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超凶小说 > 第79章 人类最好的放松方式
    李大福直接开船把他们送回香山市,并且还给苏牧遥弄来一套衣服,总算不用再围着杨思颖的裙子布。

    “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参加比赛了。”等上来岸,罗鹤兮忽然说道。

    学校领导对她此次比赛抱了很大期望。

    可是她现在暴露了实力,肯定是超过了八段,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参加比赛。

    “放心吧,比赛肯定是照常参加的,不过罗同学,你参加这样的赛事,其实对你已经没有多大意义。”旁边李大福听见了,笑着说。

    “我知道,但是对学校来说意义重大。”罗鹤兮说。

    她能在华夏大学享有众多的资源不是没有条件的。

    她获得的荣誉越多,对华夏大学来说意义就越大。

    最起码每年生源问题上,都能拿上台来说一说的。

    李大福闻言没再说什么,很多默认的规则,没必要较真。

    实际上各项比赛中,不是没这么干的。

    只要不被检测出来,谁也说不着。

    毕竟科学检测准确率还是非常高的,想要通过这些机器检测,本身就是一件非常不容易的事。

    如果没这个本事,那就乖乖地参加对应段位的比赛。

    苏牧遥依旧六段高级,并没有突破七段。

    但是因为强化剂的原因,他光凭肉身强度和力量,恐怕能锤死八段武者。

    不是苏牧遥不能突破六段,他要想突破随时都能突破。

    但是拥有元宗庞大武学经验和知识的他,明白一个道理。

    基础的才是最强的,一个强大的身体,在武学后期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很多武学天才修行起来,突飞猛进,但是到后期却进展缓慢,甚至停滞不前,很大的原因就是根基不牢。

    “赵教授,人我就交给你了。”李大福直接把他们送到比赛住宿的新住处。

    这回宾馆不是靠海边了,他们的行李也被带队老师一起搬了过来。

    “谢谢,李博士,给您添麻烦了。”赵九段恭敬地道。

    原来这李大福也是一位武学博士,实力非常强劲。

    不过他作为十九局南粤负责人,要是没有一定的实力,估计也压不住下面的人。

    李大福向赵九段点了点头,没有多言,反而向着杨思颖笑着说:“小杨,在香山要是有什么事情直接联系我。”

    “好的,谢谢福叔。”杨思颖笑着道。

    看来她在李大福心目中的分量比赵九段重要的多。

    目送李大福离开以后,赵九段深深的看了他们一眼,然后道:“你们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拿出最好状态参加比赛。”

    苏牧遥和罗鹤兮的离开,并没有掀起多少波澜。

    那天苏牧遥他们去沙滩上的时候,他们还在酒店,并不知道发生什么事。

    后来旋龟携浪而来,也只是极短时间。

    事后官方给出的解释,是两个九段武者因为私人恩怨造成的破坏。

    加上有意无意的舆论封锁和引导,事情很快就冷却下来,大家的注意力更是放在比赛上。

    毕竟此次比赛不但关系到学校荣誉,还关系到个人的荣誉。

    因为是一人一间,所以一进房间。

    苏牧遥就把自己扔在了床上。

    他实在太累了。

    不是肉体上的。

    而是精神上的。

    自从被旋龟卷走以后,才两天不到的时间。

    但是苏牧遥的精神一直是在紧绷着。

    而且对外星人三番四次找到他的事情耿耿于怀。

    他心中猜测,应该是自己利用火种练功,所以身体里拥有火种的能量,这才被他们给定位到的。

    当然这只是他的猜想,没有一点根据。

    看来还是要找机会问问杨老师,看她知不知道些什么。

    就在这时,门外传来轻轻的敲门声。

    “谁啊?”苏牧遥有些疑惑的坐了起来。

    “是我。”罗鹤兮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有事?”苏牧遥打开门,疑惑问道。

    门外的罗鹤兮换了套衣服,应该还洗了澡,头发湿漉漉地披在肩上。

    “怎么,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啦。”罗鹤兮脸颊微红,小声说道。

    “当然不是,快点进来。”苏牧遥赶忙把她给让了进来。

    “你怎么一点也没收拾啊。”罗鹤兮环顾了一圈道。

    “有什么好收拾的,对了,等会一起下去吃饭吧?”

    快两天没吃饭,虽然武者能抗饿,但毕竟还不能辟谷。

    “吃饭前,你先去洗个澡吧,臭死了。”罗鹤兮皱着琼鼻,满脸嫌弃地道。

    “哪里臭了?”苏牧遥在自己身上嗅了嗅。

    “让你洗你就去洗。”罗鹤兮娇嗔着把他推向浴室。

    “我还没拿换洗衣服呢。”苏牧遥站在浴室里有些无语地道。

    “我帮你拿。”于是外罗鹤兮说。

    浴室靠近房间的一面是玻璃墙,可以透光,但里外都看不清。

    于是刚脱了衣服准备洗澡的苏牧遥,忽然察觉到外面的灯被关掉了。

    “你关灯干嘛?”苏牧遥大声问道,心中觉得奇怪。

    就在这时,浴室门被推开了。

    罗鹤兮走了进来。

    最关键的是她身上无一丝挂碍……

    白晃晃的,是那么的耀眼,那么的诱人……

    “咕咚。”

    苏牧遥咽了一口口水。

    在安静的浴室里清晰可闻。

    罗鹤兮双颊通红,双手一上一下遮着身子,满是羞涩地瞄了他一眼。

    “鹤……鹤兮,你是认真的吗?”苏牧遥毕竟不是小白,很快镇定下来。

    罗鹤兮轻轻点了点头。

    然后侧过头。

    轻轻的把双手放了下来。

    苏牧遥赤着身子走了上去,把她拥抱在怀。

    “把灯关掉。”罗鹤兮小声说。

    “不要,我要好好看看你。”

    “臭流氓。”

    “嘿嘿,今天臭流氓要好好教育你这丫头。”

    “你是不是一直盼着这一天?”

    “你说什么?”

    “别装傻,你是不是早就盼着这一天?”

    “那是当然,我今天要好好教训教训你。”

    “啊呀,你轻一点。”

    “嘿嘿。”

    ……

    果然,搞颜色是人类最好的放松之一。

    苏牧遥觉得神清气爽,烦恼尽去。

    要不是他不抽烟,他肯定要来上一根。

    事后一支烟,快活似神仙。

    “你以后就是我的人了?”罗鹤兮躺在他怀里紧搂着他道。

    “咦,这话不应该是我说的吗?”

    “嘻嘻,都一样啦。”

    “对了,你的神蝶变又被破了吗?”苏牧遥忽然想起一件事来。

    “应该……吧?”罗鹤兮也不确定。

    毕竟从来没有人被同一个人破身两次。

    这样《神蝶变》的特性还存在吗?

    负负得正,还是互相抵消?

    “要不?你再给我砍几下试试?”罗鹤兮说。

    “这时候说这话,多煞风景?”苏牧遥不满地道。

    “喂,你干什么?”

    “给你砍之前,我当然先捅你几下报仇啦。”

    “呸,臭流氓,呜呜……”

    PS:求推荐票,为什么推荐票跟收藏完全不成比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