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开局杀死赫尔佐格 > 第十五章 “龙马家惊变”
    雨后的道路上,一辆车飞速驰过,泥水向道路两旁溅去。

    路旁的人们快速的闪躲着,但还是被泥水打湿了衣服,一时间咒骂声不断。

    但是开车的人却没有理会,他将油门踩到了最大,似乎有着急切的事情。

    “快点,再快一点!”龙马弦一郎的脚死死的踩着油门,目眦尽裂,他万万没有想到,那个女人居然敢做这种事情!

    车辆驶入林中,龙马弦一郎松了一口气,过了这片林子,就是直达橘氏渔业的公路了,只要到了那里,就安全了。

    冬天的树林格外安静,没有了昆虫的叫声,也没有各种小动物的身影。

    “嘭!”

    几声枪响,车辆开始左摇右晃起来,轮胎被射爆了!

    感受着车身的不正常震动,龙马弦一郎露出绝望的神色,面对越来越近的树木,他一脚踩在了刹车上。

    即使踩下了刹车,但是龙马弦一郎之前的速度太快了,车子撞倒了路边的树木,车前盖中间全部凹陷进去。

    车内安全气囊弹出,雨刷器疯狂的转动着。

    龙马弦一郎强忍住脑袋里的眩晕和耳边的嗡嗡声,将身上的安全带解开,使出全身力量撞开了车门。

    一脚踩在地上,龙马弦一郎踉踉跄跄的向森林中跑去。

    现在还不能倒下,我要去找橘君,请求他的帮助。龙马弦一郎忍这身上的痛楚,双手扒拉着两旁的树木。

    “真是狼狈啊,大哥!”

    充满讽刺意味的声音响起,龙马弦一郎看着挡在身前的几人,咬着牙,满脸不甘。

    “还是被追上了!次郎,难道你也要跟着母亲一起错下去吗?”龙马弦一郎看着为首的龙马吉次郎,痛心不已。

    “哈哈哈,错?什么是错?弦一郎,你太自以为是了!”龙马吉次郎狰狞地一拳打在了龙马弦一郎地腹部。

    阵阵绞痛让龙马弦一郎干呕着,他捂着腹部,靠在了一颗树上。

    “你们会毁了龙马家的!次郎,你和母亲根本就不懂,橘君的恐怖!”看着自己被包围,面露绝望的龙马弦一郎劝说着他们。

    “现在收手吧,不要继续...”

    没等他说完,龙马吉次郎就将他打晕了。“哼,一个幸运儿罢了,橘家的势力早就湮灭在历史中了,竟然还妄图复兴上三家!”

    “如若不是母亲的命令,你早就成一具尸体了。”龙马吉次郎挥了挥手,“把他带上,路上的那几个路人去一道处理了。”

    浑身黑色的龙马家族人点了点头,一人抗着龙马弦一郎,几人开车前去清理目击者。

    一处占地极大的庄园,纵然是冬天,依然有着鲜花点缀。

    随处可见的马头标志,标示着这座庄园的主人,龙马家!

    不过,今天的龙马家庄园,与以往不同,之前随处可见的仆人们将自己关在房中,身体瑟瑟发抖。

    庄园里时不时传来枪声,刀剑声,以及咒骂。

    鲜血四处可见,交战的人都有着同样的家徽标志,马头被鲜血淋湿,宛如双眼处流下的血泪!

    “奈子!为什么?”龙马家的家主失去了以往的从容镇定,看着将自己一方包围的人,他朝着对面怒吼着。

    “难道就因为我让弦一郎成为下一任家主吗?”龙马家主一脸愤恨地看着四周原本的下属,多少年了,龙马家居然会发生这样的叛乱!

    “我是龙马家的家主,你们居然掀起叛乱,是想叛逆吗?”眼见自己的夫人龙马幸子不出来回话,龙马家主怒斥着这些包围他的人。

    显然,龙马家主的威信还是有的,四周的族人一阵踌躇。

    “龙马幸司,别忘了,你是怎么当上龙马家家主的!”一位内着黑色和服,外套白色风衣的妇人出现了。

    妇人的风衣背后,绣着龙马家的家徽马头。

    “上任家主,是我的父亲,我是父亲的独女,既然你忘记了当初对父亲许下的承诺,那么从今天起,我才是龙马家的家主!”

    龙马奈子厉声斥责着龙马幸司,面容无比冷厉,寒冷得让龙马幸司认不出来。

    “当初,父亲临死前将家主的位置传给你,你不仅没有按照约定娶我,反而让樱井家的那只狐狸精进了家门,今天的这一切都是你应得的!”

    一段龙马家的往事被龙马奈子道出,按照法理,龙马奈子的确有着成为龙马家主的条件。

    这也是为什么她能让庄园里的大多数人站在她身边的原因。

    因为这座庄园,本就是龙马家的上任家主留下的。从小在这里长大的龙马奈子,对这里的各种陈设结构,比半路住进来的龙马幸司还要清楚。

    龙马幸司的大多数强力手下,都被他安插在了龙马家最重要的军火生意中,而庄园中,一些年长的仆人、管家,都是龙马家的老人了。

    自然,有心算无心之下,龙马幸司这一方的人被暗算的暗算,下毒的下毒。

    导致龙马幸司身边的人手竟然变得比龙马奈子这个上任家主的女儿还要少。

    “就算如此,奈子,你也不会成功的。”龙马幸司一脸复杂的望着相伴几十年的枕边人,眼里满是愧疚和哀伤!

    “怎么?难道你还希冀着弦一郎逃出去吗?”

    龙马奈子满脸嘲讽的看着龙马幸司,“真是天真啊,庄园里密道我可是比你还清楚!而且,你以为我只会针对你么?那个橘家的小鬼,我同样不会让他好过!”

    脸部的皮肤在龙马奈子的猖狂下皱在一起,显得和恶鬼一样,凄厉的声音,让龙马幸司恐慌起来。

    “不,奈子,你不能这样做!”龙马幸司的脸色慌乱,似乎不是因为自己丢掉家主的位置,而是因为奈子居然去招惹橘一光。

    蓝色的电流亮起,龙马幸司冲向了奈子,他要阻止这一切,“言灵·雷池!”

    望着冲过来的龙马幸司,龙马奈子脸上带着一抹诡异的微笑,“雷池啊,虽然很不想承认,但是弦一郎的确比我那不成器的两个孩子强,就连言灵,也和你一模一样。”

    噗!

    一把短刀从背后插中了龙马幸司,刀刃从龙马幸司的腹部突出,他倒在了地上,满是不解。

    黑色的气流消散,一个老人的身影出现,他走到龙马奈子的旁边,“大小姐!”

    “言灵·冥照!老管家,你...”龙马幸司看着老管家,明白了今天这一切的诡异,“你们会后悔的。”

    “把他带下去,别让他死了。”龙马奈子不再去看他,转身离开了。

    “大小姐,弦一郎少爷他?”

    “放心吧,老管家,我不会杀他的,毕竟下一辈中能胜任的的确不多,不过以后我是龙马家主!”

    听着老管家再次叫自己大小姐,不由得让龙马奈子想到了父亲还在的时光,那时候她什么都不用愁,一切都有着父亲。

    “是,家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