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开局杀死赫尔佐格 > 第一百二十六章 “十岁的绘梨衣”
    2001年,蛇岐八家总部,起点大厦。

    一个红色红色头发的小女孩,探头探脑的从三楼厕所的窗户向外看,似乎在观察着什么。

    “好的,没人,离家计划开头大胜利!绘梨衣,加油!”红发女孩抬起小手,握成拳头,给自己打着气。

    这个女孩正是绘梨衣,她已经快十岁了,一张可爱的脸蛋,能萌化无数人的心,不愧是皇血的混血种。

    只不过,绘梨衣现在好像正在策划着不好的事情。

    “哼,臭老爹、臭哥哥们,说什么外面有怪兽,不让我一个人出去,我才不怕怪兽呢!”

    绘梨衣发出清脆的童音,将身后准备好的东西拿了出来。

    一个大大的袋子,绘梨衣从里面拉出一条长长的由各种东西拼接而成的绳子,绳子还没有拼接完。

    接着,绘梨衣拿出了各种衣服,有男士的衣服,也有女士的,还有窗帘和床单。

    “得在他们发现之前赶快溜出去,稚生哥哥藏在床底的女士衣服,不过风间琉璃是谁啊,不管了,还有稚女哥哥藏起来的裙子,臭老爸的床单,有一股怪味。”

    绘梨衣伸出手,准备用审判划断多余的部分,“不行,大楼里动用言灵,一定会被光哥哥发现的。”

    掏出剪刀,将源稚生订制的放在床底珍藏的女士衣物剪开一个大洞,绳子穿过其中。

    “不错,变长了。”绘梨衣满意的笑了,露出两颗小虎牙。

    “继续,接下来,是稚女哥哥的裙子。稚女哥哥好怪啊,明明是男生,居然会有裙子藏着,稚生哥哥是给这个叫风间琉璃的买的,稚女哥哥是给谁买的啊”

    绘梨衣摇了摇自己的小脑袋,没继续想下去。

    “咦!稚女哥哥的衣服里还有着一个本子。”绘梨衣看着从裙子中掉出来的本子,一脸好奇。

    绘梨衣翻开这个本子,第一页。

    “今天又是充实的一天,绘梨衣最近越来越调皮了,居然把我的卧室翻得一团糟,还好她没发现我买的女装和日记本。”

    哼!“臭哥哥,居然说我调皮。不过稚女哥哥居然喜欢女装!”绘梨衣先是生气,接着就被日记中的庞大信息,弄得脑袋有些发晕。

    第二页。

    “最近大哥越来越不对劲了,他居然要我陪他逛女装店,难道我的癖好被发现了!”

    “还好,还好,我的女装癖好没有暴露。大哥想给自己心爱的女孩子买衣服,等等,大哥什么时候有心爱的女孩子了?”

    “逛了好几天了,大哥终于买到了想要的衣服,我决定旁敲侧击,问一问大嫂是谁,大哥害羞的样子真难看!”

    “窝*我*,大哥居然喜欢风间琉璃!完蛋了,我要告诉他,那是女装的我吗?”

    绘梨衣看着日记本,脸色不断变化,感觉比被爱子姐姐追着用言灵锤还要刺激。

    “斯国一!”好厉害!

    “原来稚生哥哥就是风间琉璃!不,女装的稚生哥哥叫风间琉璃,大哥知道了,会把稚女哥哥打死的吧!”绘梨衣激动的拿着笔记本,至于离家计划,这不比离家计划刺激?

    ......

    顶楼,起居室。

    源稚女发了疯的在卧室翻箱倒柜的寻找着,“去哪了?明明就在这的啊。到底去哪了!”

    源稚女心里惶恐不安,他藏起来的女装和日记本不见了。

    “该死,要是被大哥知道!”源稚女浑身一个激灵,似乎已经想像到了自己的下场。

    “不行,一定要找到!”源稚女不信邪的继续翻着,平常没人会进他的房间,起居室这一楼很大,大家的房间都不相邻,除了......

    “除了绘梨衣!”源稚女想起来了某个有前科的家伙,偷偷的拿着房间钥匙,打开过自己的卧室门,就为了找到自己的零花钱!

    “绝对是她!可恶,太过分了!太过分了!绝对不能原谅!”源稚女一想到自己的日记被绘梨衣拿走了,就忍不住心慌,她肯定看了!

    “我现在去找大哥坦白还有救吗?”源稚女想着,心里踌躇,要让她那个从小被宠坏的妹妹不说出去,难度太大,要不试试自爆?

    “啊,稚女!我卖给琉璃的衣服不见了!”就在源稚女思考着自爆方案的可行性的时候,源稚生满面惊慌的跑了过来。

    “你今天去过我房间吗?”源稚生走了进来,高达的身材,健壮的肌肉,典型的猛男型身材。

    而这个猛男,这时候很慌张。

    “没有!”看着大哥那惊慌愤怒的脸,源稚女一下子丧失了自爆的勇气。

    从小用王权练出来的肌肉可不是开玩笑的,源家猛男就是源稚生,和原著那种看起来显得偏瘦的身材不同,现在的源稚生,是绝对的一看就是很men的那种。

    “啊,绘梨衣!”上杉越的叫声响起,源稚生跑了出去。

    源稚女也跟在后面。

    “怎么了爸爸?”源稚生看着抱着一堆碎纸,还有破碎罐子的上杉越,疑惑的问着。

    难道绘梨衣又惹爸爸生气啦。

    “爸爸,绘梨衣只是喜欢玩闹,你别放在心上。”源稚生像往常一样维护着已经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的绘梨衣。

    源稚女看着一脸正气的大哥,心想搞不好你买的衣服就是被绘梨衣拿走了。

    “绘梨衣她太过分了,居然把我珍藏的杂志全部剪碎了,还有我的卡和钱,全部没有了!”上杉越哭泣着,

    “她还留下了一封信,说是要拿着我的床单和窗帘剪成绳子,说是要离家出走!”

    噔噔噔!

    源稚生连忙向外跑去,奔向了监控室,“绘梨衣,不要啊!”

    源稚女脸皮抽搐,看着跑出去的大哥,只觉得这次好像要完了。“该死,不能让大哥先找到绘梨衣,不然为了自保,说不定绘梨衣就把我供出来了!”

    “对了!找光大哥!”想起光大哥在大厦里的炼金阵法,源稚女眼前一亮,只要借助炼金阵法找人,绝对能在大哥前面找到绘梨衣。

    一定要快啊。

    源稚女奔跑着,他可不想被已经进化为大型肌肉狂的大哥教训,那可是会死人的!

    一时间,这里只留下上杉越抱着自己的珍藏欲哭无泪,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