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超凶小说 > 第40章 巧遇
    “走,今晚我请你们去御水宫。”王子鸣拍着胸脯道。

    御水宫是这一片最贵的一家饭店。

    前文说过,华夏大学附近除了他们学生外,还有不少上班的白领。

    而御水宫就是针对这些公司领导阶层的,消费水平不低,一般学生是很难承受的。

    “御水宫?”项清和许云昌闻言立刻露出欣喜之色,他们早就想去御水宫长长见识。

    经常走门口过去,都能看到两位旗袍叉开到大腿根的迎宾大姐姐,让他们躁动的青春好生难耐。

    “这么好,说吧,到底想要求我什么事?”苏牧遥从床上跳下问道。

    实力的突飞猛进并没有给苏牧遥带来一丝的不适应。

    一切的力量都被他所掌控。

    “咦?”

    忽然项清面露疑惑之色。

    “遥遥,今天你感觉好像有点不同啊。”

    “别叫我遥遥,只不过突破了一个段位罢了。”苏牧遥装作如无其事地道。

    也没跟他们具体说突破到了哪个段位。

    众人闻言都非常惊讶,要知道随着年龄越大,突破段位的可能性越小。

    王子鸣更是一脸热切地拉着苏牧遥:“既然这样,就更应该庆祝了。”

    “别,你还是先说什么事?”

    苏牧遥怕这顿饭一吃,不想答应的事也只能答应。

    “我想问问你,温柔演唱会的门票还有多余吗?”王子鸣搓着手,一脸不好意思地问。

    “当然,我给钱,原价付,翻倍也没问题。”接着又补充一句。

    从这一点可以看出,王子鸣的人品。

    他虽然求着罗鹤兮,但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

    原来他今天跟女朋友见面,吹嘘温柔的演唱会门票手到擒来。

    女朋友以为他真的很容易搞到,于是拜托他帮寝室里的一位室友也买一张。

    这位室友同样是温柔的粉丝,同时也是他女朋友的好友。

    牛皮吹炸了的他,只能回来厚着脸皮再问苏牧遥。

    “原来就这事?没问题。”

    温柔答应给他十张门票,即使他留下两张,还有八张,寝室里一人一张也还剩下五张,所以绰绰有余。

    “谢谢,真是帮了大忙了兄弟。”王子鸣抓住苏牧遥的手,满是感激道。

    苏牧遥赶忙把手抽出来,然后在他衣服上擦了擦。

    “男人拉着我的手,特恶心。”苏牧遥说。

    “艹,你这贱人。”王子鸣骂道。

    “嗯?→_→”

    “不,我说我自己是贱人。”王子鸣赶忙改口。

    “哈哈。”项清和许云昌在旁边笑的不行。

    王子鸣是“真贱”。

    就在这时,苏牧遥手机响了,一看是罗鹤兮发来的信息,约他出去一起吃晚饭。

    “有约了,所以便宜你了。”苏牧遥耸耸肩道。

    “没事,没事,女朋友最重要。”王子鸣笑着就要往自己床上爬。

    却被项清一把拽住裤子松紧。

    “喂,你干嘛,大家都是男人,你别这样,怪不好意思的。”王子鸣回过头来很贱地道。

    项清闻言立刻放了手,然后发出“pia~”的一声。

    “哦~”王子鸣发出很浪的声音。

    “艹,你竟然比我还贱。”项清觉得他输了,好不甘心。

    “嘿嘿。”王子鸣得意地继续往床上爬。

    但是很快项清和许云昌一左一右地把他给拖了下来。

    “你们干什么,你们干什么?你们知道我爹是谁?你们怎么能这样对我?”王子鸣也是戏精附身。

    “我才没你这样的儿子。”许云昌立刻接口道。

    在寝室里,都想当对方的“爸爸”,这是常态。

    “你不是说御水宫请客吗?赶紧走起啊。”项清说。

    “遥遥又不去,还吃什么?”王子鸣道。

    “他不去,难道我们还不吃饭了?走吧。”说着和许云昌一人拽着他一条胳膊就往外拖。

    “抢劫啦,杀人啦,有人强迫请客啦……”王子鸣嗷嗷叫着被两人拖走。

    苏牧遥看着打打闹闹的三人,原本有些阴郁的心情,仿佛都变得欢快起来。

    等他们离开,苏牧遥换了一套衣服,也出了宿舍。

    罗鹤兮已经在约定好的地方等他了。

    罗鹤兮少有地换了一身长裙,头发也被放了下来,披肩而下。

    原本一副精明干练的罗鹤兮,平添了几分柔美。

    “怎么样,好看吗?”罗鹤兮在苏牧遥面前转了一圈问道。

    苏牧遥上下打量一番,然后点了点头。

    谁会想到,一向自视甚高,对男人不屑一顾的罗鹤兮会有这样的一面。

    这大概就是女为悦己者容吧?

    “走,我们吃饭去。”罗鹤兮很满意苏牧遥的反应。

    向前跳了一步,然后挽住苏牧遥的胳膊。

    少女特有的欢快情绪,仿佛都快要溢出来。

    “晚上想吃什么?”苏牧遥问道。

    “我要吃烧烤。”罗鹤兮想了想说。

    “烧烤?”苏牧遥有些意外。

    女生一般很少吃烧烤,因为太油腻对皮肤不好。

    “怎么,不行吗?”罗鹤兮娇嗔道。

    “行,当然行。我知道有一家味道不错。”苏牧遥说着就拽着她往前走去。

    苏牧遥带着罗鹤兮去了一家名叫老崔烧烤的店。

    这家店不是露天在外,是在室内,还有包间。

    苏牧遥要了一个小包。

    两人刚坐下来,还没点菜,就听见隔壁包厢里的哄闹声。

    “卫学弟,今天实在是太给力了,要不是罗鹤兮,今天你一定横扫古武社。”

    “罗鹤兮实力虽然很强,但是我想再给卫学弟一些时日,一定能超过她的。”

    “说得对,我们一起敬卫学弟一杯。”

    “干杯。”

    ……

    然后就是一阵碰杯吃喝声。

    苏牧遥和罗鹤兮对视一眼,都看出彼此眼中的惊讶。

    这卫学弟,一定是今天败在罗鹤兮手中的国字脸。

    可罗鹤兮最后重创了他,按照她心中估算,最少也要养伤几个月。

    但现在他竟然还在跟别人喝酒。

    除非不要命了。

    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他的伤势已经好了。

    这卫学弟一定有古怪。

    罗鹤兮这样想着,就要站起来。

    但却被苏牧遥一把按住,“现在还不是时候,先调查清楚再说。”

    就在这时,服务员推门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