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开局杀死赫尔佐格 > 第三十二章 “海姬,大海的女儿”
    明明在冬日,龙马家的庄园却像盛夏一般。

    不,那比盛夏还要恐怖!

    热浪席卷着整座庄园,刚刚到达庄园门口的一号一行人都感受到了无比的暖和。

    他们转身看着庄园最中心的那处地方,那处盛大的宴会厅。

    在那热浪的最中心,宴会厅仿佛置身地狱一般,黑色的火焰笼罩着,那是地狱的火焰,是恶龙的怒火!

    燃烧,再燃烧!

    无论是木材,还是石板,无论是水泥还是金属,就算是宴会的水、果汁,都燃起了黑色的火焰。

    某种宏伟的命令,让这些一切可燃不可燃的物品,甚至是声音这种无形的事物,都被点燃。

    明明整座宫殿都被黑色火焰包裹,可是燃烧的声音却没有透出去半点。

    只有燃烧的热量朝四周散发着,让看到这一幕的普通人、混血种们,都心生敬畏,甚至是恐惧!

    那不是人类的力量,那种力量归属于恶魔,属于撒旦!

    “啊!”不同于外界没有半点流露的声音,在宴会厅中,龙马家剩下的成员都在痛苦的哀嚎。

    这种黑色的火焰并没有直接一瞬间将他们燃烧殆尽,而是从下到上,一层又一层的燃烧着他们的细胞。

    那直接穿透灵魂的痛苦,让他们根本生不起半点反抗之心,似乎随着火焰的燃烧,他们的灵魂伴随着躯体也在渐渐消失。

    “求求你,杀了我,杀了我!”一个受不了的龙马家成员在地上疯狂的打着滚,这是身体的本能,他连撞地板的自杀的动作都做不出了。

    “杂种!你怎么敢!”

    没有理会这些遍地哀嚎的蝼蚁,橘一光的黄金瞳中显露出两道金线,在他心中的命令下,宴会厅隐藏的监控探头被他找到。

    他盯着那里,与隐藏在背后的龙马幸司对视。

    “找到你了,杂种!”因果的概念顺着监控的信号,捕捉到了另一头的龙马幸司的位置。

    刚刚开启不久的因果眼被全力催动,原本只能看到视线范围内因果的眼睛,能力开始急速提升。

    “上帝之视!”透视眼,千里眼,记忆眼,...,一连串的能力被发动,建筑、道路、机关、密室,一览无余。

    一副3D的龙马家庄园地图呈现在橘一光的眼中,地图上有着大大小小的点,橘一光直接奔向了移动中的那个红点。

    龙马幸司!

    随着橘一光的离开,冲天的黑色火焰将宴会厅包裹,在一瞬间,宴会厅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连灰尘都没有留下。

    在原地,只有着一块平整的土地,格格不入的夹在其他建筑中间,好似从来都是如此。

    在临死前的那一刻,龙马家的成员们,都露出了舒心的笑容,死亡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解脱。

    那种黑炎的领域,是来自地狱的牢笼!

    “该死!那个疯女人,他干了什么!”龙马幸司慌了,他一直呆在牢房中看着监控中的宴会厅。

    原本一切都是好好的,按照着他的剧本来,橘一光将会帮他清理掉家族中的那些碍眼的家伙。

    就算橘一光不动手也没关系,那些从外面回来的龙马家精英,和随时可以出来的另一处地牢中的成员,都能完美的解决这一切。

    但是,现在一切都完了,一想到监控中那仿佛来自地狱的火焰,那双恐怖的黄金瞳,龙马幸司就不由自主地颤栗。

    “不该是这样的,不该是这样的,明明我都安排好了!”龙马幸司慌张的叫着,“他怎么会这么强,明明才十八岁,就算是皇,也不应该!”

    龙马幸司并非没有做计划被识破的准备,但是看了宴会厅的那一幕,让他绝望了,那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力量。

    没有见识过皇全力出手的他,生出了不该有的野心,也注定了他的结局。

    “他来找我了!不对,他不可能知道这处地牢的位置才对。”看到监控另一头出现在监控面前的橘一光,龙马幸司安慰着自己。

    可是随着他切换监控,一路上橘一光的身影,让他明白,这处位置的确暴露了。

    “罢了,只能走了!”龙马幸司眼里闪过不甘的神色,他打开了一处密室,闪身进入了里面。

    “就让你们帮我拖延一下吧”扭曲的面容上显示出疯狂的神色,龙马幸司按下了一个按钮,飞快地转身离开了。

    地牢震动着,宛如地震来临,剧烈地晃动让最里间的研究人员停下了手中抽血的动作。

    “这是怎么了?地震了吗?”研究人员跑到铁门处,却发现铁门打不开了。

    “门打不开了,怎么回事?”

    这里的负责人看着这一幕,没有像其他研究人员那么慌乱,他用颤抖的右手取出了一根烟,耗尽全身力气点燃。

    尼古丁味道麻痹着他心里的紧张和害怕,烟雾被他吐出,他看向实验台上那个壮硕的男子,眼里尽是可惜。

    石板从地牢上方塌陷,大大小小的碎石将实验室分割成不同的空间。

    阿大的身影被落石掩埋,大大小小的落石将那些输液器砸飞、砸烂。

    在实验室另一处简易的牢房,阿妹紧张的蹲在墙角,这里的大块落石被铁质的牢笼挡住,暂时没有石块砸中她。

    但是铁笼子的颤抖,显示着这里被击破是迟早的事情。

    “哥哥!哥哥!”阿妹哭泣起来,原本在来这里的第一天,她的眼泪就哭干了的。

    她和阿大一起被抽血,被研究,直到她被判定毫无价值,那些研究人员就像扔废物一样将她关进了这个大的铁笼里。

    而阿大却被那些研究人员视如珍宝,不断地抽血、注射药水,进行着惨无人道的研究。

    在有限的几次被再次拉出去做实验对比的时候,阿妹都不敢看阿大身上那密密麻麻的伤口。

    迷迷糊糊中,意识仿佛在黑暗的地下河水里漂流,很冷、很冷!

    阿大很想睡着,睡着就什么都用怕了。就像以前小时候,睡着了就不饿了。

    “哥哥!哥哥!”

    谁?谁在叫我?哥哥?在叫我吗?

    一阵剧烈的疼痛袭来,仿佛浑身的肌肉都在哀鸣,让阿大的意识不再混沌。在意识中,他看到了自己,看到了早已去世的爸爸妈妈。

    看到了小小的自己,还有一个刚出生不久的婴儿,“大郎,这就是你的妹妹,以后要保护你的妹妹哦!”

    一个温柔的声音说着话,喊着小男孩的乳名。

    “嗯,我会的,我一定会保护好妹妹,妹妹的名字叫什么呀?妈妈。”看着小小的婴儿,男孩眼里满是温柔。

    “海姬,羽田海姬,大海的女儿!”

    嘭!在地牢的正上方,足足20米远的地面,有着明显的起伏,随后塌陷。

    两秒后,光明消失,地底被彻底掩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