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开局杀死赫尔佐格 > 第五十一章 “平常的一章”
    地下室中,虽然外面是冬天,里面却温暖无比。

    不过,令人感到诡异的是,地下室里的场景不时变换着,有时候,顶上的照明灯突然变成太阳。

    有时候,地下室突然变成沙漠,又变成树林。

    地下室中不断响起拗口的龙文,来源于羽田海姬的嘴中。

    “好了,海姬休息一下吧,你对言灵·幻梦的运用已经基本熟练了,剩下的就不是单纯的训练可以突破了。”

    橘一光眼前的丝绸已经被取下,他看着羽田海姬的额头留下汗水,让她停了下来。

    “光哥哥,我没事,我要多练一下,这样才更有把握一点。”羽田海姬执拗的说着。

    感受着地下室不可能出现的冰冷的风,看着已经变成冰天雪地的地下室场景,橘一光点了点头。

    “不愧是白王一系的言灵,精神系的言灵果然诡异,这种真实的幻境,让人难分真假,不过任谁看到场景突然改变都知道不正常啊!”

    橘一光吐槽着,虽然羽田海姬对言灵的运用已经基本达标,但是还是没有经历过战斗,场景这么大的改变,在战斗中不是一个好选择。

    只有依托于环境,构建出适合的幻境,让被幻境笼罩的人甚至察觉不到就被杀死,这才是这个言灵的正确用法。

    言灵·幻梦,本质上是运用言灵,调动第五元素精神,构造出虚无的幻境或者梦境,由于过于真实,甚至能欺骗人的五感,中招者甚至可能永远沉溺在虚假的幻境中,就像陷入了一个永远不会醒来的梦。

    这个言灵在橘一光看来,虽然直接杀伤表现方面没有那些火、雷之类的强力,但是却更诡秘,防不胜防。

    比起单一的单对单的梦貘,幻梦让对手陷入幻境后,自己还能行动,若是遇到心底有着很深执念的人,幻梦能让他在幻境中再次回到执念诞生的时候,意志不坚定的人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醒来。

    更可怕的是,幻梦是领域类的言灵,也就是说,在领域之内,幻梦的目标数量是不限的,只要使用者能够负担得起消耗,就能同时对多人使用。

    幻梦和梦貘比起来,实用性大大增强。

    吱呀!

    地下室的铁门打开的声音响起。“呀!呀!呀!”门后响起清脆孺慕的小孩声音,正是小绘梨衣的声音。

    “小绘梨衣,乖哦,我们来给家主送饭,真是的,在地下室呆了一天,家主不知道在干什么?”

    这是冬月爱子的声音,很显然,只因为橘一光一直呆在地下室,错过了饭点,她带着绘梨衣来给橘一光送饭来了。

    昨晚回来的时候,橘一光直接将阿大和阿妹放到了地下室,所以冬月爱子并不知道地下室中除了橘一光,还有两人。

    “哎!你是...哪位?”冬月爱子头顶着绘梨衣,双手提着饭盒,绘梨衣手上拿着一个黄皮鸭子,这是她的新玩具。

    不过看着黄皮鸭子上的清晰牙印,很显然绘梨衣到了长牙齿的时候了,耐不住牙齿生长的痒痒感觉,开始到处乱咬。

    羽田海姬看着打开铁门出现的一个女子,还有一个孩子,愣了一下。

    带着温柔的笑意,羽田海姬自我介绍着“你好,我叫羽田海姬。”

    冬月爱子本来直愣愣的盯着羽田海姬,前来给橘一光送饭的她,看到地下室有着一个如同大和抚子的女子,这让她感觉到了压力。但是羽田海姬的纯真笑容瞬间瓦解了她内心的敌意。

    “啊,你好,我是冬月爱子。”冬月爱子慌乱的介绍着自己。真是太丢人了,爱子!

    “呀!”仿佛听到了感受到了冬月爱子的尴尬,绘梨衣出声将羽田海姬的注意力吸引到了她的身上。

    “哇,好可爱!这是你的孩子吗?”羽田海姬羡慕的看着绘梨衣,那红色的头发,闪亮的眼睛,摇晃的小手,都戳中了善良的羽田海姬的心。

    “啊,不是,我只是帮忙照顾绘梨衣。”冬月爱子笑着,她能看出来,眼前的这个女子没有是一个纯真善良的人,比起偶像圈里那些表面笑哈哈背地骂尼玛的人,简直就是一股清流。

    “看来你们相处的很不错。”

    橘一光从一边走了过来,他伸出双手,将同样伸出小手的绘梨衣从冬月爱子的脖子上接了过来。

    “介绍一下,这位是羽田海姬,阿大的妹妹。这位是冬月爱子,公司的员工,现在负责照顾绘梨衣。”

    “也就是她,我们的小可爱。她是我一位老前辈的女儿。”

    羽田海姬凑到绘梨衣跟前,伸出小手逗弄着她,绘梨衣似乎挺喜欢别人和她玩,不断的用婴语沟通着。

    “绘梨衣在长牙了,小鸭子都快被咬破了。而且,绘梨衣在我的教导下,现在已经能简单的发音了呢!”放下饭盒,冬月爱子也来到绘梨衣身边,抬头挺胸,骄傲的说着。

    虽然就算冬月爱子再怎么努力,也还是一块钢板。

    橘一光也很好奇,原著里的樱井七海可是身材傲人的,怎么年轻时候的冬月爱子居然是一块钢板呢?

    难道是因为提前觉醒了言灵·不朽?不朽能将身体强度变成钛合金,总不能也将身材变成钛合金板吧?

    “哦,绘梨衣能说什么了呀?绘梨衣,绘梨衣,你会说什么了呀,是妈妈?还是爸爸?还是哥哥?”

    橘一光将绘梨衣举了起来,让她玩起了最爱的举高高,她的两只小脚在空中欢快的扑棱着,小手在两旁挥舞,就像在空中飞来飞去一样。

    “绘梨衣,老头!”冬月爱子捂着嘴,轻笑着,然后说道。

    “呀!老,头!”听着绘梨衣嘴里发出的清晰声音,橘一光愣住了,绘梨衣最先学会说的话,居然是老头!

    “这!”橘一光满脸愕然,“这是怎么回事?爱子。”

    冬月爱子眼睛里都是笑意,她得意的说道“还不是上杉越那个懒惰的家伙,什么皇吗?那就是一个老米虫!社会的渣渣!...”

    “好了,好了,还是先说绘梨衣怎么会学会说,老头,的吧!”橘一光制止了冬月爱子对上杉越的批判。

    现在的上杉越,比原著满怀心事,一心等着躺棺材的状态可好多了。就算是那个状态的上杉越,都还有着闲情雅致去寻花问柳,在得知自己有孩子的时候,居然能一下子说出好几个人名来询问孩子的母亲。

    更别说,现在这个心结已经逐渐被几个孩子解开的上杉越,完全就是后世的废宅状态,每天除了躺着看源稚生他们训练,就是躺着照看绘梨衣,反正绘梨衣一个人也能在客厅里玩得很好。

    无论什么时候,橘一光见到的上杉越,最多的就是躺着的状态。

    “上杉越。”冬月爱子喊着那个渣渣的名字。

    “老头!”绘梨衣应和着。

    “emmm!好吧,我已经知道了!”橘一光大概了解了,也能想象处上杉越听到时的一脸卧槽表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