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超凶小说 > 第34章 突破四段
    外公的杂货店后面,有一条长长的通道,通向屋后。

    屋后是一个院落和几排瓦房。

    这就是外公外婆的住家。

    在这喧闹的集市上,自成天地。

    苏牧遥有时候想,等他老了以后,他也搬到这里来住。

    既不远离人群,又能闹中取静。

    小叶子蹦蹦跳跳的,直奔外公的葡萄架而去。

    十月份正是葡萄上市的时候。

    葡萄架上挂满了晶莹剔透的葡萄。

    小叶子仰着脖子,都快馋哭了,可就是够不着。

    于是赶忙跑过去求助哥哥。

    除了葡萄,院子里还种了一棵枣树。

    然后就是五颜六色的花圃,被打理得井井有条。

    葡萄和枣都是外婆喜欢吃的。

    外公心灵手巧,属于非常内秀的一个人。

    小吃零食、手工木匠、种植花草等等,仿佛无所不能。

    总是把日子过得井井有条,把生活点缀得五颜六色。

    也许这就是为什么外婆当年会选择外公的原因吧?

    可是在小叶子眼里,对这些美丽的花朵视而不见。

    她的眼里只有葡萄,只有枣树上的枣子。

    天大地大,吃喝最大。

    等吃好了,吃快活了,她才会注意到其它。

    “哥哥,我要吃葡萄。”小叶子跑过来拉着苏牧遥的手求助。

    “外婆马上就要做午饭了,你确定?”

    “那我吃少少的吧?”小叶子想了想说道,终究没舍得不吃葡萄。

    “多摘点,再不摘下来,就烂掉了。”外公在后面说。

    两位老人在家能吃多少?

    所以很多不是被鸟啄了,就是烂在了藤上。

    外公有时候也会摘一些送给邻居。

    但实在太多了,几十年的老藤,硕果累累。

    午饭是外婆做的,外婆的饭,不一定好吃,但总有一种让人怀念,让人熟悉的味道。

    实际上外公做饭更好吃,但是外公却很少做饭,他跟苏爸爸不同,苏爸爸纯粹是懒。

    而外公是因为外婆不让,外婆说她是一个女人,怎么能让男人做饭?

    再说饭都不让她做了,她还能做什么呢?

    因为家里其他的一切基本上都给外公做完了。

    所以外婆的一生是极其幸福的。

    这大概就是嫁给了爱情吧?

    因为马上要吃午饭,小叶子果然就吃了几颗葡萄,就没再吃了,怕中午吃不下饭。

    外婆做饭,外公去街上卤菜馆买了一只烤鸭和一些卤菜回来。

    苏牧遥他们回来的太突然了,家里的菜不够,只能在外面买些现成的凑活一下。

    不过,苏牧遥他们可不觉得。

    天井街有一家叫东生的卤菜馆,这是一家老店,他们家的烤鸭和卤菜是远近闻名的一绝。

    很多住在离山市的人经常慕名而来,每天生日非常地火爆。

    小叶子特别喜欢吃这家的烤鸭。

    外公特地让店主把鸭腿没有切。

    所以还没吃饭之前,两只烤鸭腿就已经进了小叶子的小肚子。

    吃过午饭,吃得小肚子鼓鼓的小叶子终于心满意足,躺在外公的摇摇椅上,听着虫鸣之声,晃晃悠悠地进入了梦乡。

    外公怕有蚊虫叮咬,坐在旁边轻摇蒲扇。

    外婆和苏妈妈一边聊着天,一边剥着豆子,为晚餐做准备。

    而苏爸爸正在摆弄外公的老式收音机,不时地发出微弱的滋滋声。

    一切是那么的美好。

    一直卡在四段的苏牧遥不知不觉的突破了。

    一切水到渠成,就是如此的简单。

    但是苏牧遥的心中并没有多少的惊喜。

    因为他知道五段只是时间的问题。

    在获得元宗的记忆以后,资质已经不再是限制他实力增长的桎梏。

    体内真元如同浪涛一般奔涌,每一次冲刷,身体就强大一分。

    五段外练筋骨皮,因为精气神三元合一,才不会精气神外泄,伤了身体。

    至此他已经达到了一流大学武科学生的基本水平。

    苏牧遥一家是在外公家吃过晚饭才回家的。

    因为第二天小叶子要上幼儿园了,苏牧遥也要回校。

    大概中午睡了一觉的关系,晚上的小叶子很精神,小嘴巴不停的吧啦吧啦的说个不停。

    坐在前面开车的苏爸爸实在烦了,故意把收音机声音开得大大的。

    小叶子也不在意,跟着收音机里的歌声大声唱着,飘向窗外,飘向田野,飘向道路两旁的草丛……

    飘得很远很远……

    ……

    因为小叶子第二天要上幼儿园,所以车子直接开回了宏源小区。

    第二天小叶子还没起床,苏牧遥就回校了。

    等到学校,项清等人还没起床。

    都躺在床上闲聊。

    “咦,遥遥,你这么早就回来啦?”王子鸣看到苏牧遥很惊讶。

    “早上起得早,就早点过来了。”苏牧遥随口说道。

    实际上是怕等小叶子醒了,又缠着他不让走。

    “你们这次考古真的是赚翻了,我为什么没这么好的运气。”许云昌在旁边满是羡慕地道。

    才刚进大学,就参加了一次震惊世界的考古发掘,在人生的履历上重重地添上一笔,哪个不羡慕?

    “给你去,你会去吗?你不是说要去看温柔的演唱会的吗?”

    “要知道这么快就能回来,我肯定去。”许云昌叹了口气。

    “哪有那么多要知道?都知道了,你以为这次发掘还能轮到我们?”苏牧遥说。

    “最倒霉的是,他票也没买到。”项清有些幸灾乐祸地道。

    “很难买吗?”苏牧遥随口问了一句。

    “当然难买,一票难求,就是站票都被抢光了。”王子鸣说。

    他抢了好几天,屁都没抢到一个。

    “我还为回来能赶得上演唱会高兴呢,现在赶得上也没用啊。”项清也在旁边颇为遗憾地说。

    “你们真的这么想参加?”苏牧遥问道。

    “那是当然,温柔的演唱会谁不想去?”许云昌接过话茬道。

    “我,我不想。”王子鸣高举手臂道。

    “那你天天上蹿下跳,急不可耐想要搞票?”许云昌表示不信。

    “嘿嘿,那是因为……”

    “是因为妹子?”项清有些惊讶的接过话茬。

    也只有这个理由,王子鸣才会表现得如此迫切。

    “嘿嘿~。”

    王子鸣虽然没回答,但笑的很贱,大家就明白他的意思了。

    “艹,才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我们寝室竟然有两位背叛了组织。”

    项清满是羡慕嫉妒恨,他也想要甜甜的恋爱。

    “不过我感觉很快就玩蛋了?”

    “为什么?被玩弄感情了?”许云昌满是兴奋地道。

    “我也想一个妹子来玩弄我的感情。”

    项清躺在床上摆出一副随意蹂躏的架势。

    “切,才不是的,只不过我跟她吹牛,说能搞到演唱会门票。”王子鸣满脸郁闷。

    本来以为有钱还怕买不到票?没想到还真买不到。

    所以这个牛皮眼看就要被戳穿了。

    “你们要是真想去,我帮你们问问。”苏牧遥想了想说。

    “咦,你有路子?”众人闻言大喜。

    苏牧遥闻言点了点头。

    “我不保证,而且门票多少钱你们要原价照付。”苏牧遥丑话说在前头。

    只要能买到票,众人哪有不答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