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开局杀死赫尔佐格 > 第一百一十四章 “交易完毕”
    “这!不能改进吗?”施耐德不死心的问着,身为执行部新上任的部长,他肩上的压力太大了。

    尤其是上一任部长,带着一大群执行部精英死在了西伯利亚,留下了一个烂摊子。

    施耐德的银白色头发都快失去光泽了。

    “你以为那是什么?套套吗?尺寸想改就改?”橘一光毫不留情的戳灭了施耐德的幻想。

    “改这些你们就别想了,我把东西给弗拉梅尔,他都改不了。”

    莫名躺枪的弗拉梅尔脸色一黑,你这样说,让我多没面子!虽然是实话!

    “至于这柄刀,这柄刀上有着数个炼金阵法,没有一柄是对龙族或者混血种造成伤害的,全是限制类的,限制这柄刀的威力,想在造出这样一柄刀是不可能的。”

    昂热他们对炼金术一知半解,但是弗拉梅尔可是这一道的宗师,他看着橘一光搁在昂热办公桌上的刀,瞪大着眼睛。

    “那是活灵!”弗拉梅尔看着刀上被橘一光催动而游动起来的虚影,震惊的说着。

    “你是怎么做到的?”弗拉梅尔赶忙问道,随后你又收敛了神色,“是我失态了,这柄刀的确不可复制”

    弗拉梅尔闭口不再问这柄刀上的活灵是如何炼制的,已经活了不知道多久,做过不少实验的他,加上历代弗拉梅尔的笔记,他的脑中已经脑补出了活灵炼制的残忍、血腥过程。

    看着神色复杂,期待中带着鄙视的弗拉梅尔,橘一光感觉莫名其妙。活灵这东西,不就是在这片自由土地上,找个超大型城市随便转一圈,几天下来,材料不就齐了?

    不得不说,自由的土地真是炼金师的天堂啊,灵魂四处飘荡,每一声枪响,每一处爆炸,都是在给橘一光送来鲜活的灵魂。

    “这柄刀,你设计了这么多限制,还用活灵来掌控,到底是什么值得你如此谨慎。”弗拉梅尔现在都不敢伸手去碰这柄刀。

    能直接一刀干掉贝莉雅那种级别的鬼,说不定他碰碰就没了。

    “肉毒杆菌。”橘一光平淡的说着。

    这次轮到昂热神色大变了,他一脚踢在办公桌上,椅子向后退开,一块毛巾被他系在了口鼻处,眼神忌惮的看着那柄放在他办公桌上,距离他曾经不到一米的刀。

    “我屮”

    “昂热,你这是干什么?听起来这东西像是毒素。”一直宅在卡塞尔学院醉心传统炼金术的弗拉梅尔并不了解这种毒素,只是隐隐觉得在哪里听说过。

    “香肠之毒。”倒是施耐德,说出了这种毒素曾经的名字。

    “我靠!这种东西什么时候改名了!”弗拉梅尔想起了这种毒素,同样向后退了几步。

    “不用害怕,在我的炼金阵法下,它们被严格束缚在刀中,除了我同意的目标,才会由活灵注射”橘一光安抚着三人。

    “那贝莉雅的身体中...”一想到被安葬在学院的贝莉雅,几人脸色一变。

    “放心,我早就考虑到了,在目标死亡后,活灵会将肉毒杆菌收回的。”橘一光的话让几人放下心来。

    “那这柄刀?”昂热眼神热切的看着自己办公桌上的刀。

    【梅涅克在哭啊,渣男!】

    “这柄刀就交给昂热校长保管吧”橘一光笑眯眯的看着昂热,让昂热一时间犹豫起来,他总觉得这里面有问题。

    “装备部里面保管的四幅屠龙武装的活灵还在孕育,我并不信任秘党,但是昂热,你的人品还是比秘党稍微可靠的。”

    橘一光很清楚,秘党可不是简单就能糊弄过去的,仅仅是刚格尼尔的那些量产版的次品,秘党可不会同意橘一光的交易内容。

    毕竟正品都一直在他们的手中。

    秘党看中的是橘一光手上那些能为他们掌握的炼金技术,虽然他们并不知道,那只是橘一光用概念之眼推出来的次品。

    在双方的交易之下,默契的取得了各自想要的东西。

    橘一光交给了装备部一些看起来比较实用,但是对于秘党来说并不是很重要的技术。

    当然,秘党也不是吃亏的主,橘一光亲自打造的屠龙武装,四幅铠甲,加上碎鳞锤这种理论上能够破开初代种的炼金技术,以及毒龙刀这柄最重要的弑龙武器。

    不过就像四幅铠甲属于校董会不是秘党,寄存于装备部,用学生会,卡塞尔学院来制衡秘党一样。

    碎鳞锤属于装备部,毒龙刀则是橘一光放在昂热手中,用来威胁秘党的最后一件武器。

    昂热也许没有威胁秘党的意识,但是凭借着时间零,以及这柄威胁性极大的毒龙刀,相信秘党的那些老家伙,睡觉都不安稳。

    交易完成,货我发给卡塞尔了,能不能从昂热手中拿到,就看你们自己了。

    “这小子,还真是给我出了一个难题。”

    橘一光已经离开了,但是昂热却没有半点放松。握住毒龙刀的昂热,被橘一光赋予了权限的他,能感受到那些在炼金阵法中生存的肉毒杆菌。

    昂热没有拒绝这柄刀,因为他不可能让这么恐怖的武器落在秘党手中,能自己掌握核平自然不会希冀于他人。

    “橘小子真是异想天开,不行,我感觉到灵感涌上来了,喷薄欲出!”弗拉梅尔被橘一光的设计拨动了灵感,他也想设计出一柄新的炼金武器。

    一直以来,传统的炼金师,对细菌、病毒这些都下意识地忽略了。

    “如果你敢在学院里做实验地话,我不介意让你尝一尝这柄刀的厉害!”昂热盯着弗拉梅尔,警告着他。

    别看现在的弗拉梅尔不着调的样子,他当年可是货真价实的西部牛仔,那一身装扮,还有左轮,都不是用来装饰的。

    那个时候的西部牛仔,可没有敬畏生命这一说法,他们追求的就是肆意的潇洒快活。

    而同时又是炼金师的弗拉梅尔,可没少做违禁的实验。往往这些技术的进步,都是在那些残酷的实验中取得的。

    但是这里是卡塞尔,是昂热祭奠逝去的挚友的地方,更是他培养灭绝龙族的队伍的学院。这里可经不起这些恐怖毒素的肆虐。

    “哼,不做就不做,我还想试试炭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