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老婆超凶小说 > 第103章 回家
    “蔡主任,接下来一段时间,打扰你了。”

    李大福满脸笑容地坐在蔡忠明面前。

    蔡忠明的脸色就不那么好看了,一点笑容也没有。

    不过李大福一点也不在意。

    “你说你好好的南粤不待,跑到我田安省干什么?”蔡忠明不满地道。

    “都是局里工作,何必有地域之分,哪里需要,哪里有我。”李大福认真地道。

    “说人话。”蔡忠明敲了敲桌子。

    实际上他们两个人都是从十九局底层爬上来的,关系一直还算不错。

    “嘿嘿,这次行动,我的人都没带来,所以只能借用你的人员用一下。”李大福笑着说。

    “不行,我的人都有他们的事情,可没闲工夫帮你。”蔡忠明一口回绝。

    “这是你说的啊,既然这样,我明天就把我的人给招过来,不给你添麻烦。”李大福闻言大喜。

    “滚蛋去。”蔡忠明怒道。

    田安省属于他的地盘,李大福的人要是进来了,被他安插了人手,那可就不好了。

    虽然私下里他们关系不错,但在工作中,两人可是竞争对手。

    “怕了你了,我的人先借你几日。”蔡忠明无奈地道。

    “早这样痛快不就好了嘛。”李大福笑眯眯地道。

    他就吃准了蔡忠明不会拒绝。

    “你说领导怎么想的,我地头上的事,干嘛交给你,是看不起我蔡忠明咋滴?是我能力不行咋滴?”蔡忠明越说越火大。

    “这话你跟我说有什么用,你去跟领导说啊。”李大福语气平淡地道。

    ……

    蔡忠明闻言立刻萎了。

    领导要是那么好说话,那还是领导?那是他惹不起的存在。

    “我听局里内部说,你这次立了大功,现在又让你跨区域调查,看来领导有意把你往上提一提了。”李大福岔开话题,满是羡慕地道。

    他没问李大福立了什么功劳,一下子就进入了领导视线。

    十九局对各种机密都有严格分级,不该问的绝对不要问,即使平级之间,也严禁好奇打听。

    这种在十九局是待不下去的。

    “嘿嘿。”李大福只是傻笑。

    没有回答,也没有否认。

    ……

    因为外星人的危机感,苏牧遥没再压制自身的段位。

    每天晚上,都进入混沌空间,用火种辅助自己的修行。

    六段几乎没有遇到任何障碍,直接突破到了七段。

    然后就放缓了下来。

    因为七段通脉。

    普通人只要打通身体几条主脉就可以了。

    厉害一点的,还会打通各种支脉,这也就是产生各种功法的原因。

    不同的功法,真元运行的经脉不同,顺序不同,频率不同,等等丝毫不能出差错的。

    也因此诞生了无数令人惊叹的神功绝学。

    除此之外还有奇脉、诡脉、隐脉等等。

    其中最令人惊叹的就是隐脉,也叫秘传经脉。

    这种经脉隐藏人体内很难发现,要没有特殊的功法,甚至根本发现不了。

    但这种隐脉功法,都有着非常神奇的特性。

    比如罗鹤兮的《神蝶变》走的就是隐脉路线。

    而苏牧遥想要的,是把他自己已知的经脉都给打通,不管主脉、支脉、还是隐脉。

    就和他之前猜想的一样,人体就如同一块芯片,一个个穴位就是晶片,经脉就是连接晶片的线路。

    人的大脑就如同CPU。

    如果把人体的所有晶片都连通了。

    那么各种功法运行起来,自然也就毫无阻碍。

    所以即使有火种的帮助,苏牧遥的速度也慢了下来。

    而且经脉打通,本身也是一项非常精细的活。

    不过即使这样,苏牧遥的段位虽然没再增加。

    但他实力却一天天的成倍增长。

    特别是一些当年大楚国搜集到的神功绝学,很快被他一一掌握。

    而且很多都是他过去已经掌握了的,自然轻车熟路。

    而随着苏牧遥掌握各种奇功绝学,他的身体隐隐开始产生一些异象。

    首先是他的背上,开始出现一些如同纹身一样的细小图案。

    然后牙齿开始脱落,重新长出新的牙齿。

    成年人一般都是28~32颗牙齿,而苏牧遥重新长出来的牙齿却足有四十八颗。

    颗颗大小如一,晶莹如玉。

    只不过这些异象藏得有点深,大家一直没发现。

    但平时和他接触最多的罗鹤兮、杨思颖和温柔却发现了异常。

    但她们好像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并没有表现出多大的惊讶。

    甚至杨思颖还给他解释道:“现今人类所谓的修炼,实际上只是为了促进进化的一种方式。

    而所有的进化,都是向着璃人的方向而去,越像璃人,实力就会越强大。”

    不过很显然温柔对她的说法不是很赞同,但却并没有出言反驳。

    ……

    “你真的想通了,跟我一起回去?”

    苏牧遥看着答应和他一起回家的罗鹤兮,一脸惊讶。

    可是之前怎么说也不愿意的,现在怎么突然就答应了。

    “怎么,你不想我去吗?”罗鹤兮反问道。

    “当然不是,就是……”

    苏牧遥就想说她太突然了,但是想了想没说出口。

    “那行,你跟我一起回去吧,不过你不用买这么多东西吧?”苏牧遥看她手里拎着一袋东西,有些惊讶地问。

    “第一次上门,总不能空着手吧?”罗鹤兮说。

    “完全可以啊,为什么不信,再说我爸妈什么都不缺,买什么东西?”

    “他们不缺,我不能不买,再说了,还有小叶子的礼物,她也不要吗?”

    “呃……”

    想到小叶子,苏牧遥沉默了,她从来就没嫌礼物多的时候。

    “好了,走吧,别婆婆妈。”罗鹤兮挽住他,向前走去。

    “你跟我回去,应该早点跟我说的,我让爸妈多准备一些饭菜。”

    “怎么,我是饭桶吗?”

    “我没这个意思。”

    “没这个意思,干嘛要他们多准备一些饭菜?”

    “我不是这个意思……”苏牧遥赶忙准备解释。

    “傻瓜,逗你玩呢,我还能不知道你什么意思,不过我就是故意不提前告诉你的,让他们不用特别准备。”

    实际上根本不是这样,因为她准备和罗鹤兮一起回去,完全是临时起意。

    因为温柔回去了。

    上次苏牧遥可说过,温柔和他是邻居。

    所以……

    一刻也不能放松。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