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超凶小说 > 第89章 疑惑
    但是很显然温婷芳既然敢挑战罗鹤兮。

    自然对自身的实力很有信心。

    虽然罗鹤兮的攻势很猛,但是她也并不是毫无办法。

    就见她把手指塞在口中,然后鼓起腮帮,无声地吹了一下。

    大家都没听见声音,但罗鹤兮却感觉一阵头晕目眩。

    一股无形的力量凭空出现,刺向她的大脑,让她头晕目眩,灵魂仿佛都要脱体而出。

    罗鹤兮手上的动作不自觉地慢了下来。

    空中的枪影瞬息消失了无影无踪。

    “咦?”坐在观众席上的苏牧遥看出了不对。

    就在这时,温婷芳身体周围的金线全都伸到空中,随着温婷芳的挥指,万剑齐发,攻向敌人。

    台下众人忍不住惊呼一声。

    但是罗鹤兮毕竟是罗鹤兮,来自灵魂的痛苦并未打倒她。

    只听她娇喝一声,身后出现一只巨大的彩蝶虚影。

    彩蝶挥翅把她拥抱入怀,然后快速放开,在空中振翅几下才渐渐消失。

    而罗鹤兮却从灵魂的痛苦中挣脱出来。

    只见她双目精光暴射,无形的杀意席卷了整个会场。

    气温瞬间降低,地上仿佛都要凝结出冰霜。

    众人不自觉地打了个寒颤。

    下意识地低下头,不敢往台上去看。

    这才是罗鹤兮的武学真意。

    灭尽天下众生,无不可杀之人。

    这是她从无数次战争中,无数次死亡中磨练出来的,悟出来的,极尽残暴,极尽凶险。

    无论台上台下,心都砰砰跳了起来,感觉呼吸都变得困难,有种压抑的窒息感。

    全场大概就苏牧遥稍微好些。

    至于站在她对面的温婷芳觉得眼前一阵恍惚。

    然后她出现在一片古代战场上,血肉横飞,她的鼻翼甚至都能闻到血液的腥臭味。

    她是战场的一名普通士兵,被裹挟着一起攻向对面一位身穿铠甲的女将军。

    那位女将军看一眼,都让人觉得她周身全是尸山血海,身后更有一个鲜血凝结的魔影,遮天蔽日,吞噬着一切生命。

    所过之处血液尽失,万物枯萎。

    巨大的恐惧如同一股阴云笼罩在大家心头。

    温婷芳感觉自己就要被魔影给吞噬。

    就在这时,她身上忽然闪过一道光芒,让她清醒过来。

    这才发现罗鹤兮裹着无边气势挥枪向她刺来。

    这一枪跟前面的完全不同。

    原本只有拇指大小的枪尖在她眼中无限放大。

    仿佛一杆通天巨枪从天直贯而下。

    她避无可避,只能挥动着手中的金线去抵挡。

    这一次同样不像之前,很轻易的抵挡下来。

    金线网一层层被破开。

    而金线也如同被赋予了生命一般,畏惧地拼命后缩。

    温婷芳退无可退,眼看就要被一枪贯穿。

    她身体忽然被往后拽去,直接被拽下了擂台。

    “我认输。”

    等到了台下,她赶忙伸手,一摸自己的手臂,竟然摸到一手的白毛汗。

    站在台上杵枪而立的罗鹤兮闻言冷冷的看了她一眼。

    她的眼中没有一丝的感情。

    仿佛看到是待宰的牛羊。

    看的是案板上的肉。

    正准备割下哪一块。

    这根本不是人类的眼神。

    她不自觉地打了个哆嗦。

    感觉浑身发冷。

    “鹤兮。”

    看出她状态有些不对的苏牧遥在观众台上远远地喊了一声。

    罗鹤兮闻声看去,脸上冰冷的神色立刻缓缓退去。

    擂台上下众人感觉心头的那种压抑感尽去,空气回暖的感觉。

    很多人心中疑惑怎么回事。

    只有真正的实力强大,并且经历过杀伐的人,才明白是怎么回事。

    罗鹤兮心中有些诧异,自己怎么进入无心的状态。

    这种状态她已经很多年没有进入过了。

    这是在战场上厮杀遗留下来的一种“后遗症”。

    在这种状态下,她漠视生命,有一种毁灭眼光所及一切的欲望。

    但是这种状态很难进入,一般都是进入濒死才能激发。

    可这次为什么会激发?

    她深深地看了温婷芳一眼。

    她对温婷芳的来历更加好奇了。

    台下的温婷芳见罗鹤兮恢复正常,暗自松了一口。

    然后一抱拳,转身就走。

    而落在地上的金线如同蛇一样,快速追上她,然后顺着她的脚面缠绕而上,最后重新缠绕了她的手臂上。

    “本场比赛,获胜者是来自华夏大学的罗鹤兮。”裁判很不适宜地跳出来大声道。

    可已经没人搭理他了。

    “裁判,这擂台恐怕不行了。”

    罗鹤兮看了眼一片狼藉的擂台,自己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

    “没关系,没关系,多少钱,我们华夏大学可以给的。”这时候带队老师也跳出来说道。

    “我们主办方差你们这单钱吗?不过你的破坏性实在是打了一下,看来我要申请把你的擂台换成特级台。”裁判说道。

    因为这个世界比赛比较发达。

    所以对擂台的坚固程度要求也格外严格,随着这么多年的发展,擂台的坚固程度,同样也分好几个等级。

    比如罗鹤兮现在使用的这个擂台,就属于二级强度擂台。

    最高为特级擂台,使用合金打造。

    坚固程度可想而知,不过成本较高。

    一般都是九段比赛、或者最终决赛的时候才会使用。

    等比赛结束,罗鹤兮下了台来。

    苏牧遥走过去,有些疑惑地问道:“刚才你是怎么回事?”

    他是知道罗鹤兮无心状态,但那是在战场上遇到巨大危机时,才能进入的一种心境。

    可刚才的攻擂者,根本不可能威胁到她。

    “我也不知道,那个女的攻击很古怪,感觉不像是武学。”罗鹤兮沉思道。

    苏牧遥闻言点了点头,他同样有此怀疑。

    说对方使用的是某种未知的奇功绝学。

    还不如说对方使用的是某种超能力,更合理些。

    不过说到超能力,苏牧遥就想起杨思颖说的关于槃人的事。

    槃人二次强化的时候都会随机觉醒一种异能。

    苏牧遥同样也是如此觉醒了异能。

    难道那女的拥有槃人血脉?

    或者跟槃人有某种关系。

    但也解释不通,槃人都消失了数万年,即使有血脉遗留下来,应该也早已被稀释的忽略不计了。

    “我们应该问问我们学校的老师,她既然是北都大学的学生,我想我们学校的老师应该知道她。”罗鹤兮想了想说。

    这倒是一个办法。

    北都大学和华夏大学属于竞争对手,所以互相对对方学校的一些“特殊”人员资料都很清楚。

    PS: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