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超凶小说 > 第98章 早晨
    苏牧遥怀疑梦中的女子有可能是杨思颖。

    他也不是傻子,何况还有罗鹤兮的例子在前。

    两人之前从未见过。

    但是杨思颖第一次见他之时,表现得就非常反常。

    后面就更不用说了。

    他还没自恋到认为全天下的女子都对他一见倾心。

    所以只有一种可能。

    就和罗鹤兮一样,他们之前一定有什么纠葛。

    不过知道了又能如何呢?

    他现在已经有罗鹤兮,总不能抛弃她,然后跟杨思颖在一起吧?

    所以他一直都在装傻。

    再说,他对自己和杨思颖的记忆并没有多少。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为杨思颖和罗鹤兮会转生,除了她们,是不是还有其他人?

    而且他到底在蓝星转生了几次?

    他为什么只记得地球上的记忆,而不记得蓝星转生轮回的记忆?

    而且他既然能重新记起大楚的记忆,是不是也有可能记起其它转生记忆?

    无数的疑问萦绕在他的心头,让他有些烦躁。

    就在这时,他忽然感到一阵头晕目眩。

    恶心,眩晕,头昏眼花的感觉齐涌而上。

    上次在家里的时候,也有过一次。

    这种感觉仿佛是来自灵魂上的震颤。

    上次苏爸爸还特地带他去医院检查了一番。

    可什么也没检查出来,他健康得不得了。

    没一点毛病。

    后来也就不了了之了。

    可现在,这种感觉又来了。

    刚坐起来的苏牧遥,直接又躺倒在了床上。

    苏牧遥感觉灵魂轻飘飘的往上升的感觉。

    然后他视野下,整个世界都在散发着光芒。

    有紫的、有红的、有绿的、有红的……

    任何物体都有着独属于自己的光谱,散发着属于自己的光芒。

    整个世界很美,很漂亮。

    就在这时,他忽然发现不远处有一团光特别地巨大。

    如同旭日,掩盖了周围一切光芒。

    它仿佛是整个世界的中心。

    苏牧遥好奇的向着那个方向飘了过去。

    那团光好像察觉到他的到来。

    突然从中伸出一条光缎,向着苏牧遥飞射而来。

    苏牧遥正想抓住,就感觉到一阵天摇地动,身后一股力量把他给拽了回去。

    “遥遥,你怎么又睡着了?”

    原来又是王子鸣那家伙,他们买早饭从外面回来了。

    “别叫我遥遥。”苏牧遥没好气地道。

    然后从床上坐了起来,刚才的头晕目眩、恶心想吐的感觉消失得无影无踪。

    唯一剩下的感觉大概就是饿。

    “给你买了十个煎包,一碗海带蛋花汤。”项清说。

    “谢了,多少钱,我转给你。”苏牧遥从床上下来道。

    “不用,早餐能有几个钱,我请你。”项清豪爽地道。

    话虽如此,但是苏牧遥闻言还是有点感动。

    就在这时,项清又说道:“下次你请我撸串就行了。”

    “还有窝~”王子鸣嘴里塞进一个煎包,急急忙忙,口齿不清地道。

    “看来我是白感动了,快点还我。”苏牧遥没好气地道。

    众人正在嬉笑说着,许云昌从外面进来了。

    “你一大早跑哪去了?”众人有些好奇问道。

    “我去晨练,锻炼锻炼身体。”许云昌指了指身上的汗渍道。

    “真的?”王子鸣首先表示怀疑。

    项清也表示不信。

    只有苏牧遥忽然想起那天晚上在操场上见到夜跑同学的情景。

    所以立刻露出会心的笑容。

    “哇,你笑的这么贱,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旁边项清眼尖,立刻叫道。

    “滚,你才贱。”

    “谢谢夸奖。”

    ……

    项清这家伙是毫无节操和底线,每次都怼不赢他。

    “肯定是为了妹子,要不然怎么可能这么积极。”苏牧遥说出了他的想法。

    “哎吆,卧槽~”项清闻言立刻惊叫一声,顿时觉得早饭不香了。

    “干嘛,一惊一乍的?”

    “你们一个个的真不是人,偷偷的脱了单,现在整个寝室不就剩下我一个单身狗了?”

    “请不要侮辱狗。”王子鸣在旁边淡淡地道。

    “没有,真的不是……”许云昌急着解释。

    可苏牧遥几个根本不听他解释。

    其实是不是根本不重要。

    重要的是他们又找到了一个快乐的话题。

    嘲笑项清单身狗。

    不,嘲笑他狗都不如。

    男人的快乐就是如此简单。

    不过最终,大家还是搞清楚了。

    许云昌的确看上了一个姑娘。

    不过这家伙怂,连上去说话都不敢。

    所以只能默默地关注。

    无意中知道人家姑娘有晨练的习惯,所以他自然也跟着开始晨练。

    心思却总是在怎么打岔上。

    可实在太怂了,今天愣是锻炼了一早上,一句话都没敢说。

    “瞧你这怂样,明天我跟你一起,帮你参谋参谋。”

    王子鸣大包大揽地道。

    实际上他更感兴趣的是,想知道姑娘长什么样,漂不漂亮。

    “对,我们一起。”项清和苏牧遥一起起哄道。

    ……

    吃过早饭,四人一起去上车。

    路上王子鸣满是感慨地道:“上课都好几个月了,像这样一起去上课的机会好像没几次。”

    等说完,忽然有点恍惚,这话怎么这么耳熟呢?

    之前好像也说过类似的话吧?

    “对了,你知道吗?温柔来我们学校了哦。”许云昌忽然说道。

    “咦?”王子鸣和项清闻言大吃一惊。

    “怎么回事?来我们学校?”

    “怎么?我们学校很差吗?”许云昌反问道。

    “不是这个意思。”

    “只不过她一个大明星,来我们学校干嘛?”

    “所以这就是温柔和其她明星的不同,不是在学习,就在学习路上,这样才会成就更好的自己。”

    作为温柔的粉丝,温柔做什么,在他眼里都是最棒的,最好的。

    “这事我们怎么没听说啊?而且学校一点动静也没有?”王子鸣有些疑惑道。

    “温柔粉丝群管理说的,还没对外公布,学校准备弄个欢迎仪式,到时候正式宣布。”许云昌解释道。

    “那她准备去哪个系啊?我们学校的音乐系好像不咋地吧?”王子鸣闻言有些疑惑。

    “有这个系?”项清疑惑问道。

    他甚至都不知道还有音乐系。

    “会来我们考古系。”苏牧遥说。

    “哈哈,考古系,她一个大明星,来我们考古系,你真敢想,搞笑吧?”项清闻言立刻嘲讽道。

    王子鸣和许云昌也表示赞同。

    温柔是当代影响力最大的女性歌手,原创音乐制作人、演员、导演、艺术家……

    无论是哪个身份,好像都跟考古八竿子打不着。

    所以怎么可能选择考古系。

    就在这时,身后有人喊道:“苏牧遥。”

    PS: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