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超凶小说 > 第17章 出发
    发掘人员名单公布出来后,没几天,就通知大家出发。

    看来这次发掘,江夏省那边也很着急。

    苏牧遥他们的游戏大业只能暂时搁置。

    “不就是参加一场发掘吗?至于这么开心?”项清看向旁边满脸兴奋的苏牧遥有些无语地道。

    “当然,这可是震惊世界的大发现啊,我当然兴奋。”苏牧遥说。

    “我看你在瞎扯淡,现在都还没确定呢,就世界大发现?”项清有点不相信他是因为这件事兴奋。

    因为苏牧遥显得有点兴奋过头了,一大早爬起来,哼着歌,兴高采烈的模样,跟中了五百万似的。

    他还真猜对了,苏牧遥是因为接下来的日子摆脱罗鹤兮而感到兴奋。

    这次参加的发掘队伍有一百多人,所以学校包了两辆大客车。

    这还不是所有人,前几天已经去了一批先头部队。

    不过不是发掘人员。

    而是后勤和安保人员。

    毕竟这么多人,后勤很重要。

    另外遗迹发掘,总有一些铤而走险之人想要捞一笔。

    抢劫、偷窃、甚至冲撞发掘现场,都是很常见的事情。

    所以现场安保非常重要。

    苏牧遥刚上车找个位子坐好,天空忽然一个炸雷,然后哗啦啦的下起了大雨。

    “今年到底是怎么了?感觉雨水特别的多。”项清在苏牧遥的旁边坐下来道。

    “全球都这样,又不只有我们离山市。”苏牧遥随口说道,并没有放在心上。

    “很多地方都发大水了,也不知道江夏省的天气怎么样,要是照着这样下,肯定会耽误发掘进度的。”

    “这事不用我们操心。”苏牧遥正说着,手机响了。

    拿起来一看,是老爸打过来的。

    但是苏牧遥猜测,应该不是老爸想跟他说话,而是小叶子。

    果然电话一接通,就听见小叶子在电话那头的嚷嚷声。

    “大坏蛋哥哥,爸爸说你要过好多天才能回来,是不是真的?”

    “对,哥哥有事要去一趟江夏省,恐怕需要一个月左右的时间。”苏牧遥赶忙哄道。

    “一两个月是多长时间?”小叶子疑惑问。

    “嗯……,大概你上床睡觉觉三十次。”苏牧遥想了想说。

    “三十次是多长?”小叶子紧接着问。

    ……

    “这个问题,你问爸爸吧,让爸爸跟你解释。”

    反正苏牧遥是不知道应该怎么跟她解释了。

    “江夏省是不是很远?”小叶子追问道。

    “还好,不是很远。”苏牧遥说。

    的确不太远,大概800公里左右,坐车大概需要10个小时左右。

    “不远为什么不回家,你不想小叶子了吗?你不爱我了吗?你想干什么?”小叶子立刻在电话里大声咆哮质问。

    苏牧遥也没想到,被小屁孩给套路了。

    “没……”

    “没什么?妈妈说男孩子都是大坏蛋,嘴巴最会骗人,你想骗我对不对?”小叶子打断他的话,质问道。

    “妈妈怎么会跟你说这种话?”苏牧遥有些诧异,这可不是苏妈妈的教育方式。

    “妈妈说爸爸是大坏蛋,嘴巴最会骗人,爸爸是男孩子,你也是男孩子,你一定也很会骗人。”小屁孩在电话里振振有词地道。

    “怎么会,哥哥怎么会骗你呢。”苏牧遥赔笑道。

    “你上次就骗我,说休息天回来,你就没有回来,啊呜啊呜,我要一口把你吃掉……”

    苏牧遥听着电话里的咆哮声,就能想象得到小屁孩一定张大嘴巴,仰着脖子的小模样……

    “哥哥保证,这次真的没有骗你,只要有空我就回来看你好不好?”苏牧遥哄道。

    “我不相信,你现在就回来陪我玩,或者带我一起去。”小屁孩在电话里气哄哄地道。

    “这个……我已经上车了,回不去了。”

    “我不管……我不管……大坏蛋……大骗子……啊呜啊呜……”

    “喂……喂……奇怪电话怎么没声音了,你说什么,我听不见……”苏牧遥对着电话里喊了几声,啪嗒挂了电话。

    电话那边坐在沙发上正张大嘴巴咆哮的小屁孩一下愣住了。

    挠了挠头,有些疑惑地问坐在旁边的苏爸爸说:“哥哥听不见说我说话了吗?”

    “有可能吧,外面雨去了,信号不好?”苏爸爸微笑着拿回他的手机。

    小屁孩挠挠头,还是觉得哪里有点不对劲。

    可是又哪里不对劲呢?

    苏爸爸看她可爱的小模样,忍不住把她抱过来,在她肉嘟嘟的脸颊上亲吻了一口。

    忽然小屁孩灵光一闪。

    “哥哥是不是在骗我?”

    “呃——,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啊。”苏爸爸有些心虚地道。

    →_→

    小屁孩生气地从苏爸爸怀里挣扎起来。

    拖过旁边等身高的玩具熊,握紧小拳头,就在玩具熊身上来几拳。

    “大坏蛋……”

    小屁孩快要气炸了。

    苏爸爸默默的往后坐了一点,他仿佛能看到苏牧遥悲惨的未来。

    ……

    “谁啊?”

    旁边的项清见苏牧遥装模作样的挂了电话,一脸好奇问。

    “我妹妹。”苏牧遥随口自道。

    “哎吆,咱小妹今年多大了,在哪上学啊?”项清闻言立刻惊喜问道。

    苏牧遥长的这么帅,他妹妹肯定很漂亮。

    “阳光幼儿园中班,另外那是我妹妹,跟你没一毛钱关系。”苏牧遥斜视他一眼道。

    大家都是男人,他太了解这个贱人的想法了。

    “幼儿园?”项清惊讶一声,满是失落。

    “对啊,今年四岁,超级无敌可爱。”

    说起小叶子,苏牧遥也来了兴致,打开手机相册,把她的照片跟项清炫耀。

    “哇,的确和可爱,可惜啦,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瞎想天开什么呢?长成这样,还想当我妹夫?

    想都不应该想,想都是犯罪,我要把你挫了骨,扬了灰……”

    “卧槽,不至于这么狠吧?”

    ……

    车子开始发车的时候,大家都还挺兴奋的。

    苏牧遥还认识了不少考古系的学长。

    但渐渐的,大家都觉得无聊,玩手机的玩手机,睡觉的睡觉。

    项清也拿出笔记本给新游戏做设定。

    苏牧遥没事,闭上眼睛,靠在椅子上,运行起观海潮心法。

    耳听车窗外哗啦啦的雨声,观海潮心法仿佛格外勇猛。

    所以……

    苏牧遥很快又睡着了。

    然后他做了一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