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超凶小说 > 第36章 争斗
    现场中两个人,古武社的苏牧遥自然认识。

    是一位叫蔡俊奇的大三学长。

    听周围众人议论,蔡俊奇有六段中级的实力。

    大三六段中级,算不上优秀,但也绝对不差。

    六段内炼五脏六腑,是一个非常精细和耗时的内练功夫。

    有的人甚至耗费数十年才能完全大成,然后达到七段武者。

    七段武者打通周天经络气贯周天。

    很多人一辈子也就卡在这一层次了。

    社会上现在大多数武科毕业生,也就这一水平。

    因为气贯周天,不但讲究先天资质,还有真元的控制力和悟性,缺一不可。

    毕竟不是人人都是天才。

    武科毕业生毕业后能达到七段初级,那已经算是优秀毕业生了。

    是有望冲击八段的。

    如果毕业都还没达到七段初级,那这一辈子基本上八段无望。

    这也是武科发展以后,大数据总结得出的结论。

    虽有意外,但基本已经定型。

    而蔡俊奇今年大三上半学期,已经有六段中级的实力,还是有希望在毕业的时候冲击七段初级。

    但这样的概率一半一半。

    毕竟段位越往后越难。

    每一个境界的提升,都是如同沟壑。

    不过和蔡俊奇对战的合武社成员实力也强不到哪里去。

    但他的攻击非常猛,几乎完全放弃了防守,所有的招式都是进攻,不停地进攻。

    加上动作快,气势猛。

    原本和他实力相差无几的蔡俊奇反而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疲于防守。

    这非常符合合武的风格。

    合武是现代科学、生物学、医学等等相结合的融合武学,他的核心就是追求最大的杀伤力。

    他们认为武学的根本就是攻击和破坏,为此他们放弃了一切没有杀伤力的招式。

    而古武支持者认为,武学不只是一种杀伤的手段,是一种哲学,是人对自然的认知。

    每一种武学都有属于它的内涵和思想。

    合武支持者认为,这些都是虚的,都是瞎扯淡。

    只是古武者墨守成规的一种体现。

    应该摒弃这些糟粕,要创新,今要强于古。

    各说各有理。

    谁也不服谁。

    最后决定,谁的拳头大谁就有道理。

    于是古武和合武多年来一直争端不断。

    而追求杀伤的合武,在前期来说,的确是强于古武。

    所以这也更让合武的支持者觉得自己是对的。

    “蔡学长要败了。”苏牧遥说。

    旁边刚才给他解释的社员闻言看了他一眼道:“你懂什么,蔡学长已经六段中级武者,哪有那么容易败的。”

    可他话还没落音,蔡俊奇胸口就被合武社的人重重锤了一拳。

    蔡俊奇身体向后踉跄了一小步,不等他反应,又用指面、手指接连两次攻击。

    加上之前的拳头,在这一瞬间他攻击了三次。

    蔡俊奇扛过第一次,抗不过第二次,扛过第二次却抗不过第三次。

    最终直接被击飞出去。

    被他身后一位古武社员拦腰勾住,身体往后回转了一个半圆,卸了劲力。

    即使这样,蔡俊奇依旧双腿一软,瘫坐在地上。

    “古武就这点水平?”赢了的合武社成员满脸嘲讽。

    这位合武社成员,体型魁梧,肌肉虬结,看上去像个小巨人。

    很明显,他应该是用了不少增肌药物,所以才会长成一副魔鬼肌肉人的模样。

    “才赢了一场,就说古武水平不行,看来你不但水平不怎么样,脑子也不怎么样。”刚才接住蔡俊奇的古武社员从后面走了上来。

    他叫王子凯,实力比蔡俊奇强上一些,已经达到六段高级,快摸到七段的门槛。

    在古武社里,也算是比较优秀的一匹。

    蔡俊奇练的是现今古武拳法传播最广的二十四式冲拳,拳法刚猛,大开大合。

    其前身脱胎于少林罗汉拳。

    而王子凯练的是柔拳。

    柔拳是一种拳法总称,讲的是以柔克刚,借力打力。

    其中最有名的一种拳法就是太极拳。

    合武社的见王子凯走上来反驳自己,也不说话,直接挥拳打了过去。

    打赢了,比说一百句都有用。

    但是很显然,合武社的人和王子凯差距有点大。

    直接被他一勾手,一拖一拽,收势不住,差点跌了个狗吃屎。

    苏牧遥也没心思再看下去,合武社的人基本上输定了,除非有更厉害的人站出来。

    不过罗鹤兮不在吗?

    苏牧遥向着罗鹤兮的办公室而去。

    正准备敲门,门就被从里面拉开了,罗鹤兮俏生生地站在门口。

    “我还以为你人不在呢。”苏牧遥有些诧异。

    外面都打成这样了,她竟然还躲在办公室不管不问,这不符合她的性格啊。

    罗鹤兮明白苏牧遥什么意思,白了他一眼道:“只要不死,管那么多干嘛?”

    “呃——”

    这才我认识的罗鹤兮嘛。

    古武与合武争论多年,的确不是学校社团一场争斗就能盖棺定论。

    “而且武学本身就是打出来的,机会难得,我为什么要插手。”罗鹤兮一边说着,一边把苏牧遥让了进去。

    然后她砰的一声把门给关上。

    苏牧遥忽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

    果然罗鹤兮一把掐住他的脖子,把他给按在了墙上。

    “你干嘛?”苏牧遥也不挣扎,满是诧异地问。

    当然他挣扎也没用。

    “你昨晚为什么没给我发信息?”罗鹤兮沉着脸问道。

    “咦?”苏牧遥这才想起来,好像是给忘了。

    昨晚从外公家回来,本身就很迟,加上小叶子的闹腾,他就把这事给忘脑后了。

    “你昨晚不会等我信息,等了一晚上吧?”苏牧遥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

    果然罗鹤兮闻言,顿时脸颊微红,闪躲着苏牧遥的眼神道:“傻子才会等你信息呢。”

    “我知道了,你不是傻子,我是傻子行了吧,快点放手。”苏牧遥赶忙在她手背上拍了几下,让她松手。

    因为在她说话的时候,手上的劲不自觉的加大,苏牧遥差点喘不过气来。

    罗鹤兮也反应过来,赶忙放开,脸却更红了。

    “我迟早死在你手里。”苏牧遥干咳了两声道。

    “嗯,你只能死在我手里。”

    罗鹤兮看着他,认真地点了点头。

    ……

    苏牧遥忽然不知道应该怎么答话了。

    这姑娘,怎么这么实诚呢?

    实诚得可爱。

    PS: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