烟的厉害。

    其实在他们眼中,先天强者才是最为重要的,只要这些人受到严重伤害才能算得上效果,否则就算是其他的人都死光了,先天强者也能扭转乾坤,可见他们的注意力全都是在先天强者身上,看到现在有这么大的效果,心中高兴得不得了,似乎看到了希望就要来了。

    “头,你看我们是不是冲下去,将这些人全部杀死,这样就完成了家族被灭的仇恨了。”

    “不,先等一等,让他们再好好的享受一下再说,说不定他们还有隐藏什么的,让底下的兄弟小心一些,那些人可不是那么容易就如此被灭的,小心为上,要是性命没了,一切就没有了,好了,大家继续将剩下的石头全部扔下去,现在不用浪费了,快点,记住集中点。”

    属下们一起应声,马上有一阵石雨落下,,乒乓,乒乓的声音是络绎不绝呀。

    “王爷,现在只能拼一拼了,没想到他们这么,竟然连毒烟都用上了,就算是先天境界的强者也无法幸免,可见这毒烟很是厉害,凭着这些人基本上还真的无法弄到手,似乎还是不同种毒药搅合在一起的,不知道是什么名字,王爷,我们不能再等了,赶快冲吧。”

    事实已经不容他们狡辩了,这一点残暴王也清楚得很,看看他现在的人都猥琐不振,精神缺乏,好在身边有着强者保护,让他不至于受到毒烟的侵害,不过这里确实不能再等了,否则怎么死都是一个问题,何况现在冲出去未必就没有机会逃走的。

    “好,马上就冲出去,只要达到了峡谷外,一切就顺利了,等到那个时候,我一定要让他们知道竟敢伏击本王的下场是怎么样的,大家一起冲出去,你们自己注意就行了。”

    说着,残暴王的人一起全部冲了出去,毒烟虽然厉害,不过只要通过一段距离,也就安全了,毕竟峡谷中还有着一方的攻击者,不能不考虑他们的安全,范围上还是被限制了,那么一切都变成了事实,他们又能去怎么办呢,唯一的希望也就是冲出去就行了。

    外面攻击的人,得到了警示后,对于毒烟中的人更加警惕非常,下一刻就有人冲出了毒烟,而这时候他们有了准备了,那么一切都在一瞬间,大多数人都一下子后退,然后将手中的暗器等武器都一下子击出,想要得到一定的效果,如此就是最好的一刻了。

    噗噗噗的声音,一个个人影倒在地上,不过还有不少的人影冲了出来,两边的石墙已经拦截不住了,不得不后退,因为先天强者也在这个时候出现了,他们根本无法敌对,以死相拼只是下策,需要更好地审时度势才能够获得最好的价值所在,他们怎么会不愿意恩。

    山崖上的人明显也是注意到了这一点,他们脸色一下子变了变,现在山崖上已经没有石头,他们现在也只能硬拼了,尤其是看到底下的弟兄们都在一定后退后,放弃了继续逃命,完全是一副舍身喂死的精神,知道这一次是不能有错了,他们作为一类人,如何能够放弃。

    “兄弟们,现在弟兄们都在峡谷中战斗,我们作为他们的一员,怎能放弃,何况我们的仇恨现在是时候了解了,大家一起上,将他们全部杀死,砍下残暴王的头颅,以为各位长辈的在天之灵,大家一起冲呀,杀死他们,就能复仇,家族的使命也解脱了,冲啊。”

    山崖上的人一起高呼,随后人流随着山崖上的绳子滑下,速度非常的快捷,想必不久就能够抵达到峡谷底,那么一切都安静了,他们的仇恨也要完成了,一切的一切都解决了。

    残暴王等人自然在冲出毒烟所在,翻过了一边的石墙,让他们不得不面对汹涌而来的敌人,他们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不应对了,不少人死去或者中毒,很难再行动起来了,如此是这些人的对手,先天强者也受到一定程度的打击,其中还有一个比较的倒霉,死的异常的凄惨。

    “冲啊,他们不行了,家族仇恨不能不报,现在是时候报仇了,先辈在看着我们呢,冲啊,杀光他们,砍下残暴王的头颅,以此祭奠我辈先祖,杀啊。”

    不用这个头领说了,剩下的人都一股劲的往前冲,完全是丢下了自己生死,可见他们的仇恨多么强大,不是一般的仇恨所能解脱的,家族被灭,如此重大的仇恨怎能够不复仇,现在的他们满脑子的复仇,其他的根本不会去想,只有复了仇才是最为主要的。

    双方最后拼杀在一起,你一刀我一剑,暗器之类的更是数不胜数,峡谷中异常的惨烈。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已经完全的放弃个人生死,全身心的投入到了战斗的杀戮之中。

    “宏哥,杀戮就是如此可怕嘛,真是看起来完全不像是凡人,真是惨烈呀。”

    “是呀,是呀,不过以前看电视时已经很浓厚的气息了,而现在明显更加强烈,直面上视觉冲击真是厉害,宏哥,你说下面的人谁更加厉害一些,哪一方能够活下来呢。”

    “活下来呵呵,你们也小看了这个世界的计谋了,不过有一点你们还是应该听说过的,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猎人也在后面等着呢,你们说这个道理是不是很有趣,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可惜呀,碰上我了。”陈宏说着,眼光却是意味深长的看着不远处的一处密林之中。

    二女一听,觉得诧异的很,难道这里除了他们还有其他的一方,很快就顺着他的视线看去,神识中就出现了一队队的人马,显然是已经整装待发了,时机一到就会冲击不停的。

    这一幕让二女知道了为什么,计谋依然是一样的,看看他们这些人明显是准备多时,更是在等待着什么,显然是等待着峡谷中的一幕了,要是谁倒下了的话,他们肯定会冲出来的,收取最后的胜利果实,可见他们才是黄雀,可惜呀,他们还一点不知道,猎人是最厉害的。

    “宏哥,还是你最厉害,观察的也最仔细了,这样的事情都能看得见,厉害啊。”

    “哪呀,刚才他们不说了么,是受到一方唆使才会有机会下手,而这一方怎么能够放弃来之不易的胜利,他们一定会等着看戏的,最后才出来收取胜利果实,他们需要正义的旗帜,那么他们回到国内就会得到高层的支持,借刀杀人不过如此而已,呵呵呵。”

    二女听着也不在说话,她们打心里厌恶这种事情,可现在不得不面对,真是非常的恶心。

    战斗仍然在不断地战斗者,不是你死就是我亡,现在已经没有必要再去讨论是不是能够活下来了,只要能够杀死对方,那么就能够报仇了,他们活着不就是为了复仇,机会就在眼前,已经没有人会去在乎自己的生死了,可能就算是黄雀出现了,也不会有怨言了。

    终于双方拼斗的死伤无数,站立者寥寥无几,大多数还是靠着武器支撑下来的,仇恨力强大的他们,想要在敌人死去时在倒下,否则很的不甘心,对方还有这一名先天强者存在,只是也受伤严重,现在也是凭着一口气才坚持着,其他的人大部分都死了,站着的只有几个。

    “残暴王,没想到吧,现在你们没有路可以逃了,我们这些家族后人,现在就要为他们报仇了,希望他们在天有灵能够看到,看到我们手刃仇人,将仇人的头颅切下来,哈哈哈。”

    “你们也只是一群可怜虫而已,想必你们身后的人也不会放过你们的,真是可怜呀。”

    “不用如此好心,我们知道他们不会放过我们的,本来这一次就没打算活着出去,杀一个是一个,也是我们这些遗族人赚了,还能杀死一个皇族人,你说是不是很赚啊,兄弟们,现在不要和他们废话了,最后的一拼到了,能不能报仇就看现在的了,杀呀。”

    说着就带头冲了过去,完全是一往无前的气势,其他的人在一刻也被感染了,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冲了出去,不停地叫喊着,不断地拼杀着。直到最后,残暴王一方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其他的都死了,一刀搭在他脖子上,眼神狠狠地看着他,其他的人也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