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超凶小说 > 第1章 分头行动
    苏牧遥把眼睛睁的大大的,不敢有一丝眨眼的动作。

    因为他的脑袋现在正掉在地上。

    齐脖被砍了下来,甚至还能感觉到没有凝结血液的的温热。

    但唯独没有感觉多少疼痛。

    心里充满了慌乱和恐惧的同时,却不敢有一丝的表露出来。

    因为砍下他脑袋的女魔头,还拎着斧头站在他尸体旁边看着在。

    所以他努力瞪大眼睛,保持着死不瞑目的样子。

    怕被女魔头察觉,再给他脑袋上来一斧头,把他脑汁给敲出来。

    至于为什么他头都掉在地上了,还能思考问题?

    他心里也很疑惑。

    更疑惑的是他和眼前的女魔头第一次见面,以前从不认识,为什么无缘无故的把他头给砍下来?

    除非是精神病,要不然这得多大的恨,才会把他的头给砍下来。

    女魔头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罗鹤兮,在大夏国来说,也算是相当有名的一个人。

    年轻、漂亮,还是武学天才。

    而她和苏牧遥一样都是华夏大学的学生。

    只不过她比苏牧遥高一届。

    苏牧遥是今年刚入学的新生。

    罗鹤兮就是负责接待他的。

    苏牧遥可以指天发誓,这绝对是他和罗鹤兮第一次见面。

    在此之前,苏牧遥只在电视上、网络上见过罗鹤兮。

    苏牧遥脑海里浮现出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情景。

    因为华夏大学就在离山市。

    所以作为本地人的苏牧遥大学入学第一天,没让父母送。

    而罗鹤兮是新生接待的一员。

    作为华夏大学的风云人物,大夏天才少女。

    所以罗鹤兮面前排起了长长的队伍。

    苏牧遥也不例外,也排在了队伍当中。

    因为只要登记签个名,所以队伍很快。

    前面大概还有四五个人的时候。

    苏牧遥已经能很好的看清罗鹤兮了。

    以前只是电视上看过,没想到真人比电视上还漂亮。

    和一般女子长相稍有不同,她脸型轮廓深邃,深眼窝高鼻梁,剑眉星目,给人一种英姿飒爽的感觉。

    披肩的长发却又增加了一丝柔美。

    可除了好看之外,苏牧遥也没看出她和普通人有什么不同。

    就在他打量罗鹤兮的时候,罗鹤兮好像察觉到什么,猛的抬头向他看了过来。

    但是她的眼神却让人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直勾勾的盯着他,面无表情,眼神冰冷,让人不寒而栗。

    苏牧遥被她看的心里有点发毛,于是想要换个队伍。

    可这时候前面几个人已经办完手续。

    苏牧遥硬着头皮走上前。

    “叫什么名字?哪个系的?”罗鹤兮低下头,翻动着手上的表格。

    没有她的眼神注视,苏牧遥暗自松了口气。

    但心中很疑惑,罗鹤兮为什么用那样的眼神看他?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他就想赶快办完手续离开。

    “苏牧遥,考古系考古专业。”

    “229号公寓503寝室。”

    罗鹤兮把表格推到他的面前,长发遮住了她的面孔,看不到她现在的表情。

    “谢谢罗学姐。”苏牧遥赶忙签好字,拖着行李箱就走。

    “等等~。”忽然罗鹤兮叫住了他。

    “你认识路吗?”罗鹤兮抬起头,冷冷的看着他。

    苏牧遥下意识地摇了摇头,虽然华夏大学就在本市,但是只对校内学生开放,他又没进来过,自然不知道。

    “我带你去吧。”罗鹤兮说着站了起来。

    不但正在排队的新生面露惊讶,就连坐在她旁边的几位学姐都快叫住声来。

    可她那让人发毛的眼神,让苏牧遥心中暗生警惕。

    赶忙摇头拒绝道:“不用,学姐,我自己去就行了。”

    “走吧。”可是罗鹤兮根本不听他说话,转头就走。

    想来大白天的,还在校园内,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于是迎着头皮跟了上去。

    不过却故意落后一段距离。

    两人就这样默默无声地走了一截。

    苏牧遥感觉到有一种古怪的气氛在他们之间弥漫。

    刚想开口说话,罗鹤兮忽然回过头来,盯着他问道:“你还认识我吗?”

    “当然认识,罗学姐这么有名。”苏牧遥赶忙说道。

    并且面带笑容,尽量释放自己的善意。

    可是罗鹤兮直接把头转了过去,也不搭理他,继续向前走。

    苏牧遥微蹙眉头,仔细回忆起来。

    他百分之百确定,今天是他和罗鹤兮第一次见面。

    罗鹤兮带着他进入一栋教学楼内,苏牧遥有些疑惑,不是去宿舍吗?

    心里暗自有些警惕。

    一直跟着她上楼,可是越往上走,越觉得不对劲。

    因为这不像是宿舍楼,而且他们已经爬了不止五楼。

    “罗学姐,我们不是去宿舍吗?”苏牧遥停下脚步询问道。

    “我有些话想跟你说。”罗鹤兮回过头来盯着他,幽幽地道。

    “罗学姐有什么话,就在这里说吧。”苏牧遥警惕地道。

    “你在怕我?”罗鹤兮面无表情地问道。

    “没有的事,罗学姐……”

    苏牧遥话还未说完,就被罗鹤兮给打断了。

    又听她幽幽地说:“你不应该怕我的。”

    什么意思?我们之前真的认识?

    苏牧遥心中更是疑惑。

    可是不等他问,罗鹤兮转头又上去了。

    苏牧遥想想又跟了上去,大白天的,再说以罗鹤兮的身份地位,应该也不会把他怎么样。

    “到了。”罗鹤兮忽道。

    然后拉开一个铁皮门走了进去。

    苏牧遥瞅了一眼,原来是楼顶天台。

    心里舒了口气。

    “学姐,你想跟我说什么?”苏牧遥看着前面背对着他的罗鹤兮问道。

    从背后看罗鹤兮身材高挑,腿长腰细,往那里一站,自有一股气势。

    一阵微风拂来,长发飘飘,果然很美。

    “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

    罗鹤兮没回答,而是继续重复之前的问题。

    幽幽的声音,仿佛在很远的地方传来,包含了很多让人听不懂的情绪。

    苏牧遥闻言心里一阵疑惑。

    难道他们之前真的认识?只是他忘记了?

    他刚想开口询问。

    就听罗鹤兮又道:“你说过,你永远不会忘记我的。”

    “罗学姐,你认……”

    他话还没说完,罗鹤兮忽然回过头来,她手中不知何时拿出一把巨斧。

    直接一斧头砍在了苏牧遥的脖子上。

    接着他看到了自己的屁股,还有学姐的屁股。

    速度实在太快了,他根本来不及反应,头已经滚落在地上了。

    心脏都还没停止跳动,血液喷溅的到处都是,染红了一大片楼顶天台。

    头在地上滚了两圈,他还有些懵。

    他发誓,绝对不认识罗鹤兮,这辈子包括上辈子都不认识,今天绝对是第一次见面?

    可她为什么要杀自己?

    脑子有坑吗?

    精神病吗?

    还是因为受到男人伤害,TMD的认错人了?

    CNNND,开学第一天竟然遇到这样倒霉的事?

    现在怎么办?

    为什么只剩一下一个头,他还有意识?

    如果被发现,会不会被发现,然后被泡在福尔马林里面被人研究。

    如果没发现呢?

    会不会烂?

    会不会招蚂蚁苍蝇?

    ……

    苏牧遥心里慌乱、惊恐和愤怒掺杂在一起,仿佛要把他的仅剩的头颅给点燃。

    可他却憋屈的一点也不敢表露出来。

    他害怕还拎着斧头的女魔头,给他脑袋上再来一斧。

    如果真这样,还不知道能不能再用脑子想问题。

    所以他只能努力瞪大眼睛,装作死不瞑目的样子。

    罗鹤兮站在他的尸体前,仿佛陷入了回忆。

    就在苏牧遥以为她要把自己的尸体大卸八块的时候,她却放下了斧头。

    然后拎起苏牧遥的头颅,凑到自己的眼前。

    颈脖还没干枯的血液,溅的她满身都是。

    可是她毫不在意。

    眼睛里尽是温柔,仿佛热恋中的少女,轻轻的抚摸着他的脸颊,盯着他的眼睛道:“这是你欠我的。”

    CNMD真是个疯女人。

    自己明明和她第一次见面。

    她不会以为全世界都欠她的吧?

    ……

    罗鹤兮说完这句话,把他的头轻轻的、温柔的放回他的尸体上,把他重新拼凑完整。

    然后毫无顾忌地脱下溅满鲜血的衣服。

    穿着一套性感的内衣,蹲下身子,开始翻他的行李箱。

    因为背对着他,从这个视角,正好能看到她圆润的屁股。

    “好看吗?”罗鹤兮忽然回过头来问道。

    苏牧遥闻言“心里”充满了惊恐。

    “难道被她发现了?”

    可是他心存侥幸,依旧不敢表现出一丝异样。

    他啥都没有了,只剩下这么一个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