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开局杀死赫尔佐格 > 第十一章 “暴风雨”
    暴雨来了,明明还是白天,天色却显得昏暗至极。

    一道苍白的亮光闪过,短暂的照亮了这片区域,随之而来的是轰隆隆的雷声。

    “这场暴雨来得真不是时候啊!”

    望着窗外模糊的景象,坐在车内的犬山贺心里极不平静,他老了,也该老了!

    这么多年来,他已经完成了姐姐们的嘱托,让犬山家再次兴起。唯有那么少数的几件事,还在支撑着他前行。

    犬山贺看着自己遍布各种色素的双手,虽然依旧苍劲有力,但是衰老,依然无法避免。

    至少在老之前,他心中的那几件事情,要完成才行。

    想到老,犬山贺想起了他的老师,那个活了一百多年的男人,明明年纪那么大了,却依然活跃在混血种的战场上。

    有时候,犬山贺想着,说不定自己会死在老师前面。时间越是流逝,这种想法便越是强烈。

    那个恐怖的男人,似乎就连岁月都无法将他打败。

    从少年到中年,再从中年步入老年,已经62岁的犬山贺,越是变强,越是明白他的老师,希尔伯特·让·昂热的恐怖。

    大家都猜测,昂热能活得这么久,肯定有他的言灵时间零的功劳。

    犬山贺对此毫不相信,时间零能够影响时间不错,但是一个人身上经过两秒的时间,外界才一秒,这难道不是促进衰老嘛!

    对于犬山贺这个级别的混血种来说,60岁其实并不算老,他这个级别的混血种,仍然处于自身战力的巅峰。

    但是他的心已经累了,这么多年来,有人骂他懦夫,骂他叛逆,可当初那个男人连皇都打败了,他又能怎么样呢?

    幸运的是,那个男人并不在意这片土地谁做主,他要的只是这里成为他屠龙的助力。

    这是幸运,也是屈辱。

    犬山贺一直完美的履行着执行局在这片土地上的职责,不是他已经成了卡塞尔的走狗,而是这样才能将外界的窥伺挡在外面。

    他一直安静的做着自己的事情,哪怕不为他人所理解。但是现在不行了,新的皇出现了,这里即将发生不可预测的变故。

    原以为自己能控制住局势的犬山贺,接连收到了几个不妙的消息,这让他不得不出来了。

    “家主,到了。”犬山泽打开了车门,撑着伞,为犬山贺挡雨。

    犬山贺走到了一处普通的房屋前,敲了敲门。

    没有动静,他耐心地继续敲了敲。

    “谁呀!”里面传出来主人生气的叫声。

    吱呀!门开了,上杉越戴着白高帽,穿着围裙,手上满是白色的粉末。

    看着犬山贺,他瞪了一眼,极为不满,“进来吧”

    犬山贺摆了摆手,跟在身后走了进去,随手关上了门。

    “阿贺,你来找我干什么?”

    小屋中的东西一览无余,在干净的桌子上,有着鸡蛋和面粉,一旁还摆放着奶油,这个粗狂的男人刚才在家中自己做蛋糕。

    “皇,”

    上杉越摆了摆手,“我早就不是皇了,有事赶快说。”

    他旁若无人的继续走到桌边,笨拙地将鸡蛋打开,蛋黄和蛋清分离出来。

    “我听说橘家主来找过您了”

    上杉越手里的动作一顿,停了下来,拿起一旁的布随意的擦了几下手。

    “不错,阿贺,你应该清楚他的身份吧。”

    如果不是这些年来,犬山贺一直替他遮挡,上杉越才没有被家族烦到,他理都不会理犬山贺。

    “是的,新皇,我原以为他会直接用武力一家一家收服,没想到他居然找到了您。”

    是的,在当天橘一光从执行局离开后,犬山贺就一直关注着他。

    在风魔小太郎和橘一光相遇后,犬山贺就猜到了风魔小太郎已经被收服了。这并没有什么好奇怪的,风魔家本就是奉行忠义的忍者家族。

    但是橘一光找到了上杉越,这是犬山贺没有料到的,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之外。

    “阿贺,看在你这么多年掩护我的份上,奉劝你一句,不要和一位皇为敌。”没有直面过皇的,永远不明白皇的恐怖,那是昂热也惊叹的存在。

    无论是身体素质,还是言灵,皇都远超于普通混血种,对皇来说,普通混血种C级还是A级,没有多大区别,不过是砍一刀还是多砍几刀的差距。

    “这样么,我明白了!”

    犬山贺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他躬身一拜,离开了。

    “真是烦人啊,明明都已经决定好了,要远离的!”优秀的混血种从来都不是蠢笨的家伙,身为皇更是如此,上杉越虽然没有明言,但是却已经告知了犬山贺自己的立场。

    离开了上杉越的家,犬山贺一个人坐在车后排,手里捏着一封请柬。

    请柬正面绣着一朵十六瓣菊,缓缓打开,“致各家主,正日家族祭,有三幸事与诸家共贺,橘一光。”

    还真是好手段啊,橘君!不,新皇!

    犬山贺将请柬闭合,他不知道橘一光是怎么说动了上杉越,但是这一次,新皇的诞生稳了。

    身为上一任的皇,即使上杉越烧了神社,离开了家族,他在家族老一辈中间,仍然有着不容小觑的影响力。

    法理,正统皆在,犬山贺也下定了决心。

    ......

    “听说了嘛,橘家的家主邀请了各家参加正日的家族祭。”

    在龙马家的院子中,几个人在闲聊着。

    “当然听说了,而且,我还听说了一个消息,你们肯定不知道!”一个黄发的流子得意的说道,“事关我们我们少家主。”

    “哦,是什么?兄弟快说,今晚我请你去那条街。”旁边几人同样起哄着。

    “听好了啊,听说啊,少家主之所以被确定为下一任家主,就是因为和橘家主关系好,再加上现在有着樱井家的联姻,之后几十年家族都不用担心了”

    “原来如此!”

    “厉害,家主果然深谋远虑!”

    在众人的吹捧声中,这个黄流子感觉自己飘了起来。“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这才是家主定下少家主的原因,你们可千万不要说出去,我只和你们说。”

    “当然,当然,我们保证不说。”

    这些人眼睛一亮,感觉自己接触到了什么大秘密。

    “夫人并不是家主的原配,这你们知道吧”

    “当然知道,这又怎么了?”众人疑惑,这并不是什么秘密。

    “那你们知道原来的夫人姓什么吗?”黄流子看着茫然的众人只感觉到一阵独自聪明的孤寂。

    “这,我还真不知道,都没听人说过?我只知道现在的夫人原本就是我们龙马家的。”

    “原来的夫人姓樱井啊,现在的夫人和家主是青梅竹马,但是听说家主当年对樱井家的一位女孩一见钟情,所以才娶了她,现在更是立了原夫人的孩子作下一任家主!”

    过道拐弯处,一位妇人脸色冰冷,转身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