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开局杀死赫尔佐格 > 第五十四章 “如梦似幻”
    四周的温度越来越低,天空中开始飘起了雪花。

    但奇异的是,雪花飘落的范围限制在了樱井花子身边20米的范围内。

    羽田海姬皱着眉,那双温柔的眼睛看着樱井花子,露出不忍。并不是不忍心对她动手,而是一种对她的一种可怜。

    “你那是什么表情?你这个土妞,每次见你都让我作呕,你的笑容是那么恶心,我要撕烂你的嘴,让你再也笑不出来!”

    恶毒的话语从樱井花子嘴中传出,她的身体肌肉已经紧紧绷起,肌肉强度在古龙胎血的催化下,从弱小的纤维变成了拧成一条绳的钢丝。

    一脚踏在地上,樱井花子的脚步显得深浅不一,她的身子在空中还有些晃动,这是没能控制住自己力量的表现。

    骤然得到的力量,不经过一番使用熟练一下,是不可能完全掌握的。

    而最好的掌握途径,就是实战!

    樱井花子的速度很快,但是在羽田海姬眼中,却显得清晰可见,作为拥有白王一系精神言灵的她,感知也变得无比敏锐。

    一片雪花飘下,在两人的视线交集处。

    噌!手中的刀被羽田海姬抽出,这把刀算上刀柄都只有一米三的长度,笔直的刀背,比一般刀具要窄的刀身宽度,赫然是一把横刀,唐横刀!

    嘭!樱井花子双手包裹着龙鳞,一拳击打在了刀身上,这把唐横刀的刀身弯曲,成了一个接近六十的弧度,却没有丝毫异样。

    硬钢包裹着软钢打造出来的唐横刀,不仅有着坚硬的外表,还带着可靠的柔韧性。加上橘一光的炼金术,这把唐横刀已经足以应付绝大多数的混血种和龙类。

    羽田海姬将弯曲的刀向下一拉,从与樱井花子的碰撞中解脱开,右脚向前迈进,刀身侧在了身体左边。

    两人身体交错而过,樱井花子捂着自己身侧被刀划出的一道伤口,显得不可置信。

    “怎么会?你居然能抵挡住我!不可能!你的血统根本就没有这么高!”樱井花子仿佛被这个事实打击到了,她咆哮着。

    “你只不过是一个弱小的废物,不可能伤到我!”樱井花子眼睛中的金色光芒闪烁着,脸色铁青,隐隐的有龙鳞浮现出来和脖子处的鳞片相接。

    “假的!一定是假的!”

    再一次的冲向羽田海姬,樱井花子的拳头挥舞得更加用力,每一拳都拼尽了全力,但是羽田海姬就像一只风中飞舞的蝴蝶一般,总是能避过她的拳头,转而用手中的刀带给她一道道伤口。

    “可恶!为什么我要变成这个样子才到这个程度,你却什么都没有付出!”樱井花子感受到了极大的不公,这就像是命运的戏弄,让她愤怒却又无能为力。

    雪花下的越来越大,冰冷的寒意充斥了四周,樱井花子虽然不是羽田海姬的对手,但是却露出了得意的笑容。

    “土妞,享受这冰冷的雪吧,埋葬在这些冰冷的雪中!”无尽的寒意侵袭着羽田海姬,避无可避。

    樱井花子打了一个寒颤,“真冷啊!没想到我身为使用者都能感受到如此的寒冷,土妞,你死定了!”

    不过,羽田海姬并没有变得像樱井花子想的那样,身上尽管落了很多雪花,却面不改色。

    “怎么可能,你应该已经被冻住了才对,你怎么还能动!”樱井花子怒吼着,看着向自己走来的羽田海姬,就要向前冲上去。

    一抹寒冷的刀光出现,羽田海姬的刀已经架在了她的脖子上,让她的身体不寒而栗,那死亡的感觉无时无刻不在冲击着她的脑神经。

    “樱井小姐,你输了,永别了。”羽田海姬淡漠的看着面前的樱井花子,手腕一抖,就要终结她的生命。

    “不要,阿妹原谅我!我当初也是迫不得已啊,龙马家的人都将那里包围了,我是被胁迫的,放过我,阿妹!”

    樱井花子的眼泪从金色的瞳孔中涌出,从她那姣好的脸庞上划过。一时间让羽田海姬沉默了,她手上的动作也停下了。

    感觉到脖子上的凉意不在往头上涌,樱井花子松了一口气,尽管她的身体仍然不能动弹,但是她却知道自己有希望保住自己的命了。

    “阿妹,放过我,我再也不出现了,好不好,阿妹”樱井花子看着面上犹豫的羽田海姬,心里没有一丝感激,反倒充满了怨毒。

    为什么获得力量的是这么一个心慈手软的废物?

    “你走吧。”阿妹收起了刀,转身准备离去。

    樱井花子松了一口气,盯着背对着自己的羽田海姬,眼睛轱辘辘的转着,她眼神阴鹫,像一条噬人的毒蛇。

    樱井花子的手摸向了自己的怀中,两管红色的美丽液体出现在手里,她打开瓶塞,一饮而尽!

    “去死吧”樱井花子在心中怒吼着,猛然的窜到了羽田海姬的身后,一双已经完全变成龙爪的手探向了羽田海姬的背部。

    利爪从面前的羽田海姬身体里毫无阻碍的穿过,樱井花子开心的大笑着,“哈哈哈!废物,土妞!终究是我赢了!”

    高兴的樱井花子甚至没有注意到,她手上的爪子虽然沾满鲜血,但是羽田海姬却一句话都没有说,哪怕是疼痛的哼叫声都没有。

    “这就是你的目的吗?”羽田海姬的声音在一旁响起,惊到了樱井花子。

    她转过头去,看向声音的来源处,赫然发现一个羽田海姬站在那里。

    “怎么会,你明明在这里!”樱井花子看向自己面前,那里的羽田海姬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就连自己手上的鲜血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不对!是连她伸出的手都消失了,仿佛她从来都没有伸出那双手一样。

    身体的寒意前所未有的清晰,四周的雪依然在下着,但是樱井花子却愣住了,她看着自己被冰冻的身躯,眼睛瞪得大大的,小嘴微张。

    全身上下,就只有头颅没有被冰冻,樱井花子看着站在原地连刀都在刀鞘中的羽田海姬,两人就这样对视着。

    雪花从两人的视线处飘落,落到了地上。

    “这是怎么回事?”樱井花子看着这一幕,声音前所未有的嘶哑,看到这里她大概明白刚才自己的状况了。

    “精神系的言灵吗?你还真是好运啊,海姬!”樱井花子声音中带着不甘、感叹,她就像一个小丑一般,表演了一个人的戏。

    “永别了。”淡漠的声音从羽田海姬的嘴中吐出,锋利的唐横刀从刀鞘闪出,白色、蓝色相交的花纹在刀身上,银白色的刀锋从樱井花子的脖子处掠过。

    羽田海姬皱着眉,抿着嘴,脸上尽是不忍。

    樱井花子的头虽然还在身体上,但是却已经被和身体切开了,她闭上了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