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开局杀死赫尔佐格 > 第一百零六章 “校园巧遇”
    “凶兵么?”昂热喃喃着,为了屠龙,他可以不择手段,利用别人的感情,甚至算计别人的人生。

    凶兵的确不算什么。

    对于秘党来说,就更是好了,凶点好啊,就怕这屠龙武装不凶,只要能达到预计的杀死初代种的程度,别说抽血喂养了,血祭都行。

    “你和秘党那些家伙们的交易应该不止这些吧?将这四幅铠甲放在卡塞尔,他们愿意?”

    昂热眯着眼睛,看着橘一光,脸色和蔼。

    摸了摸头,橘一光不好意思的笑了,“凶兵也是会择主的,昂热!”

    “你说什么?”昂热瞪大了眼睛,择主?是他想的那个吗?“是活灵还是?”

    “器灵哦。”橘一光摆了摆手指,昂热的眼睛瞪圆了。“而且在用混血种培养这些凶兵的过程中,不仅仅是在让凶兵成长,更重要的就是这些血液的主人和同族,未来更容易得到凶兵的承认。”

    卧槽!怪不得加图索空运了几百吨的鲜血过来!昂热顿时想到了卡塞尔医院最近接收的加图索捐赠的鲜血,原来是用在这东西上面的。

    “凶兵的培养一旦开始,就不能随意移动位置了,卡塞尔是一个好位置,这里每年都有着新生入学。”

    昂热明白了,那四幅铠甲,秘党之所以愿意摆在卡塞尔,只怕是各方妥协后的结果。毕竟铠甲只有四幅,可不够分。

    摆在学院,以后让家族子弟进入学院,各凭本事就是了。

    “那为什么不多造一些?”昂热问着,盯着橘一光,似乎想将他看透。

    “这四幅铠甲,并不是吸收了混血种的血液就能到达顶峰的。想要灭亡龙族,他们就得成长,每一系的龙王对应着一副铠甲。”

    橘一光的话,让昂热想起了传说中的另一套炼金武器,那是青铜与火之王专门为了弑杀同族所锻造的武器。

    橘一光从昂热那里离开了,装备部最终还是走上了打铁的道路。

    “真是愉悦啊,屠龙武装,到时候那四幅铠甲吸收了同系的龙王之后,恐怕就能到达炼金路上的顶峰吧。”

    “加图索家,为了他们未来的继承人,还真是舍得下本钱!这么自信,他们的继承人能得到风之原谅的承认吗?”

    不过这些暂时不关橘一光的事情了,接下来,他要用概念之眼学完弗拉梅尔那里的所有炼金知识,尤其是那个关于人体炼金技术的知识。

    从那些知识背后,橘一光看到了一个计划,尼伯龙根计划!

    对于这个计划中缺少的最珍贵的材料,橘一光已经找准了目标,这种对于秘党来说几乎不能复制的计划,在橘一光这里,完全可以形成流水线。

    某个蹲在大洋彼岸的白色蠕动小骨头突然颤抖了一下。

    .................

    “等一下!”

    两个身影从一旁跑了过来,挡在了橘一光身前。

    看着这两个人,橘一光觉得有些熟悉。

    “橘家主!”两人复杂的看着橘一光,本来已经被卡塞尔的残酷训练磨正了性子的两人,再次看到熟悉的人,还是忍不住的跑来了。

    “你们是?龙马家的那两个小子?”橘一光记起来了他们,龙马幸子的两个儿子,没想到他们居然在卡塞尔。

    找了一处中式的凉亭,三人坐下。

    听了龙马吉次郎讲诉他们当初离开的事情,橘一光点了点头,他当初知道这两位还活着,但是并没有去管,没想到是来卡塞尔了。

    “那么,你们拦住我是为了什么?”橘一光看着已经大变样的两兄弟,以前轻浮的他们,现在身体健壮,肤色更是从白色变成了古铜色,性格也变得沉稳。

    “橘家主,我们只想知道母亲怎么了?”龙马吉次郎和龙马平三郎看着橘一光,在卡塞尔得到了成长的他们,已经察觉了当初龙马幸子的不对劲,奈何加入了卡塞尔,封闭的管理让他们失去了对外界的信息来源。

    “已经死了。”

    平淡的话语落在两兄弟的耳边,他们神色复杂,但都颇为平静,似乎早有预料。

    “能告诉我们母亲是怎么死的么?”龙马吉次郎平复了心情,即使被龙马平三郎拉住了手,他也没有停下来。

    没有隐瞒,橘一光将他们父亲设计他们母亲的事情告诉了他们。

    “父亲...”两人神色落寞,在同一个屋檐下生活了那么久,他们当然清楚父亲和母亲的关系如何,只是事实摆在面前,还是让他们心里难受。

    “谢谢橘家主。”两兄弟鞠躬,离开了。

    似乎可以用一下。橘一光看着两兄弟冒出来的忠心,下了决定。在卡塞尔内部,他也要留下一些东西。

    他不可能一直呆在卡塞尔,这边的事情处理完之后,在本土那边他还有更重的事情,比如尼伯龙根计划,超级计算机的研究,还有他设想中的一系列超前的计划。

    再说了,现在他虽然和秘党处于蜜月期,但是以秘党的性子,随时可能给他来一刀,要不是四幅屠龙武装还在孕育,加图索就可能第一个跳出来了。

    作为明面上已经和蛇岐八家分道扬镳的龙马家兄弟,就是合格的人选。

    概念之眼,修改!

    因为出于对橘一光的感恩,虽然惊讶于橘一光已经是蛇岐八家现任的大家长,但是龙马兄弟还是奉上了他们的忠心。

    尽管不高,但是足够了。

    概念之眼下,只要有了最基础的忠诚,类似于不会违背伤害他本身利益的命令程度的忠诚,就可以将他们变成对自己绝对的忠心。

    悄无声息间,龙马家两兄弟的思想发生了转变。

    “薇妮,你说我们混血种真的能战胜龙族吗?”一个充满磁性的男声传来,他口中的薇妮吸引了橘一光的注意。

    这个名字,难道是?

    “麟城,我们要相信秘党,那些牺牲的同伴不都是为了这一切在努力吗?”乔薇妮抱着一个孩子,和路麟城走在校园的道路上。

    “或许吧,我只希望我们做的一切不是徒劳。”路麟城眼中闪过一丝痛苦,那场西伯利亚的战斗一直是他心里的噩梦!

    参与那场战斗的混血种,只有他活了下来,往日的同伴,全都死了,这个S级,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迷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