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超凶小说 > 第80章 比赛(一)
    接下来几天,其他人进入紧张赛前准备,当然只有苏牧遥最是轻松。

    而罗鹤兮自然每天也是笑颜如花。

    每次看到队友们都很开心地主动跟他们打招呼。

    这让队员们很惊讶,要知道以前罗鹤兮可都是很高傲的,很少搭理人的。

    唯有杨思颖看出些什么,所以很不高兴,这几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几乎都不怎么出门。

    苏牧遥去找过他一次,可压根就不给他开门。

    苏牧遥觉得有点奇怪,本来还想找她问问外星人定位他的事。

    这事也没瞒罗鹤兮,说给她听后,她也是一脸疑惑。

    可苏牧遥总觉得有点古怪。

    当然这几天,他们也不全是待在酒店。

    场地勘查、指导训练、段位复检等等一个也没落下。

    当然罗鹤兮的复检也并没有检查出什么异样。

    大赛也终于到了开赛时间。

    香山体育馆每年需要接待来自世界各国的大型赛事。

    所以整个体育馆比离山体育馆大多了。

    全国有3000多所大学。

    当然不是所有学校都拥有参赛资格。

    但就算去掉三分之二,那还有1000所大学。

    再然后刨除放弃的,或者人员不达标的等等,再去掉一半,那也有五百所学校。

    这么多人参赛,要比赛到什么时候?

    所以前期还有预赛先淘汰一批。

    当然这都是针对一些实力比较差的学校。

    华夏大学虽然已经好几年掉在八强以外,但毕竟是老牌大学,不需要参加预赛。

    就是这么不公平,如果你想要公平,那就考入不需要参加预赛的学校啊。

    考不上本身就说明实力不够。

    当然每年也不是没有黑马涌现,总有一些上了大学以后发愤图强,实力飞增之人。

    毕竟武学这玩意除了天资和悟性以外,还有苦练。

    悟性除非和天才相比,要不然普通人都差不多,剩下的就是勤学苦练,没什么捷径可言。

    这才是比赛真正有意思的地方,每年总有一些奇迹发生。

    苏牧遥只有一项六段段位赛,而罗鹤兮参加的是综合赛。

    段位赛不多做解释。

    而综合赛就是守擂形式,一共有十六个擂台。

    而苏牧遥就是华夏大学的擂主。

    每天接受十位选手的挑战。

    只要打赢她,就能获得擂主的位置。

    到第七天,二十个擂主角逐十六强、八强、四强和冠亚军。

    这样的比赛,不但比的是本身高深的武学修养,还比的是体力、耐力和毅力,一般人真的是坚持不下来。

    苏牧遥的段位赛先开始,因为有的选手还会参加攻擂。

    苏牧遥的比赛是在正式开赛的第二天上午和下午各有一场。

    第一天苏牧遥和罗鹤兮一起观看了其他选手的比赛。

    观众最多的大概就是八段段位赛了,这也是比赛现场最高段位赛。

    果然每个人实力都非常强劲。

    能在他们这个年纪达到八段,无疑都是人中龙凤,天才中的天才。

    天资、悟性和毅力缺一不可。

    很多人已经找到了自己的武学之路,掌握了武学真意的雏形。

    比如现在在擂台上比武的,就是华龙武校和夏京大学。

    华龙武校的参赛选手叫杜明辉,使用一口大刀。

    大刀在他手中仿佛鸿毛,挥动之间银光闪闪,但却没有一丝的声音,完全悄无声息,总是从意想不到的地方攻向对手。

    没想到他把威猛霸道的刀用处了诡的感觉。

    应该称呼其为诡刀。

    而夏京大学的参赛选手叫云光远,实力也不弱。

    他并没有使用武器,就是使用一双拳头。

    大开大合仿佛有万夫莫开之势。

    他的拳头仿佛拥有情绪。

    即使周围观众都能从他挥洒拳头中,感觉出其中的惨烈和勇往直前的气势。

    这是战场武学。

    两人一时间互相僵持不下。

    但是很显然,云光远稍微落了点下风。

    不是因为他没有使用武器的原因。

    而是因为他的拳法太过刚直,遇到杜明辉这样走奇诡路线的攻击,难免有所吃亏。

    “你觉得谁会赢?”罗鹤兮笑着问。

    “夏京大学的云光远。”苏牧遥想也不想就答道。

    “别看他现在落入下风,但是他拳意凝练,勇往直前,只要给他抓住一丝机会杜明辉肯定吃亏。”

    “兄弟,要不要跟我赌一把,我赌杜明辉肯定赢。”坐在旁边的一位观众忽然答话道。

    “好啊,你想赌多少。”苏牧遥说话的时候,打量了一眼对方。

    这是一个三十来岁的中年人,长得特别壮实,一身朋克打扮,脏辫大花臂,说起话来瓮声瓮气,给人特别爽气的感觉。

    “也不赌多,就一百块,你看成吗?”对方豪爽地道。

    “没问题。”

    苏牧遥笑着和对方击掌立誓,表示契约成立。

    “不是兄弟我吹,全国武学大赛我不知道看了多少场,虽然实力不行,但眼力劲还是有些的。”

    “是吗?那么我拭目以待。”

    “肯定是我赢,不过我说兄弟,我真佩服你,你竟然把罗鹤兮追到手,这才真叫人羡慕。”

    原来他认出罗鹤兮来。

    不过这也不奇怪,毕竟苏牧遥和罗鹤兮在一起以后,网上也开始有一些关于他们的报道。

    只不过不多罢了,但是罗鹤兮的粉丝还是知道苏牧遥这个人的。

    好在罗鹤兮不是走偶像路线,要不然不知道伤了多少少男的心。

    就在他们说话期间,云光远瞅到了机会,右手五指如若抚琴,猛地在杜明辉的刀背上弹了一下。

    “叮叮叮叮叮”一连五声,如若重锤,每弹一次,杜明辉必会后退一步。

    云光远自然乘胜追击,不等他稳住身形,挥拳而上……

    输赢自然毫无悬念。

    ……

    “妈妈,怎么还没有哥哥呢?”

    小叶子坐在沙发上,偎依在苏妈妈身边,一双大眼睛盯着电视屏幕一瞬也不瞬。

    “不是说了吗,明天才有你哥哥的比赛。”苏妈妈看着电视解释道。

    这是全国大学生武科大赛现场直播。

    自从知道儿子参加这场比赛以后,原本不太关心这场赛事的她,也留心起各种赛事信息。

    所以等比赛一开始,她就坐在电视机前。

    而小叶子沾光,可以蹭个电视看,平时都是严格限制她看电视时间的。

    “那哥哥给我买小鸡毛绒玩具了吗?”小叶子追问道。

    苏妈妈闻声转过头来,看向旁边满脸笑容的小叶子。

    “你哪是关心你哥哥啊,你是关心小鸡毛绒玩具吧?”

    “嘻嘻,都一样啦,一样啦,哥哥是鸡,鸡也是哥哥,都关心啦。”

    →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