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超凶小说 > 第2章 我真不是怂
    罗鹤兮说完回过头,继续翻动他的行李箱。

    苏牧遥继续看她屁股。

    可不一会儿,罗鹤兮回身站了起来。

    并且扔给他一套衣服,轻踢了他一脚。

    “看够了吧?看够了就起来换一套衣服。”

    苏牧遥感觉到了身体被踢了一脚。

    心里非常的震惊。

    心里想着抬手,果然手立刻抬到了眼前。

    但接着手脚并用的往后退了一截距离。

    然后一摸颈脖,脑袋完好的长在脖子上。

    要不是看到地上溅的到处都是的血渍,他还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这是怎么回事?

    苏牧遥心里更是疑惑了。

    等等。

    听罗鹤兮的语气,她知道他会复活?

    她为什么会知道?

    死而复活的事情,他自己都不知道?

    她到底又是什么人?

    苏牧遥心里暗自警惕。

    “为什么要杀我?”苏牧遥愤怒地问道。

    他没敢动手,他只是考古系的废材。

    而罗鹤兮是天才武学少女。

    他要是敢动手,就不是被砍脑袋的事了,恐怕真的会被大卸八块。

    罗鹤兮没有回答,只是冷冷地看着他,只是眼睛里少了冷意和疯狂。

    而且她只穿着内衣站在他的面前,更是没有一丝害羞的意思。

    用一根头绳把披肩的长发高高挽起。

    神态自若地穿上从苏牧遥行李箱里翻出的衣服。

    “疯子,神经病吧?”

    “CNNN,你到底是什么人?”

    “我压根就不认识你。”

    ……

    她的默然无语,给了苏牧遥强大的心理压力。

    苏牧遥心里有点歇里斯底,但终究没敢说出口,因为他怂。

    那把沾血的斧头还在地上放着呢。

    “从今天起,你以后都要听我的。”罗鹤兮冷冷地道。

    你TMD,凭什么?你当你是谁?

    虽然他心里想这样说,但是话到嘴边,却变成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虽然弱气,但是他还想做最后的抗争。

    罗鹤兮忽然一把抓住他的衣襟,把他给拽到自己的身前。

    距离之近,几乎都能感觉到彼此的呼吸。

    然后她把头凑到他的耳边,轻声地道:“如果不想把你的秘密暴露出去,就乖乖听话。”

    苏牧遥闻言如坠冰窟,果然她以此来要挟自己。

    这个世界虽然是高武世界,但可不是仙侠世界,是人都会死。

    如果他的秘密被曝光出去,那他绝对是砧板上的肉,恐怕就不止是大卸八块了。

    “好……好的。”苏牧遥语气干涩地道。

    他不得不妥协。

    罗鹤兮这才满意地放开了他的衣襟。

    “想要报仇,就努力提升你实力,我等你。”

    罗鹤兮忽然放开她身为天才少女应有的气势。

    在苏牧遥的眼里,罗鹤兮整个人无限拔高,仿佛遮蔽了整个天空。

    在她的气势下,显得无比渺小。

    这仇还怎么报?

    两人的实力差距太大了。

    他要是有报仇的实力,也不会选择上考古系。

    仿佛看出苏牧遥气馁的模样。

    罗鹤兮忽然微微笑了起来。

    这是苏牧遥第一次见她笑,很难想象刚才的疯狂是同一个人。

    笑容中带着几分狡黠、几分得意。

    这让原本一股英姿飒爽她平添了几分妩媚。

    可是在苏牧遥的眼里,这种病娇笑容,更加令人恐惧。

    “换身衣服,我带你去宿舍。”罗鹤兮说着转身向楼梯口走去。

    苏牧遥看着背对着自己的罗鹤兮,再看到地上的斧头,他连捡起的勇气都没有。

    两人实力差距太大了。

    无奈只能乖乖的把身上染血的衣服换了下来。

    很明显自从头被罗鹤兮砍下来一次以后,她的话明显多了起来。

    一边在前面走,一边语气平淡地说着。

    “在学校里要是有什么困难就来找我。”

    “SB才来找你,躲你都来不及。”

    “等一个星期后正式开课,就可以加入社团,到时候你申请加入古武社,我是社长。”

    “你是社长?傻子才会加入。”

    ……

    苏牧遥在后面小声BB,恨不得冲上去把她脑袋揪下来,可就是不敢……

    “我说话你在听吗?”罗鹤兮忽然回过头来,冷冷的看着他问道。

    “我听着在。”苏牧遥赶忙道。

    这不是怂,这是审时度势。

    罗鹤兮盯着他,就在他暗自警惕,心里又开始发毛的时候,她转过头去。

    不过这一次,她没再说话。

    而是直接把她送到229公寓楼下。

    只不过临走的时候,忽然把头凑到他的耳边,威胁道:“你要是不想被人像小白鼠一样解剖,就乖乖听话。”

    说完就面带得意笑容转身离去。

    呸~

    苏牧遥冲着她的背影不满地呸了一声。

    罗鹤兮好像听见了声音,突然转过头来。

    苏牧遥赶忙面带微笑的摆了摆手。

    直到对方满意,再次转身离开。

    唉~

    真没用。

    此仇不报非君子。

    ……

    华夏大学作为全国排名前几的大学,无论教学力量,还是教学环境都是一等一的。

    四个人一间,上面是床,下面是衣柜和书桌。

    苏牧遥到的时候,里面已经有一个人了。

    他自我介绍叫项清,洪都人,性格很开朗,就是洪都口音较重,让人听了颇为难懂。

    苏牧遥打开行李箱,才发罗鹤兮把她脱下来的衣服塞在他的行李箱里。

    好在项清也在上铺整理东西,没看到。

    要不然这一套染血女装,真不好怎么解释。

    收拾东西的时候,陆陆续续又来了两位同学。

    一位来自鹜州的王子鸣,一位来自马邑的许云昌。

    因为心情非常不好,苏牧遥随口跟他们聊了几句,然后躺在床上假寐。

    刚发生的事情对冲击很大,心里更是有着无数未解开的谜团。

    从罗鹤兮的语气来看,他们之前应该是认识。

    可是他的记忆里,两人从有过交集。

    他的记忆非常好,应该不会记错的。

    她说我欠她的?

    欠她什么?

    欠一斧头?

    而且罗鹤兮好像早就知道他能复活似的。

    所以她并不是真正的想要杀死他?

    还有要尽快提升实力。

    虽然这个世界不是武力至上的世界。

    但是个人武力实在太重要了。

    他可不想在遇到今天这样的事,被全面虐杀。

    他能复活一次。

    第二次呢?

    谁也不知道。

    可要怎么提升实力?

    天赋就摆在那里。

    埋头苦练根本没用。

    当初他选择考古专业,不正是因为如此吗?

    因为有机会获得古武秘术,解决他自身天赋问题。

    这样的例子并不是没有,现在有很多古武高手,都是历史系或者考古系出身的。

    ……

    想着想着,渐渐的他睡着了。

    虽然身体上没受到多大伤害。

    但是精神上却感觉无比的疲惫。

    睡着了的苏牧遥做了一个奇怪的梦。

    梦见一个女人用非常温柔的语气,说了一句非常的凶狠的话。

    “如果有来生,我一定要把你大卸八块。”

    然后感觉到一股撕心裂肺的痛。

    把他给痛醒了。

    一摸眼角,已经泪流满面。

    可梦里的人什么模样,他却一点也记不清。

    唯独只记得那一句话和撕心裂肺的痛。

    PS:求推荐票和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