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开局杀死赫尔佐格 > 第一百一十九章 “风月,琉璃般”
    “啊!”突然出现的声音把源稚女吓了一跳。

    “真是不好意思,吓到你了!”温暖的、充满磁性的声音响起。

    源稚女转过身来,“没关系,哥...!!!”

    一张熟悉的脸蛋出现在了源稚女的面前,那是源稚生的脸,源稚女差点叫出声来。还好他及时意识到了这里是言灵带他来的地方,而且这个人也只是长得像他哥哥。

    “你好,我叫源稚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你就有一种亲切感。”看着面前这个卡哇伊的女孩,源稚生不好意思的笑着。

    壮硕的鼓大肌肉停在源稚生的面前,配上他那稚嫩的脸蛋,格外的不搭。

    这也是为什么源稚女不认为这个人是自己哥哥的原因,明明就是一张小孩的脸,却搭配着一个大人的壮硕身体,那浮夸的肌肉,完美的六块腹肌,流线型的身躯,还有足足接近两米的身高。

    一米三身高的源稚女抬头,抬头看着面前这个自称源稚生的男人,被吓到了,向后退了好几步。

    “真是对不起,吓到你了吗?”手上拿着防晒油的源稚生眼神黯然,坐到了沙滩上。

    “爸爸说,去法国的沙滩上卖防晒油是男人最梦想的事情。”源稚生自言自语,像是在倾诉。

    “我问爸爸,什么是男人?”

    “爸爸告诉我,保护弟弟妹妹,站在弟弟妹妹身前的,就是男人。”源稚生说着,眼里发出了光芒。

    咦!这个人难道真的是哥哥?源稚女听着这个壮汉低沉的声音,他讲的内容,不就是那天爸爸看奇怪杂志时回答哥哥说的话么?

    可是那天只有他和哥哥在场啊!

    小小的源稚女意识到了不对劲,他安静下来,想观察一下这个男人。

    “可是!”源稚生眼神暗淡,“妹妹那么强,真的需要我保护么?”

    “我的身体不强壮,也不高大,在福利院的时候,那些大孩子就经常欺负我和稚女。这样的我真的能保护好弟弟妹妹么?”

    听着这个人越发低沉的声音,源稚女明白了,这个人是他的哥哥,“你一定可以的!”

    源稚生惊讶的看着这个出声的小女孩,看着她鼓起的脸蛋,握着的拳头给自己打气。

    “谢谢。”源稚生笑了。在这个梦里,即使有着源稚女的梦貘加成,由于年龄较小,源稚生的想象力极度缺乏。

    导致这里的场景是不断固定的。海水往前涌着,然后退去,周而复始。白云和太阳在天上一动不动。

    四周的比基尼安静的躺在沙滩椅上,整个世界只有源稚生和源稚女两个人在交流。

    要是换了上杉越那个老家伙,梦里面早就打成马赛克了。

    也只有心思单纯的源稚生两兄弟,才会形成如此单调的梦境。

    一大一小两人,就这么在梦中聊了起来,源稚生觉得这个女孩简直就是他的知己,他对这个女孩产生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感。

    源稚女则是享受着难得的和哥哥独处的时光。

    “哼,果然没错,只有女孩子,才能得到更多的宠爱!”源稚女这样想着,看着安静的和自己呆着的源稚生,将这归之于自己身上的女装。

    随着时间的流逝,源稚女开始承担不住梦貘的负担了,精神力的流逝让他直到自己就要离开这里了。

    “再见,稚生哥哥,我要回去了”源稚女站起身来,不好意思的说着。

    “真是抱歉,谢谢你陪我聊了这么久,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源稚生一愣,虽然觉得有些可惜,但是善解人意的他并没有说什么。

    “啊,...,我叫风间琉璃,记住了,风间琉璃!”源稚女笑着,那灿烂的笑容让源稚生的心都要化了。

    “风间琉璃?”源稚生回味着这个熟悉的名字,再次抬起头来,却发现已经看不见人影了,“琉璃妹妹,再见!”

    梦貘解除,源稚女的意识回到了自己的身体中,他在床上坐起来,惊疑的感受着脑海中的记忆,“我睡着了?这个言灵难道是做梦?”

    “可是那个感觉就是哥哥啊!”源稚女惊疑不定,“难道是两个人一起做梦?”

    在隔壁,随着风间琉璃消失,源稚生从梦中醒了过来,瞳孔中是黄金色,“风间琉璃?琉璃妹妹,谢谢。”

    尽管意识到自己刚才是在做梦,但是原源稚生仍然记住了那个小女孩的名字。

    “这是因为琉璃妹妹才觉醒的能力,我会一直记得你的。”感受着身体中的言灵,源稚生笑着,他终于也有了保护弟弟妹妹的能力了。

    “不知道是什么样的能力?要不,试一试?”越想越心动,源稚生将目标放在了地板上。

    源稚生和源稚女现在都是好奇的年纪,得到了言灵,心里的旺盛好奇心引动下,都想试一试,完全没有想到言灵的力量会造成什么后果。

    源稚女的言灵还好,只是无意识的进入了源稚生的梦境。

    而现在,源稚生发动言灵就不同了。

    言灵·王权!地板受到了重力的压迫,源稚生整个人顿时倒在了床上,言灵被迫取消,领域还没来得及向外扩张,便消失了。

    一股强力的震动转瞬即逝,惊醒了其他人。

    “怎么了?这是。”一个个打着哈欠的,从自己的房间中走了出来。

    “是有谁,大晚上的拿锤子锤地板吗?我去看看孩子们。”冬月爱子抱怨着,推开了源稚生的门。

    “啊,稚生!”

    接下来就是一阵忙乱,源稚生的言灵虽然对自己的压迫比对其他人小,但是现在稚嫩的他还是承受不了这样的压力。

    “怎么样?”上杉越看着昏迷的源稚生,看向橘一光。

    “没问题,只是身体突然遭受重压,昏迷了,还好他本身没有受到什么创伤。”橘一光的话让周围的人安下心来。

    “稚生,真是的,也太乱来!”听到源稚生没事,上杉越松了一口气。

    等到众人都回去睡觉,橘一光从源稚生的枕头底下抽出了一本杂志,“风月!琉璃版的女子。法国沙滩防晒油。”

    “上杉越这个家伙!”橘一光拿起这本杂志,走出了房间,他要把家里的这些东西全部清理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