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开局杀死赫尔佐格 > 第一百二十一章 “八岐大蛇养殖计划”
    “看来刺激还不够啊。居然还没有出来。”

    在空中,橘一光看着下方不断涌出来的生物,没有他等待的圣骸,决定给圣骸一点刺激。

    橘一光掏出了一个试管,里面是瑰丽的红色液体,那是橘一光提纯的皇血,里面有着高浓度、高纯度的白王后裔的血液,比原著中绘梨衣的血液还要惊人。

    拔开试管的塞子,下方被龙血污染的生物就像是疯了一般,疯狂的像上跳着,可惜他们怎么也够不着。

    但是这些丑陋的东西,居然踩着同伴的身躯,一个个的不断往上爬着。

    “这么想要,那就给你们吧。”橘一光的手松开,试管向下掉去,还没有落地,就在空中被一个奇形怪状的死侍抓住了。

    但是这个死侍很快就被淹没了。

    龙血面前无同伴。死侍们疯狂的争斗着,那一管血液洒落在那些死侍身上,有的掉落在了水中。

    下面全部乱了起来,所有的死侍遵循着本能,疯狂的吞噬着身上沾着血液的目标。

    滴在水中的血液,扩散到了深处,一截指骨一样的东西动了一下,它发出刺耳难听的声音,骨头的一端竟然裂开了,生出了牙齿一样的物品。

    圣骸动了!它嗅到了精纯的后裔血液的味道,那是不下于初代须佐之男命精纯的血液!深藏在其中的白王意识苏醒了,它要复苏!

    “终于动了啊,厮杀吧,为它的觉醒献上足够的龙血。”下方的生物不断厮杀,一个个死亡,一个个的血液扩散在水中。

    一个蛇状的死侍贪婪的吸收着水中的血液,浑然没有察觉到身后出现了一个不起眼的白色物体。

    圣骸猛地一口咬在了蛇状死侍身上,从伤口处钻进了死侍身体中。

    蛇状死侍疯狂摇摆着身体,嘴里发出哀嚎,但是很快它就不动弹了。它的眼眸从死侍的暴虐、杀戮,变成了高傲、欲望。

    那是白王的意识,或者说是它的一部分,它在渐渐复苏。

    “真是有趣,为什么白王这样钟爱蛇身呢?非要化身为八岐大蛇?孕育出的完整龙躯不是带翅膀的龙吗?”

    看着钻进蛇类死侍的圣骸,橘一光摇了摇头。

    四周的元素虽然有了微弱的波动,但是很显然,就那么一丁点血液,虽然将圣骸唤醒,但是还远远不够它重新孕育出龙躯。

    “不过,也不需要你化身为白王,你这要成长到八岐大蛇的阶段就行了。”橘一光这次可没有直接打算面对白王。

    有着龙之心和龙之身的白王的威力,橘一光不想领教。他现在只想等着八岐大蛇出来,然后将其捕捉就行了。

    到时候,抽血,扒皮,一套龙的服务下来,然后再将这里圈养起来,当成八岐大蛇养殖场,固定的生产八岐大蛇。

    “咦,那些生物的数量好像少了好多,后面都没有来的了。”在阵地,上杉越看着已经稀稀拉拉的死侍,挠着头,有些疑惑。

    “计划应该进入到第三阶段了,快速清理完毕,将容器带过来。”犬山贺看着场上的情景,想到了大家长的吩咐,知道这进入了大家长所说的孕育八岐大蛇的阶段。

    “接下来,点到人名的,各家家主赶快把人带过来,大家长说了,发福利只有这一次,之后就要用贡献兑换了。”

    提到发福利,各位知情的家主眼睛发亮起来,很显然都知道这是什么情况,他们之所以一心扑在这里,除了完成大家长的任务,还有终结家族噩梦之外,这就是最大的动力。

    看着这些家伙眼神突然变得火热,上杉越打了一个寒颤,一直不参与家族事务的他,不知道所谓的福利是什么。

    不过,还没等犬山贺念名字,一堆人就走了过来,甚至其中犬山家的族人还牵着一个小孩子。

    不过为了彰显一下过程,犬山贺还是念了起来“上杉绘梨衣,源稚生,源稚女,冬月爱子,酒德亚纪,宫本志雄,风魔忍一,犬山安平,龙马山水。”

    一连串的名字念出,除了冬月爱子,其他人都是小孩子。

    羽田海姬牵着酒德亚纪,冬月爱子抱着绘梨衣,就连源稚生、源稚女两兄弟都跑到了上杉越身边。

    “所以说,这是怎么回事啊!”上杉越吐槽着,为什么大家看起来都知道的样子,难道没人照顾一下老年人的感受吗?

    挥手驱散了其他族人,犬山贺咧开嘴笑着,牵着自己后辈犬山安平的手,看向了上杉越。

    “是这样的,上杉先生,大家长说,要利用这次圣骸的复苏,帮各家的后辈提升一下血统。”犬山贺嘿嘿的笑着,拉着自己姐姐的孙子,为大家长的大气感到心服口服。

    在混血种世界,血统就是一切,蛇岐八家的模式下,身为大家长的橘一光,这个蛇岐八家模式最大的受益人,居然舍得将如此珍贵的机会提供给下五家的他们。

    这让这几位家主打心底折服,就算是一直以来沉默不作声的龙马弦一郎,也是眼神复杂。

    龙马家为了一个家主的位置,发生了那么多的波折,结果到了橘一光手里,这些好像变得无足轻重了。

    “提升血统?我还有机会么?”上杉越舔着脸,老扑街也是想试一试的,这么难得的机会,说不定能让他打赢昂热呢!

    “你这个老头,别捣乱了!”冬月爱子一拳不朽砸在了一旁的工事上,看得上杉越闭上了嘴,他就是随口一说,看着都是孩子和女人的队伍,他虽然脸皮厚,但是也拎得清轻重的。

    那个犬山安平,上杉越没记错的话,是犬山贺已故的姐姐留下的女儿的儿子,起这个名字原本是想他一辈子平平安安,从没有接触过混血种的世界,体内的血统更是在两代平凡人的混血下变得稀薄无比了。

    结果,在知道有这样的机会后,犬山贺直接将之带了过来,反正犬山贺也没有后人,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这些家主一个个都是选择的自己亲近的人,甚至直接就是自己的儿子、孙子,典型的本土继承思维。

    “走吧,带上大家长亲自吩咐的容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