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超凶小说 > 第8章 沧海剑
    “这是你的衣服。”罗鹤兮又从桌子下面拿出一个袋子。

    里面正放着那天被她穿走的衣服。

    “我的衣服呢?”她又问。

    “呃,在我箱子里,不过……大概……还没干。”苏牧遥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那天趁着宿舍的人不在,为了怕染血的衣服臭掉,苏牧遥偷偷的在卫生间里搓洗了一下。

    把血渍洗掉后,拧干后也没晾晒,直接包进塑料袋,又塞回箱子里。

    为什么女生可以正大光明的穿男生衣服,洗男生衣服和晾晒男生衣服。

    男生就不行?就说是变态。

    真是不公平呢?

    “下次记得还我。”罗鹤兮说着,起身向着门外走去。

    苏牧遥赶忙跟上。

    等出了门,罗鹤兮领着苏牧遥来到一处角落。

    这里大概是罗鹤兮专用的地方,其他人练习自动避开这里。

    罗鹤兮从旁边的兵器架上取下一把长剑。

    “看好了。”她说。

    然后挥舞起手中的长剑。

    无数的剑影,在空中组成叠叠剑浪,一层一层,一波一波,如同浪涛翻涌。

    苏牧遥仿佛又听见浪涛拍岸的声音……

    整个演练场里所有人都偷看过来,然后张大嘴巴,一脸惊叹。

    果然,社长的实力高的吓人。

    可是实力如此强,长的如此漂亮的人为什么会看上如此一位平平无奇的男人。

    就在苏牧遥去罗鹤兮办公室的这一会,他的资料已经被人扒了出来,甚至直接发到了校内论坛。

    对武科的学生来说,苏牧遥就是个废物。

    实际上学校内存在着各种鄙视链。

    理科鄙视文科,文科鄙视武科,武科谁都鄙视……

    甚至同系的都互相鄙视,比如数学鄙视物理、鄙视化学、鄙视生物、鄙视心理……

    “记住了吗?”罗鹤兮一路剑法演示完,转头对苏牧遥问道。

    “没有。”

    苏牧遥直接摇了摇头。

    “真笨。”罗鹤兮面露失望之色,不满的嘀咕道。

    “你舞的那么快,我看都看不清,怎么可能记得住?”苏牧遥有些不满地道。

    罗鹤兮闻言,一想也对,于是道:“那我舞慢点。”

    于是又把手中的剑法重新舞了一遍。

    然后问道:“这回记住了吗?”

    苏牧遥点了点头道:“脑子记住了,但是身体不一定记得住。”

    “记住就行,以后多练练就好了,对了,这叫沧海剑。”罗鹤兮看着他说道。

    “咦?”苏牧遥闻言有些惊讶。

    “怎么,你想起什么了吗?”罗鹤兮惊喜问道。

    “呃,想起什么?我是说,这和观海潮是一套的吗?”苏牧遥疑惑问道。

    “没事。”罗鹤兮又开始生起气来。

    “自己练。”说着把剑一丢,直接插进兵器架上。

    然后转身就走。

    “真是喜怒无常,好好的生什么气啊?”苏牧遥心中嘀咕道。

    就这时候,走了一截的罗鹤兮又跑回来。

    “以后下午课程结束,和周六周日都到这里来,有什么不懂的地方我随时可以指点你。”罗鹤兮说。

    “那不行,周六周日我要回家。”苏牧遥直接拒绝。

    因为开学第一周,周六周日没回家,妹妹已经在电话里对他“咆哮”了,说等他回家,要把他吃掉……

    “回家?”

    罗鹤兮想起来,苏牧遥的家好像就在本市。

    于是沉思了一下道:“那行,周六周日就不用你过来,平时有空都要过来,武学还要勤练,要不然你一辈子都别想找我报仇……”

    罗鹤兮说着话的同时,看向苏牧遥的脖子,露出狡黠的笑容。

    苏牧遥感觉自己脖子凉飕飕的,缩了缩脖子,只能满是不甘地答应。

    等罗鹤兮离开,苏牧遥就溜了。

    主要是因为没罗鹤兮在场,他的压力太大了。

    练习场里面大家根本就没心思练功,全都悄悄打量着苏牧遥。

    特别是男生,还不停的拿他和自己做对比,可一对比,发现被自己完爆,除了帅比不上……

    苏牧遥真的很帅,得益于他爸妈的好基因。

    他爸爸原来是离矿文化部新闻编辑,他妈妈是离矿文工团的。

    在过去都属于郎才女貌的结合。

    优秀的基因生出的孩子,自然长得不差。

    苏牧遥一路上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一边晃悠悠的回宿舍。

    等到了宿舍,也没想出个所以然来。

    等他一推开宿舍门,被吓了一跳。

    只见项清、王子鸣和许云昌三人坐成一排,面向宿舍门口。

    他们前面还放着一把椅子。

    一副等待犯人上场,等待审判的架势。

    “你们这是……”苏牧遥疑惑问道。

    他们没有回答,唯有项清站起身来,然后和他错身而过,一把把们给关上。

    “你们想干嘛?”苏牧遥抱臂惊恐地问道。

    最近有新闻报道,一位男生被同寝室的同学爆了。

    所以男孩太帅,出门在外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不但要小心女人,同样要小心男人……

    “坐好。”王子鸣和许云昌一左一右的把他拖拽在他们对面椅子上。

    “干嘛这是?”苏牧遥奇怪地问。

    “干嘛?你说你干嘛去了?”项清沉着脸问道。

    “去古武社了啊。”

    “老实交代,为什么要加入古武社?”

    “当然是为了增强自身实力,为以后考武科博士做准备。”苏牧遥大义凛然地道。

    “呸~,信你个鬼,浓眉大眼的家伙坏的很。”许云昌不屑地道。

    “对,坏滴很。”王子鸣狗腿地道。

    “别隐瞒了,我都知道了,你是为了罗学姐。”项清推了推根本不存在的眼眶,一副名侦探的架势。

    “我说我是被迫的,你们信吗?”苏牧遥无奈地道。

    对面三人立刻呵呵冷笑。

    “我说我们三人刚刚吃屎了,你信吗?”王子鸣冷笑的同时,还补充一句道。

    项清和许云昌立刻一脸惊恐的看向他,你这TMD什么鬼的反问?

    “我信。”苏牧遥一脸真诚地道。

    “而且吃的很多,吃的很香。”

    “艹,揍他。”项清跳起来说。

    “看我沧海剑。”苏牧遥慌乱之中,并指做剑,随手乱挥,然后层层叠叠的指影在空中展开,一浪接一浪……

    “咦?”

    项清顿住脚步,拦下身后想要向前冲的两位,一脸惊异。

    “他刚才说什么?”项清问后面两位。

    “沧海剑。”王子鸣肯定地道。

    “可这明明是指啊?”捧哏许云昌立刻说。

    “海是不是很多水?”项清又问。

    “对,水很多,还用指头。”王子鸣兴奋地道。

    “哦~”三人恍然大悟,仿佛明白了什么。

    你们哦个屁啊。

    实际上苏牧遥自己也很惊讶,怎么胡乱使使就使出来了呢?

    PS:因为在某本小说的评论去说一句,某个小说网站有一本类似的书,所以作者号被全局禁言,章评和评论都发不了了,一个月以后才能解禁,所以弄了一个小号,就是评论区置顶的那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