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书追凶 > 第七十六章 威尔的解释(14)
    原著小说的真正罪魁祸首是吉米怀特。因为吉米怀特为了一己私欲得到艾隆怀特的财产,预谋谋害怀特家族的每个继承人。

    所以,是说在这部已经改变情节的小说中,最有可能谋害埃琳娜的可能是吉米怀特?

    就算一切都变了,埃琳娜小姐的案子还是和原著一样!

    我理所当然地认为连环凶案的真正凶手本身已经改变了,因为原来小说中的真正凶手吉米怀特现在被发现是第二个受害者,而原本的顺序第二个受害者是我,也就是莫妮卡福克斯。

    也就是说,吉米怀特在现在故事情节里并没有按照小说原著中那样谋划连环凶案?

    当然,这一切都是假设在小说的所有设定都改变的情况下。

    但是当威尔说,“这起连环凶案不是一个凶手单独干的”时,我意识到我错过了什么。

    “从第二个案例来看,吉米怀特已经被谋害了,所以他不可能是真正的凶手。但在第一种情况下,埃琳娜很有可能就是由吉米怀特谋害的!

    不,吉米怀特比其他人更有可能做出这件事。

    在第一种情况下,原小说中的情况或条件几乎没有改变,因此谋害埃琳娜小姐成功概率最高的也是吉米怀特。

    如果吉米怀特是谋害埃琳娜的凶手,那么他的动机就应该和原著一样,怀特家族的财产。

    “当吉米怀特试图犯下第二起凶案时,小说的故事从这里改变了,吉米怀特会成为第二个受害者而不是肇事者。”

    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约翰警长问威尔。

    “那到底是谁害了埃琳娜小姐!”

    紧接着,约翰警长反复的走来走去,看着周围坐着的嫌疑人,仿佛他随时要抓捕这些人一样。

    哪怕现在他没有什么真凭实据。

    不过他已经把所有的人都当成了嫌疑人,这并没有错。

    毕竟在某些案子中,所有的人都没有可信的不在场证明。

    威尔向约翰警长挥了挥手。

    “冷静点,约翰警长。毕竟,我现在还没有把推理说完。”

    “可是你一直在卖关子,并不急于说出事情的真相,这让我非常气愤。”

    “不,约翰警长。你并没有意识到我已经说过了,是吉米怀特谋害了埃琳娜小姐。”

    “威尔先生,你确定?”

    人们惊呼出声。我并没有太惊讶,因为我知道小说原著内容,而且我的想法刚刚延伸到那个点。

    “但吉米怀特先生不是第二天就在书房被害了吗?”

    约翰警长一脸不解的说道。

    “那你怎么解释,吉米怀特计划了整个连环凶案,并在执行完第一件凶案后,又被未知的另外一个凶手谋害了?这到底又是因为什么?我怎么越听越解释就越糊涂呢,威尔先生?”

    “根据我的推理,事实上就是这样的。但是,正如我所说吉米怀特规划完整个犯罪计划,并实施第一件凶案后,就被另外一个凶手谋害了。当然,这些事情是超出吉米怀特预料的事情。”

    “可是为什么吉米怀特先生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他不是埃琳娜小姐的叔叔吗?”

    (约翰警长,你果然是在心甘情愿的当绿叶来衬托威尔。这一连串的表现,实在是令小女子钦佩。)

    然而,威尔像主角一样耐心地接受约翰警长的异议。

    “吉米怀特虽然是埃琳娜小姐的叔叔,但是对于他来说,怀特家族财产的诱惑力更大,所以财产才是凶案的动机。”

    “叔叔!”

    艾达再次尖叫起来,威尔用悲伤的表情看着艾达。

    “很不幸。怀特家族的财富实在是太大了,吉米怀特在继承人中处于靠后的位置。如果他像怀特三姐妹或者科尔顿一样有权立即获得遗产的话,我想他不会考虑到冒这么大的风险去计划连环凶案这件事。因为对于吉米怀特来说,一旦有了既得利益,就不太可能去考虑高风险的事情,毕竟在这座庄园内犯下连环凶案,这种风险实在是太大了。

    就是因为他没有这种既得利益,所以才考虑到清除前面的几个继承人,才能顺利地让他得到怀特家族的财产。

    一般来说,在犯罪之前,理性会克制冲动。但一旦他们决定犯罪,那么他们就会倾向于做出对他们有利的行为。

    吉米怀特也是,他会被眼前的利益冲昏头脑,认为自己的计划天衣无缝,永远也不会被警方抓到。”

    “但是威尔先生,你是不是遗漏了一些事情?毕竟有贪图怀特家族财产动机的人,吉米怀特并不是唯一的一个人,其他人也有这样的动机。”

    偶尔,约翰警长也会提出一些有价值的问题。

    “还有现在坐在那里的莫妮卡小姐。”

    (天呐,约翰警长,你不要总盯着我好不好!)

    我有点恼火,但我知道,约翰警长的观点并没有错。

    当一个凶案发生在推理小说中,动机当然是警方或者侦探最先考虑到的破案要素。

    据说,推理小说一般遵从三个方面来查明破案线索的:查明罪犯是谁,查明犯罪使用的诡计,和揭示犯罪动机。

    大多数推理小说都在每一个细节上揭示了罪犯的动机。

    推理小说中的侦探也会调查罪犯的动机,直到他完全破案。如果动机不足,读者将无法理解罪犯为什么要这样做,并且会觉得推理小说的逻辑会很奇怪。相反,也有很多推理小说的动机太明显,无法用来做调查陷阱。

    但实际情况略有不同。

    实际上,真实可靠的证据可能会比犯罪动机更为重要。此外,像我所在的现代社会中,在高科技做为支撑的现代法医技术情况下更是如此。

    不是我不考虑犯罪的动机,而是像这部推理小说中约翰警长一样,单单只了解了犯罪动机后,每次都要把我放到嫌疑人之中。警长,等你抓到凶手后直接听凶手说更准确吧,何必总盯着我呢……

    此外,还有出于对他人偏见而犯罪的无动机犯罪,即所谓的无动机犯罪。当然,以目前小说所处的时代来说,这些犯罪学领域对他们来说还是有些太早了。

    “当然,单凭动机,不代表吉米怀特先生就是埃琳娜小姐凶案的真正凶手。”

    威尔马上解释。

    “在查看了随后发生的事件后,我得出的结论是,第一起案件的罪魁祸首就是吉米怀特先生,这点我会在后面解释。”

    “但在接下来的第二个案例中,吉米怀特却成为了受害者……那是为什么呢?”

    约翰警长反问。

    “根据歌曲歌词上演的第一起事件表明,吉米怀特先生计划并实施了第一起连环凶案。

    换句话说,无论第二起案件中的受害者是谁,案件本身首先肯定是吉米怀特先生策划的。包括下一步要参照执行的<星期二>的歌词。”

    “那么威尔先生,我可不可以理解为,吉米怀特先生实际上是因为受害者防卫而意外被害的?”

    约翰警长惊讶地叫道。

    威尔对此笑了。

    “约翰警长,对此您的意见是什么呢?”

    “等等,那么……如果按照你的说法,更有可能成为谋害吉米怀特先生的潜在受害者,可能是比吉米怀特拥有更高继承权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