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超凶小说 > 第88章 对手(求推荐票)
    罗鹤兮第二天守擂同样没人,她也乐得清闲,她希望接下来每天都这样,一直到平躺到十六强赛。

    可惜她只是想得很美。

    第三天一大早,终于有一位攻擂者。

    而且这位挑战者同样也是一位女性。

    “罗同学,我是北都大学的温婷芳,请多指教。”

    在对方说话的同时,罗鹤兮也在打量着对方。

    这是一位身材高挑,长相极美的女子,她赤手空拳,只是左手臂上缠绕着不少金丝线,看起来像是护臂一样的东西。

    罗鹤兮总觉得她有点面善,可却又想不起来哪里见过。

    不过北都大学和夏京大学一样,都是全国非常知名的大学。

    “温同学,请了。”对方礼节到位,罗鹤兮也不能失了礼。

    在她说话的同时,对面的温婷芳冲着她一挥手臂。

    手臂上缠绕的金丝线立刻如同灵蛇一般,顺着她的手臂盘旋在空中,向着罗鹤兮电射而去。

    罗鹤兮挥枪来挡。

    金色线立刻顺着她的枪杆盘旋而上。

    罗鹤兮不得不放弃抽枪后退。

    罗鹤兮不免有些惊异,她还从来没见过有人用这种兵器。

    说鞭不是鞭,说线不是线。

    那金丝线看似金黄,但并不是金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成,非常的坚韧。

    刚才她抽枪回撤之时,劲道勃发,竟然对它一点影响也没有。

    台下的苏牧遥也觉得奇怪,他当大楚皇帝的时候,遍搜天下武学,见过各种稀奇古怪的奇功绝学。

    但是用金属线做武器的,还真没有。

    温婷芳见罗鹤兮退去,并没有趁机追赶。

    手臂上缠绕的金线不停地脱落在地上,并且一分为四,变得更细,然后如同一张大网,自动以她为中心向四面扩散。

    这些金线仿佛拥有生命,把她给护在当中。

    罗鹤兮挥枪刺去,空中仿佛绽开朵朵梨花。

    梨花不停地绽放,然后在嗤嗤声中陨落消失。

    但是因为速度太快,消失的速度,跟不上它绽放的速度。

    所以组成梨花海,向着对面席卷过去。

    金线立刻从地面直立而起,然后在空中交叉穿梭,形成一张网,把温婷芳挡在了后面。

    “叮叮叮。”

    罗鹤兮的枪尖敲击在金线网上,发出金属的碰撞声,但那金线网却丝毫无损。

    把她的攻击全都抵挡了下来。

    而且就在这时,从金线网的缝隙中又钻出许多金线。

    如同灵蛇一般,不停地试探罗鹤兮的枪尖,试图向上缠绕攀爬。

    “这是什么武学?”罗鹤兮感觉自己如同落入一张蜘蛛网上的虫子,无论怎么挣扎,都有一种粘滞感把她拽住。

    罗鹤兮心里知道这不是真的,而是对方武学真意给她造成的错觉。

    但是她实在没想到,世界上既然还有如此奇特的武学真意,也不知道是怎么炼成的。

    罗鹤兮几次试探攻击全都被金线网给挡了回去。

    她终于改变了攻击方式。

    不再用刺,改为横扫和劈。

    用巨大的力量,破除对方的柔韧的网和武学真意。

    但是很显然温婷芳不愿和她硬碰。

    身体如同被一根线拽住一般,向侧面飘去。

    速度非常的快。

    而且真的是被线拽着在动。

    她如同一只巨大的提线木偶。

    金属线缠绕在她的身体各关节处,拖着她行动。

    看上去非常诡异。

    但是罗鹤兮经历过无数战争,自然不会被对方的诡异吓到。

    手中枪杆挥舞起来,整个身体仿佛被一个银色的罩子给罩在了中间。

    这样不但能防御来自四面八方的攻击,而且还能反击对方。

    因为这银色的罩子,是罗鹤兮快速挥舞的枪尖组成,触之即伤。

    而温婷芳身上的金线也全都升到空中,不停地试探攻击。

    再次产生剧烈的碰撞。

    坐在观众席上的苏牧遥注意到,地上的蓝膜竟然失去了作用。

    但金线落空落在地上的时候,会直接穿透地面。

    所以从这一点可以看出,金线并不是表面上看上去那样柔软,还拥有强大的穿刺能力。

    “这是什么功夫,实在是太诡异了?”田鹏在苏牧遥的身边一脸惊叹地道。

    “你有这个女人的资料吗?”苏牧遥有些好奇问道。

    “没有,我只知道她是北都大学的选手,和你女朋友一样,都是今年第一次参加全国大学生武科大赛,之前并没有听说过她。”

    “这样吗?”

    苏牧遥有些疑惑,能跟罗鹤兮战斗到现在,不可能默默无闻才对。

    “你女朋友不会输吧?”田志鹏有些担心道。

    “放心吧,我想应该不会的。”

    虽然对手招式奇诡,但是在绝对实力面前,再奇诡也没有用。

    罗鹤兮一直都没拿出她的真实实力呢。

    不过这倒是让擂台旁边的带队老师一阵紧张,生怕她会输。

    “罗同学,这样下去可不行,你要小心了哦。”

    眼见两人僵持不下,温婷芳竟然主动收回了攻击,并且后退开来。

    罗鹤兮也停下放手,有些疑惑的看向对方,她还想好好观察温婷芳的攻击方式呢,毕竟第一次遇上。

    “小心了。”温婷芳警告一句。

    然后地面上的金线如同海浪一样席卷而起,然后互相交织碰撞。

    发出叮叮、锃锃等交织和碰撞声。

    声音非常好听,如同一首优美的乐曲。

    有一种空灵、优美和让人心神放松的感觉。

    让人欲罢不能地想要专注倾听,沉醉下去。

    首当其冲的罗鹤兮首先发现不对。

    “音攻吗?”她有些疑惑。

    按说音攻对她这样的人作用已经很小,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可是现在她却感到来自灵魂深处的悸动。

    这种感觉不是来自外部,通过身体传给她的感受。

    反而是身体内部的感受,然后传达到了身体上。

    “铁连横”

    罗鹤兮主动发起攻击,她怕再耽搁下去,自己将会失去动手的机会。

    本来十拿九稳的比赛,竟然能出这样的意外。

    不过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

    心中抱着这样的疑惑。

    但是动作却一点不慢。

    原本用手就能使出来的铁连横,用枪使出来威力就更大了。

    音爆之声让在场之人耳朵短暂失聪,一股肉眼可见的劲气从上而下直接在擂台上炸开。

    温婷芳不敢迎接,人虽屹立不动。

    但身体却自动围着罗鹤兮划了个弧躲避过去。

    好像脚下有个滑轮,然后被人用绳子直接拽了过去。

    罗鹤兮一枪落空,敢修复才一天的擂台再次裂开一道巨大的豁口。

    罗鹤兮的枪法是战场上的枪法,大开大合,直来直去。

    除了劈、扫、刺等等几样招式,几乎没有太大的变化。

    所以一劈不中,她立刻改劈为刺。

    嗤嗤嗤……

    因为枪速太快,在空气中留下一条条真空通道。

    如同子弹射入水中,留下的弹道一般,肉眼可见。

    以她身体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

    吓得旁边带队老师和裁判都躲得远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