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超凶小说 > 第87章 不是人
    “你们家的参赛选手真的是八段?”裁判悄悄地问旁边的带队老师。

    “你不要乱说哦,乱说我告你诽谤哦。”带队老师闻言大声道。

    “别激动,别激动,我只是随口说说。”裁判被吓一跳。

    “有的话不能乱说的。”带队老师看了他一眼,满脸认真地道。

    “老哥,我知道,我还不想丢饭碗呢。”

    实际上是不是八段不重要,只要机器检测是八段,那就是,谁说不是都不行。

    你这是在质疑科学吗?

    质疑生物学的权威吗?

    质疑赛事不公正性吗?

    ……

    总之最后肯定又是一场骂战,然后不了了之。

    实际上在历史赛事上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压制段位参加比赛的情况。

    前提不要被机器检测出来,否则最严重的后果可能终身禁赛。

    “裁判,我认输。”这时候张东成语气颤抖地对裁判道。

    你们能不能等会再聊啊?先宣布比赛结束。

    他真的怕罗鹤兮突然暴起,给他来上一枪,他真的扛不住啊,而且在擂台上被打死,是不用负法律责任的。

    “哦,好,此场比赛,罗鹤兮胜。”

    裁判这才想起来,赶忙宣布一声。

    张东成这才松了一口气,赶忙跑下台去。

    等下了台才反应过来,干嘛要裁判宣判啊,自己直接下台认输不就行了吗?

    果然刚才给罗鹤兮吓着了,这可是武者大忌。

    武者一旦失去毫无畏惧,勇猛精进的心,就会失去战斗意识,最终沦为平庸。

    张东成很快调整心态。

    这让一些一直在留意他的人,也不由得赞叹一声心理素质好,这么快就能调整心态。

    “还有谁来?”罗鹤兮站在擂台上,环顾四周大声问道。

    这下真的一个人也没有了。

    攻擂等候区鬼影子都没有。

    反而引起周围几个擂台上的守擂者的注意。

    他们心中暗自把罗鹤兮当作此次竞争最强大的对手。

    虽然没人攻擂,不代表罗鹤兮可以离开,她必须在擂台上等到今天休赛。

    所以她只能满是不爽地站在擂台上,杵着枪,“恶狠狠”地瞪着观众席上两人。

    要是可以,她恨不得枪,在两人……不,一人身上扎几个窟窿出来。

    实在太气人了,明显就是挑衅。

    苏牧遥看到罗鹤兮看过来,立刻跟她挥了挥手。

    大猪头。

    苏牧遥心想。

    旁边的杨思颖冲着她眨了眨眼。

    然后就在她快要炸掉的时候,起身离开了。

    罗鹤兮这才感觉好上一些。

    然后看向地上的沟壑,这才想起,有些不好意思地对旁边的裁判道:“不好意思,把擂台弄坏了,这个,还能有吗?”

    “不就一个擂台吗?坏了就坏了,不过罗同学,没想到你实力这么强大,这次比赛争取要拿到第一啊。”裁判还没说话,旁边的带队老师就大声说道。

    他现在心情可好了。

    “没关系,等今天休赛以后会有工作人员修复的,明天照常使用,再说这也并不影响比赛。”等带队老师说完,裁判才说道。

    听裁判这样说,罗鹤兮也松了口气。

    不过自从张东成离开以后,一直等到晚上休赛,一个攻擂的也没有了。

    不过让苏牧遥和罗鹤兮都没想到的是。

    网上对罗鹤兮的实力一片争议。

    有的认为罗鹤兮最少有九段实力,就不可能参加全国大学生武科大赛。

    有的认为,既然仪器检测了是八段,那就是八段。

    再说了她也是大学生,凭什么不让她参加,就是因为她是九段吗?

    既然这样,你也九段啊,没本事才BB。

    总之吵成一团。

    华夏大学也没有发表声明澄清一下,巴不得网上吵得更厉害一点。

    不过罗鹤兮和苏牧遥即使知道,大概也不会在意。

    “你跟杨老师说了什么?她笑得那么开心?”

    “没说什么啊?”

    “没说什么,她能笑的那么开心?”罗鹤兮说着,就在苏牧遥的小腿上踢了一脚。

    “噢,好疼啊。”苏牧遥抱着腿道。

    →_→

    “装也要装着像一点。”罗鹤兮表示非常不屑。

    “好吧,瞒不过你,不过真的没什么?我之前不是跟你说过吗?我就想问问她,知不知道斯南德星人是怎么找上我的。”

    “那她怎么说?”见苏牧遥说正事,罗鹤兮也一脸严肃起来。

    “她说什么生物波,斯南德星人因为可以寄生,所以他们可以通过生物波互相确认身份,而他们就通过生物波找到我的,不过他们找我是为什么,杨老师表示她就不知道了。”苏牧遥解释道。

    “生物波?”罗鹤兮闻言想起什么,可是却又抓不住。

    “好了,别担心,杨老师说我用了强化剂以后,生物波已经改变,斯南德星人应该不会再找上我的了。”

    “真的?”罗鹤兮闻言依旧觉得有点不放心。

    “唉,我们应该找李主任要一个那个检测仪器的,要不然都不好分辨哪些人是斯南德星人伪装的。”罗鹤兮忽然叹了口气嘀咕道。

    “好了,不要想那么多,吃饭去,吃过饭我们出去逛逛。”

    “逛什么?没听赵教授说吗?比赛期间,径直外出,径直闲逛,我们还是在屋内待着吧。”罗鹤兮白了他一眼道。

    “哦,那我也不介意啊。”苏牧遥笑着说。

    “今天晚上,我待我房间,你待你房间。”罗鹤兮说完气冲冲地往前走去。

    “咦,你好好的,怎么又生气了呢?”苏牧遥觉得满是疑惑。

    “因为想到下午杨思颖笑得那么开心,我就不爽。”

    “我不是说了吗?我跟她没啥,你都瞎想什么呢?”

    “我瞎想什么了?我只是单纯地不开心,难道也不行吗?”

    女人不讲道理起来,那是无敌。

    “行,那你生气吧。”苏牧遥无奈地道。

    “咦,我生气你都不哄我,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爽完就不认人了是吧?”罗鹤兮气冲冲地道。

    “呃……”

    苏牧遥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呃什么呃?是不是被我说对了?心虚了?”

    “蛮不讲理是吧?”

    “说不过我,就说我蛮不讲理,我难道一直跟你讲的不是道理吗?”

    “看来不给你点教训,你是不知道我厉害。”

    苏牧遥左右看了看,发现没人。

    拦腰一把把罗鹤兮给扛了起来。

    “喂,你干嘛,我要去吃饭。”

    “我知道。”

    “知道,你还回房间干嘛?”

    “回房间吃。”

    ……

    “不是人。”

    “是不是人,等下你就知道。”

    ……

    ……

    ……

    “啊~,你果然不是人。”

    PS: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