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开局杀死赫尔佐格 > 第六十九章 “郊外隐藏的鬼”
    东京。

    荒郊野外。

    到处都是废弃的工厂,还有破落的房屋。

    但是这里并不是荒无人烟,反而还有着不少灯火。

    现在的日子不好过,尤其是房地产泡沫破碎之后,号称能买下整个漂亮国的房地产轰然倒塌,带来的就是无数炒房地产的投机分子的哀嚎。

    债务堆积,贷款高价买的房子没有迎来更高价,砸在了那些底层的接盘侠手中,有的一跃而下,选择了无债一身轻。

    而有的选择了更艰难的一条路,那就是活着!

    郊外的废弃工厂,烂尾的楼房,破落的旧村落。就是这些人的栖身地。他们呆在这里,努力的生存着,即使生活还是没有转机。

    而越是这样的地方,就越容易滋生黑暗。

    “老虎,你确定是真的?”废弃工厂里,亮着昏暗的灯光,不知道从哪里拉来的电线,接着一个沾满灰尘的灯泡,黄色的灯光照耀下,勉强能看出里面的人影。

    还有三四个火堆。

    “嘿,老大,这事我还能骗你?”被称为老虎的人,穿着单薄的夏装,工厂的破口吹来一阵风,他的身上有着青黑色的纹身,隐隐约约的可以看见爪子,皮毛,还有獠牙,他的胸前纹着一头老虎。

    “就是,老大,我们可是一起和老虎出去打听的消息,现在道上都传开了,蛇岐八家又重新聚在了一起,听说新任的大家长是那个橘家的家主。”和老虎围坐在同一个火堆的人开口说着,带着一股埋怨。

    “哈哈,豹子,不是我不相信你们,实在是这个消息,对我们这些人来说,太震撼了!”老大自然听出了豹子口中的埋怨,他开口安抚着。

    能聚起一帮人不容易,尤其是在执行分部的那些家伙的追捕之下。这位老大自然不会让手下新生怨言,不然人心散了是小,不知道什么时候背刺一刀那就完了。

    当然,老大也很清楚,他们这些人虽然聚在一起,但那是因为单独个人很难面对庞大的分部,更别说蛇岐八家了。

    为了活着,他们聚在了一起。同样,到了哪一天被追捕的时候,他们只需要比别人跑得快就能活下去。

    人多力量大。但是人多心不齐,那就是一群散兵游勇。

    老大很显然没有什么魅力,也没有绝对的武力,将这群人组织不起来。虽然他心中未尝没有成为真正头头的心思,但是在蛇岐八家的威胁下,这些都暂时被搁置了。

    “老大,虽然蛇岐八家又重聚了,但是对我们来说,还不是一样吗?我们又没什么好处。”火堆旁,老虎喝了一口玻璃瓶装的劣质酒,皱了皱眉,将那股有些呛的带着怪味的酒吞下了喉咙。

    “玛德。这些没良心的资本家,又在里面掺了工业酒精!”老虎破口大骂,发泄心中的郁气,但是手还是将瓶中的酒灌入了喉咙。

    “得了吧,老虎,有这个酒喝就不错了。城里我们现在完全不敢去,也只有在这种荒郊野外的黑工厂偷一些酒了。”

    “就是,就是,老虎,你的言灵是深血,害怕这点酒精?”

    “老子不爽啊,为什么都是混血种,凭什么那群家伙能每天潇洒,我们就只能像臭水沟的老鼠一样,东躲西藏。”

    嘭地一声,老虎将玻璃瓶扔在了一边,玻璃瓶在地上炸裂成碎片。但是没人去责怪老虎,他们心中也是同样的感觉。

    “说这些也没意义了,我们这些人的血统注定了,蛇岐八家容不下我们。”老大的脸上露出残忍的神色,“毕竟他们也怕啊,怕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暴走的我们杀了!”

    “哈哈”

    “不错,老大说的对”

    “他们怕!”

    众人欢呼起来,在火堆旁抬出一箱箱烈酒,上面印着清晰的大字“工业酒精,请勿饮用”

    他们说得没错,老虎喝的酒还是比较好的了,这些地位更低下的鬼们,喝的全是工业酒精。

    反正他们堕落的血统,能让他们免疫大部分的副作用,剩下的不就是睡一觉的事情嘛!

    “老大,老大!不好了,分部的那个恶鬼来了!”正当众人喝的高兴的时候,一头黄发,行走间脖子上银色的链子撞得脆响的人跑了进来。

    “你说什么?”老大站起身来,在火光中,显露出他的身躯,他没有穿上衣,浑身纹着一条黑龙,龙头从左肩探出,深邃的龙眼和某个点相合。

    呼吸间,起伏的时候,龙眼似乎在转动着,显得极为吓人。

    “龙老大!我巡逻的时候看到犬山家的那个恶鬼了!”黄发语速很快,声音中带着明显的慌乱、害怕。

    “黄鼠狼,你没有看错!”老虎一跃而起,来到了黄鼠狼的身前,提着他的衣领,一双眼睛瞪着他。

    “没有啊,虎老大,我认错谁,也不可能认错那头恶鬼啊。那个家伙杀了我们那么多人。”黄鼠狼咬牙切齿的说着,拳头紧握,眼神中透露着仇恨。

    “好了,老虎,黄鼠狼不可能认错的。他的言灵可是过目,虽然没啥用,但是还至于认错人。”龙老大向前走着,众人也跟着站了起来。

    老虎放开黄鼠狼,“那我们怎么办?跑吗?”

    对于老虎说逃跑,这些人显然都很意动,毕竟那个恶鬼,可是蛇岐八家中的犬山家的家主,常年带队追杀他们的人。

    但是老虎能说这话,他们却不行,毕竟这里名义上的真老大,是黑龙。

    他们可不像缺心眼的黄鼠狼,见到谁都喊老大,结果明明言灵是过目这种毫无战斗力的言灵,却被放到外面巡逻。

    他们中不少可比黄鼠狼更适合巡逻,比如言灵蛇的拥有者。

    龙老大看了这群手下一眼,跑肯定是要跑的,这么多年来,他看多了不少当上老大之后膨胀的家伙,不少还是他当初的老大。

    现在那些家伙坟头草都三丈高了。

    他可没有兴趣,在犬山贺面前去逞能。

    反正那个死老头子年纪这么大了,和他打赢了也不光彩。龙老大深谙自我安慰法。

    “你们的意思呢?”龙老大并没有直接开口说要跑,而是非常民主的问着这些手下的意见。老大直接开口要跑也太掉价了。

    但是如果手下都赞成的话,那老大也不能一意孤行啊,当老大也要为手下考虑嘛。

    这些手下眼睛都亮了起来,这个老大没选错,比之前那些仗着年轻力壮非要和犬山贺拼一把的伞兵强多了。

    “老大,我们还是先战略转移吧。蛇岐八家刚刚重聚,说不定有着大批人马来剿灭我们,老大当然不怕犬山贺,但是对面人多势众,我们也没办法啊。”

    手下暗拍着龙老大的马屁,让龙老大都不好意思了。

    “阿蛇,还是你看的远,我们...”

    “可是老大,外面好像就只有犬山贺在追杀另一个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