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超凶小说 > 第7章 观海潮
    苏牧遥回过头来,就见罗鹤兮穿着一身练功服站在他身后。

    即使宽松的练功服,依旧遮不住她那美好的身材。

    “课程刚结束呢。”苏牧遥微蹙眉头道。

    虽然罗鹤兮抓住了他的把柄,但不代表他就要当她的狗。

    罗鹤兮听出苏牧遥眼里的不快,看了他一眼,却没说什么。

    然后越过他,推开门道:“跟我来。”

    随着门被推开,更加吵杂的声音传了出来。

    苏牧遥赶忙跟了进去。

    里面不少人正在互相对练,呼喝之声此起彼伏。

    苏牧遥脚踩地上,感觉到一阵柔软。

    低头一看,就见地上铺着一层蓝色的海绵垫,再看旁边的墙壁,同样如此。

    “古武社真有钱。”苏牧遥心里不由的感慨一句。

    因为地上的垫子根本不是什么海绵垫。

    而是一种新型碳原子材料。

    因为颜色是蓝色的,所以又叫蓝膜。

    它质地轻,不变形,隔音,超稳定蜂窝状结构。

    这种材料如果用剪刀轻轻的去剪,那么很容易就能剪开。

    但是你要是用刀劈斧凿,那么刀崩斧缺,也休想损坏它一分一毫,它是遇强则坚。

    而以蓝星武学的发达程度,个人武力破坏相当强大,一般材料根本承受不住。

    所以蓝膜一般都用在武学教学和大型赛事的场地上。

    因为造价不菲,价格自然也是贵的惊人。

    看着苏牧遥跟在罗鹤兮身后进来。

    所有人都向他们看了过来。

    “就是他吗?”

    “应该是的?”

    “没看他有哪里特殊啊,社长怎么会选他?”

    “帅还不够吗?”

    “……”

    所有人都开始小声窃窃私语起来。

    看来中午那个林学长把罗鹤兮有男朋友的事情已经通知到了所有人。

    “鬼鬼祟祟的,看什么看?该干嘛干嘛。”罗鹤兮瞪了众人一眼。

    大家立刻噤若寒蝉,赶忙都装作各忙各的起来。

    看来罗鹤兮在社团里很有威信。

    罗鹤兮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领着苏牧遥穿过人群,径直来到旁边的一个单间。

    这里面的隔音效果就更好了,几乎听不见外面的声音。

    进门对面就是一张巨大的桌子,在桌子后面一左一右有两个架子。

    一个落兵台,刀枪剑戟的放着许多兵器。

    另外一个是盔甲架,上面放着一套银白色女性铠甲,看上去威风凛凛。

    “坐吧。”罗鹤兮随意地道。

    然后自己走到桌后,从抽屉里拿出一个笔记本来,推到他的面前。

    “把这个背下来,以后就照着这上面练。”罗鹤兮用不以质疑的语气道。

    苏牧遥好奇地翻开。

    只见第一页上写着。

    “观海潮”三个字。

    这是手写的,并且写的特别好看,龙飞凤舞,给人一种堂皇大气之感。

    苏牧遥是学考古的,对书法自然也有所涉及。

    见了此字,忍不住感叹一句。

    “好字。”

    “不是让你来看字的,看里面内容。”罗鹤兮敲了敲桌子,有些不满地道。

    苏牧遥这才翻到第二页。

    只见上面写道:“力推其尽,其数用九,分卷浪起,拍岸听潮……”

    苏牧遥看了,只觉得云里雾里,不明所以。

    可是渐渐的,竟然好似理解了其中含义。

    体内这些年来,通过基础纳气诀聚集起来的稀薄真气,先是从四肢聚集丹田,接着如同海浪一般,不停的冲刷经脉,一波接着一波。

    苏牧遥耳边仿佛真的听见海浪拍岸的声音。

    “哗啦哗啦……”

    随着大海的声音,体内真气同频共振,每一次拍岸就增加一丝,经脉被冲刷的更加坚韧一丝,如此反复。

    就在这时,他耳边听见“咚”的一声。

    如同一颗巨石丢入海中,把他给惊醒。

    抬头一看,原来是罗鹤兮敲击了一下桌子。

    苏牧遥倒是没有在意她把自己从这种顿悟状态中吵醒。

    而是有些惊讶问道:“古武秘籍?”

    这个世界上的古武秘籍格外稀少,也格外珍贵。

    因为是法治社会,每一本古武秘籍的出世,虽然不像小说中那样争杀抢夺,弄的家破人亡。

    但是都会有大量的资本进入,互相倾轧争夺,一个不好,简直比家破人亡还惨。

    罗鹤兮没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道:“背下了吗?”

    苏牧遥有些疑惑地抓了抓头:“说来奇怪,我好像在哪里看过这本秘籍似的,看了前一句,下一句就自动在脑子里冒出来。”

    “做梦差不多。”罗鹤兮瞪了他一眼说道。

    但是语气有些奇怪,听在苏牧遥的耳中,感觉她好像是在生气。

    莫名其妙,真是搞不明白她好好的为什么生气。

    不过想想女魔头变化无常的性格,也就不觉得奇怪了。

    “记住了没有?”;罗鹤兮再次问道。

    “当然。”苏牧遥点了点头。

    罗鹤兮闻言,一把把他手里的笔记给夺了过去。

    然后伸手在封面上拍了一掌。

    整本笔记化为飞灰,被它随手一扫落入旁边的垃圾桶里。

    “基础纳气诀你就别练了,练一辈子你也报不了仇,观海潮你要勤加练习。”罗鹤兮看着苏牧遥道。

    苏牧遥呆呆地点了点头。

    她这算是资敌吗?

    “把这张表签了。”罗鹤兮说着,又从桌子下面拿出一张入社申请表。

    上面的资料全填好了,他只要签个名就成。

    “为什么?”苏牧遥忍不住问道。

    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说女魔头凶残吧,着实凶残,还是很凶残的那种,一斧头砍下你脑袋那种。

    但是你说温柔吧,她的确很温柔,虽然比较强势,但是两人相处,似乎处处都在为他考虑。

    而且如此珍贵的古武秘籍竟然随手就给了他。

    “想知道?”罗鹤兮看着他忽然笑了起来。

    苏牧遥赶忙点了点头。

    “你什么时候能打过我,我再告诉你。”

    “我要是能打的过你,我就把你头砍下来,还听你说?”苏牧遥“恶狠狠”地道。

    “哈哈……”罗鹤兮忽然畅快的大笑起来。

    笑的前合后仰,胸口乱颤。

    “你等着。”看她放肆的大笑,苏牧遥只感觉心中一股憋屈,实在是太难受了。

    “我等你。”

    罗鹤兮闻言忽然停止了大笑,看着他的眼睛,一脸认真地点了点头。

    艹,我在说砍你的头,拜托你能不能露出一个愤怒的表情配合一下。

    不要一脸深情,好像等我娶你似的。

    苏牧遥心里也是非常无奈。

    ps: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