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超凶小说 > 第63章 演唱会
    不得不承认,温柔的歌声很好听,明明只是平常的语言,但从她口中唱出来。

    却有一种远古的空灵,震撼人的灵魂。

    八万人的会场一片安静,所有人都默默听着,生怕发出一点的声音,破坏了如此美妙的歌声。

    即使看温柔很不爽的罗鹤兮,也不得不承认温柔的歌是真的好听。

    现场比在电视上、或是碟片上听得更加震撼人心。

    灵魂徜徉在她的歌声里,仿佛随着她的歌声,回到了消失在时间长河中的过去。

    苏牧遥眼前一片恍惚,他仿佛看到一位少女,站在一棵高大树木的树梢上随风而唱。

    眼前是一片无际的大草原。

    无数的动物被她的歌声所吸引,从四面八方聚集而来。

    空中盘旋着类似蝴蝶一样的昆虫。

    但它们的体型最少是蝴蝶的百倍,如同蝴蝶一样,它们也有一对色彩斑斓的翅膀。

    但是比蝴蝶更加的绚丽,在阳光下散发着流光溢彩,美得是那么不真实。

    随着它们每一次的煽动,都会有彩光索索落下。

    落到草地上,花草立刻随之绽放。

    苏牧遥远远地看着她的背影,沉醉在她的歌声里。

    但是很快眼前的画面一阵恍惚。

    一切景象都消失了。

    原来温柔第一首歌已经唱完了。

    “大家好。”温柔向着台下的观众们挥了挥手。

    原本沉浸在歌声里的粉丝们立刻大声欢呼起来。

    无不想引起她的注意。

    小叶子也高举着小手臂,挥动着手中的应援棒。

    看这里。

    看这里。

    我在这里呢。

    快点看过来呀。

    小叶子激动的扭来扭去。

    也许是温柔听见了她的声音,也许是温柔知道她坐在这里。

    目光终于看了过来。

    当看到苏牧遥和罗鹤兮,她并没有觉得意外。

    而是微笑的跟他们挥了挥手。

    “温柔姐姐。”小叶子兴奋的喊道。

    温柔跟她招了招手。

    然后目光和苏牧遥在空中交错。

    她忽然露出一个恶作剧的微笑。

    冲着苏牧遥的方向一个飞吻。

    苏牧遥:Σ(⊙▽⊙“a

    罗鹤兮:[○?`Д′?○]

    小叶子则兴奋的在空中抓了一把,然后放在自己的嘴上。

    并且回敬了一个飞吻。

    而台下的粉丝们更是一片哗然,有的甚至激动得快昏了过去。

    但是大家更加好奇的是温柔向谁飞吻。

    摄影师的镜头忽然调转了个方向,然后温柔身后的大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男人的身影。

    就在大家咬牙切齿,准备跟这个男人不死不罢休的时候。

    镜头下移,这才发现,原来那男人怀里还有一个孩子。

    小孩子正用小手连连飞吻。

    但当看到自己出现在舞台屏幕上的时候,顿时吓得愣住了。

    她眼睛睁得大大的,小嘴微张,手臂不知道收回还是伸出去是好,一副受到惊吓的蠢萌模样。

    整个会场都响起了欢乐的笑声。

    镜头很快移开,温柔也回到幕后,准备下一首歌。

    “原来她是在和小孩飞吻啊,这么可爱的小女孩谁不喜欢?”所有人心中都这样想。

    甚至包括苏牧遥自己。

    唯有一人不这样想。

    那就是罗鹤兮。

    她悄悄地在苏牧遥耳边道:“我好想上去弄死她。”

    “呃……,这样不太好吧?”

    八万人面前弄死温柔,你就是联合国朱席来了,也会被撕成碎片的。

    “当着我面,调戏我男朋友,当我是泥捏的啊。”罗鹤兮气哼哼地道。

    像极了刚才的小叶子。

    “你瞎想什么呢?她是跟小叶子在飞吻。”苏牧遥说。

    罗鹤兮白了他一眼,没解释。

    这些事情越解释,反而会印象越深刻,她又不傻。

    温柔的演唱会足足唱了四十首歌,四个小时,可谓是诚意满满。

    等散场的时候,小叶子已经在苏牧遥怀里睡着了。

    “妈,我教了小叶子一套功法,所以她食量见长,你们不要太过在意,也不要控制她的饮食,想吃就给她吃。”

    苏牧遥把怀里的小叶子轻轻的递给了苏妈妈。

    “原来是这样,你这臭小子也不说一声,害得我跟你爸担心。”苏妈妈斥责道。

    但却没问教了什么。

    “我这不是忘了嘛。”苏牧遥赔笑道。

    苏妈妈没搭理他,而是向罗鹤兮和项清等人道:“要我们送你们回去吗?”

    “不了,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了,阿姨,你快点带小妹妹回家休息吧。”众人赶忙道。

    苏妈妈也没坚持。

    而是转头独自对罗鹤兮道:“休息天有空,就和遥遥一起来我们家玩,我让你叔叔给你们烧好吃的。”

    “谢谢阿姨,我知道了。”罗鹤兮红着脸,说不出的乖巧。

    苏妈妈是越看越喜欢,虽然温柔很好,但是罗鹤兮也不错啊,儿子真是好眼光。

    “那就这么说定了,你一定要来啊,就这周吧。”苏妈妈强调道。

    “知道了,妈,你带小叶子回家休息吧。”苏牧遥赶忙把她给推上车。

    “哦,对了,这个忘记给你。”坐在驾驶室上的苏爸爸忽然掏出一物递了过去。

    “什么东西?”苏牧遥下意识的伸手去接。

    “小叶子留给你的。”苏爸爸说完,启动车子直接离开了。

    苏牧遥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东西?

    巧克力?

    打开后,发现还真是巧克力,还是吃剩下的巧克力。

    看上面咬的痕迹,不用想,肯定是小叶子吃剩下的了。

    “噗嗤。”罗鹤兮在旁边实在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想起之前小叶子的话。

    “你笑什么?”

    “我不想跟笨蛋解释。”罗鹤兮仰着脖子道。

    然后带头向前走去。

    而项清等人早就往前走了。

    因为演唱会出来,人山人海的,哪里能打到车。

    只有往外走,走出体育馆的范围再说。

    苏牧遥伸手把巧克力拿起来塞到自己嘴里,然后把包装纸揉成一团,弹到垃圾桶里,追上罗鹤兮。

    “你还真吃了?”罗鹤兮有些诧异地问。

    “为什么不真吃?有什么问题吗?”苏牧遥奇怪问道。

    “没什么。”罗鹤兮摇了摇头。

    然后继续往前走,不搭理他。

    “你这是怎么了?突然又生气了?”

    “我没生气。”罗鹤兮说。

    “你就差把生气这两个字写在脸上了,还跟我说没生气。”苏牧遥不屑地道。

    “你竟然这样说我,我现在生气了。”

    苏牧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