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开局杀死赫尔佐格 > 第一百三十三章 “绘梨衣送日记本行贿”
    “源少爷,到了。”大黄蜂带着源稚生极快的在城市道路上跑到了公园内部,公园的出入口已经开始清场,大黄蜂载着源稚生直接向里面开去。

    一旁的禁止车辆驶入牌子竖立着,但是大黄蜂没有管这些。

    “咦,有车子的声音,好像是大黄蜂!”白珑叫着,语气中充满着欣喜。

    大黄蜂碾着草坪,开到了绘梨衣坐着的长椅面前。

    “太棒了,大黄蜂,你是怎么过来的,快开门,我们赶快跑路,不然...”绘梨衣惊喜的声音戛然而止。

    源稚生打开车门走了下来,看着耸拉着的脸的绘梨衣,“好了,绘梨衣,回家吧。”

    “我才不要!”绘梨衣做到椅子上,没有在逃跑,反正她现在也跑不过源稚生。“好不容易出来一趟,我才不回去呢!”

    “别闹了,乖,你出来大家都很担心呢!”源稚生无奈的看着生闷气的绘梨衣,不是不让你出来啊,是你每次出来总要闹出事情来。

    源稚生仍然记得小时候,在游乐园,绘梨衣把过山车轨道切断了的事情。这些年,虽然经过了橘一光的教育,绘梨衣不敢再随便释放言灵,但是也不是一个省心的主。

    每次总要蛇岐八家从官面上动用大量的能量来摸遮掩。

    “不是不让你出来。可是你上次出来,一个人把一个黑帮的成员全部绑起来吊在了路灯上,现在他们还在精神病院说有异能女孩。

    上上次,你在海边钓鱼,半天没掉上鱼,一气之下,用言灵冻结了海面,吓得渔夫说掉进了水里,现在仍然神神叨叨。

    还有上上次...”源稚生如数家珍地说着绘梨衣每次出来惹的祸,这哪是一个女孩会干出来地事情。

    “不管,我才不管呢!”绘梨衣捂着耳朵,跺着脚。才十岁的绘梨衣,正是好玩的年纪,她并不像其他小女孩那样喜欢什么裙子、洋娃娃。

    绘梨衣从小喜欢的都是滑雪、爬山、蹦极、拳击、剑道,但是这些玩久了都会腻。于是绘梨衣想着去像电视里那样,踢帮派的场子;去海里钓海怪。

    “稚生哥哥,我告诉一个秘密,你让我多玩一会好不好。”绘梨衣睁大着眼睛,看着源稚生。

    源稚生看着绘梨衣又用她那双纯净的眼睛盯着自己,强忍着答应她的冲动,“不行,这次光大哥可是吩咐了,要把你现在就带回去。”

    “什么嘛!那个小气鬼!”绘梨衣嘟囔着,这绝对是报复,是对绘梨衣质疑他在厕所里布下炼金阵法的报复!

    “真是无聊,好吧,那我无偿的告诉大哥你一个消息。”绘梨衣带着一抹坏笑,从怀里掏出了一个日记本。

    那是源稚女的日记本。上面记载着关于源稚女的诸多事情,其中最多的就是关于风间琉璃和源稚生的。

    “无论是什么消息,我都不会放走你的。”源稚生生硬的说着。

    “这本笔记上面有一个人,叫风间琉璃哦。”绘梨衣说出了风间琉璃的名字。

    源稚生脸上一阵慌乱,这件事情他只和稚女说过,而且说的也不多,绘梨衣是怎么知道的!

    “你在说什么呢?我听不懂。”源稚生心里虽然很想知道,但是他在不断的催眠自己,假的、肯定是假的,绘梨衣只是在欺骗自己。

    “是吗?可是这里面有风间琉璃的真实身份呢?看样子,好像这个人还和大哥认识呢?”

    小小的绘梨衣,大大的心思。如果将绘梨衣这萌萌的外表切开,一定能发现,里面竟然是黑的。

    “什么?怎么可能?琉璃不是我梦中的人吗?难道现实中也有一个琉璃,和我坐着同样的梦?”源稚生的心慌了,他望着绘梨衣手上的日记本,吞咽着口水。

    “大哥,怎么样,想不想看啊?”绘梨衣坏笑着,就像一个在诱人交易的恶魔。

    “看!今天你必须和我回去!”源稚生说着,将现在和他回去改成了今天。

    “黑嘿嘿,大哥最好了!”绘梨衣将日记本丢给了大哥,满足的离开了。

    要快点跑,万一大哥看了日记本,不知道会发多大的火呢?绘梨衣小算盘的打得精明的很,这本日记本本来就是一个炸药包,绘梨衣可不会让它炸到自己。

    哼,大黄蜂竟然背叛我,肯定是光哥哥指使的。绘梨衣并没有乘坐大黄蜂,万一上去了,大黄蜂直奔回去,那就完了。

    “咦,绘梨衣,找到你了!”熟悉的声音响起,绘梨衣身体一僵,转过头来,看见了源稚女。

    “稚女哥哥啊,你也来找我吗?我自己会回去的,你先走吧。”绘梨衣现在可不想和源稚女呆在一起,万一被生气的大哥一起教训了,那就亏大了。

    “不是,绘梨衣,我最爱的妹妹啊,咳咳,你看到我的日记本了吗?”源稚女的姿态极其卑微,没办法,命被人握在手里。

    绘梨衣一瞬间脸色不自然,然后灿烂的笑着,“日记本啊,我是看到一个本子,还没有打开看呢?”

    听到绘梨衣的话,源稚女眼中冒出精光,还没有看?那可太好了!

    “乖妹妹,快,把日记本给我。”源稚女催促着,恨不得上前替绘梨衣找。

    绘梨衣上翻翻,下翻翻,露出惊讶的表情,“不见了!”

    “什么?不见了!那么重要的东西,你怎么能不见了!”源稚女咆哮着。

    “呜呜呜!人家又不是故意的,明明刚刚还在的。”绘梨衣擦着眼睛,哭了起来。

    “哎!别哭啊,哥哥不是故意的,原谅哥哥好不好。”虽然知道这个妹妹多半是在假装哭,但是源稚女还是只能安慰着。

    “哼,不理稚女哥哥了。”绘梨衣向前走着,可急坏了源稚女。

    “绘梨衣,你就别帮帮哥哥好不好,告诉哥哥,日记本可能丢在哪了?哥哥去找。”源稚女哀叹着,“你要啥,哥哥都答应?行不?”

    “那,哥哥你把吃一个罐头,我就告诉你。”绘梨衣将手上的袋子递给了源稚女。

    源稚女疑惑的看着罐头,鲱鱼罐头,就这?“别说一个,我吃完都行!”

    “那是稚女哥哥自己说的哦,要说到做到哦!”绘梨衣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善良的绘梨衣怎么会害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