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超凶小说 > 第58章 功法
    “大师球”虽然脏,但是苏牧遥实在没舍得扔。

    关键它是真的好用,洗洗应该是没问题的。

    而罗鹤兮一跺脚,就把地上踩了个大坑。

    然后挥掌把怪物撕开的尸体扫落到坑里。

    再填上土,盖上树叶,谁也不知道这下面埋着一具破烂的尸体。

    罗鹤兮做起来动作非常的娴熟。

    而苏牧遥也没有一点意外。

    上一世,罗鹤兮作为大楚的白灵将军。

    苏牧遥作为大楚元宗皇帝。

    哪一个不是从尸山血海中爬出来的,每年亲手埋下的尸体不知凡几。

    “这个世界是越来越让人搞不懂了。”罗鹤兮满是感慨地道。

    “所以要尽快提升实力,我感觉这世界很快就要迎来一场巨变。”苏牧遥满脸严肃地道。

    “你怎么知道?”罗鹤兮好奇问道。

    “男人的直觉。”苏牧遥说。

    罗鹤兮闻言满脸不屑。

    “我说的你别不信,对了,你现在已经有九段实力了吧?”苏牧遥问道。

    “才不是,我没有,别乱说。”罗鹤兮直接来个否认三连。

    苏牧遥根本就没听她说,而是自顾自地道:“你到了九段,我该告诉你,后面的路应该怎么走。”

    “长生之秘?”罗鹤兮惊喜问道。

    苏牧遥点了点头。

    这个世界武者虽然强大,但是寿数并不长,能活个两百岁,已经算是个奇迹。

    “准确的说,是长寿之秘,而不是长生。”苏牧遥解释道。

    “都一样啦,都一样啦,快点告诉我,到底是什么?”

    罗鹤兮挽着苏牧遥的胳膊满脸好奇地追问。

    “你不是没到九段吗?急什么?”苏牧遥调笑道。

    “哼,我想提前知道不行啊。”罗鹤兮娇嗔道。

    “好,好,我告诉你。”苏牧遥把头伸到罗鹤兮的耳边。

    就在罗鹤兮准备专注倾听的时候,苏牧遥忽然在她脸上亲了一口。

    “啧~,你这骗子,快说。”

    罗鹤兮伸手在他身上锤了一拳。

    “咳咳,你下手能不能轻一点。”

    苏牧遥捂着被锤的地方,疼得脸都纠在了一起。

    “奇怪,我也没用劲啊。”罗鹤兮满是疑惑。

    “嘿嘿~,骗到你了吧。”苏牧遥得意地道。

    “骗我,我锤死你。”罗鹤兮作势欲打。

    “别打,别打,我说不行吗?”苏牧遥再次把头凑了过去。

    然后悄悄地说起了关于长生的秘密。

    如果说武科博士代表着这个世界的最高武力值。

    那么在大楚,这只算是刚刚进入高手行列的开始。

    博士相当于大楚的宗师,而宗师之后,还有王境、帝境、皇境和神境四大境。

    罗鹤兮前世白灵死前,世界最高只有王境。

    等到元宗统一全国,大力发展武学以后,武学被推到了一个全新的境界,衍生出了后三境。

    元宗就是神境。

    这也是为什么后来有人称呼大楚文明为神武文明的原因所在。

    因为真的有神,元宗就是当时最强的神。

    苏牧遥是真的觉得这个世界将会迎来一场巨变。

    这是他天生的一种直觉。

    就跟原本繁华的大楚,在灭亡之初,他就有着类似的直觉,总觉得将有巨大的危机发生。

    只是没想到这场危机,使得整个世界为之毁灭。

    而现在苏牧遥同样有这种感觉。

    所以他自然希望罗鹤兮能把实力尽快提上去,才能拥有自保、甚至反抗之力。

    不只是罗鹤兮,还有他自己,也要尽快提升实力,这样才能保护家人。

    为此上次回去,苏牧遥还悄悄地教了小叶子一门睡觉的功夫,这门功夫不比苏牧遥的《观海潮》差。

    最关键的是,它能在睡梦中练功。

    小叶子能吃能睡,这种功夫最适合她不过了。

    但是小叶子自己并不知道,只认为是哥哥教给她的好玩游戏。

    “对了,后天温柔的演唱会,你要一起去看吗?”

    苏牧遥手里还有好几张票,不去看浪费。

    可是罗鹤兮呆呆地没反应,好似没听见一般。

    “好了,别想了。”苏牧遥用手在她眼前挥了挥,让她回过神来。

    因为罗鹤兮跟小叶子不同,直接教她一门心法从头练就行了

    罗鹤兮的《神蝶变》已经练到了一个极高深的境界,虽然苏牧遥告诉了她后面的路。

    但她却不能沿着苏牧遥的路走,而是要走出自己的路。

    也就是说,要把《神蝶变》往后推演下去。

    虽然苏牧遥已经给她指明了方向,但是想要把《神蝶变》推演下去,也是一件极为困难的事。

    何况《神蝶变》本就是一本非常神秘的功法。

    当时白灵死亡之后,这种功法也随之失传,即使元宗当上了皇帝以后,也没搜罗到这门功法。

    只是从白灵的亲属口中得知,这门功法与上古有关。

    据说白灵的祖先,是古神庙的守山人,而心法来自于古神的传承。

    随着最后一位传承者白灵的死亡,这门功法也消失在了历史的长河中。

    当时元宗皇帝非常惋惜。

    从《神蝶变》的特性来看,这是一门和当时神武世界武学文明有着巨大差异性的武学。

    以当时元宗的实力和见识,如果能获得《神蝶变》完整的功法,说不定可以从中推演出武学的新方向。

    “要不,你把《神蝶变》告诉我,我帮你推演。”苏牧遥开玩笑地道。

    “好啊。”罗鹤兮想都没想就答应了。

    虽然在这个世界,功法象征着权势、象征着财富。

    但对她来说,这些都没苏牧遥重要。

    苏牧遥闻言愣了一下,然后笑道:“你就这么相信我?”

    “你不也相信我吗?要不然怎么会把《观海潮》和《沧海剑》告诉我?”罗鹤兮笑着说。

    苏牧遥闻言愣了一下,停下身来,抚摸着她的脸颊道:“傻丫头,你怎么还这么轻易相信别人?你难道不知道我当初是在骗你吗,最后命都没了?”

    “因为你不是别人啊。”罗鹤兮傻傻地道。

    苏牧遥闻言心中满是感动。

    “而且你现在打不过,要是敢骗我,我就把你大卸七块。”罗鹤兮“恶狠狠”地道。

    “真是的,你就不能让我感动的时间稍微长一点吗?”苏牧遥无语地道。

    真是破坏气氛。

    “嘻嘻。”罗鹤兮闻言乐了起来。

    她好像特喜欢看苏牧遥生气,却又打不过她的样子。

    “对了,你刚才说什么?”

    “我说,后天要一起去看温柔的演唱会吗?”

    罗鹤兮闻言,立刻斜眼看了过来。

    苏牧遥忽然觉得自己问了一个愚蠢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