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开局杀死赫尔佐格 > 第一百三十六章 “这一单巨亏!”
    “请叫我佐伯龙治,谢谢,我们现在已经不是底层的小混混了,不要一直用那么low的名字叫我”

    乌鸦白了自己的同伴一眼,“还有,源家主厉不厉害不是你我能议论的。”

    “切,没劲!不知道他有没有队长强。”夜叉看了一眼旁若无人,依然在训练的队长。

    乌鸦也转过头,看着那个训练的身影。

    穿着作战用的黑色紧身衣,透露出了女孩美好的身材,曲线、弧度都是完美的存在。

    一枚枚细小的锋利刀片,围绕着女孩翩翩起舞。这舞蹈漂亮而充满危机,这就是他们这一届执行局预备役的队长,矢吹樱。

    矢吹樱听到了身旁这些同伴的讨论,但是她并没有停下来,依然在进行着今天的训练。

    这并不是她在做秀,而是相比起其他人,矢吹樱将每日在预备役的训练,当成了自己的工作。

    一份有着自己小屋子,能吃饱,有钱花的工作。

    矢吹樱出生在战乱的中东,在那里,人命是有价钱的,低廉的价钱。

    最珍贵,又最廉价的,就是命。这是矢吹樱自懂事起就明白的道理。她以前的工作,就是用人命换取自己活下去的食物还有金钱,从她六岁开始。

    “那个女孩?”源稚生看着训练场地一人训练的矢吹樱,就像命运注定的,那个女孩冷漠的气质,空无一物的眼神,吸引了源稚生的注意力。

    “那是风魔家从中东带回来的女孩,叫矢吹樱,A级血统,言灵阴流。六岁就成了当地赫赫有名的杀手,以此生存。”

    教官显然对这名学员的背景了解的很清楚,毕竟这里是执行局的预备役,进入这里的每一个人,身份、来历、底细,都早已经被查的干干净净。

    “风魔君刚开始准备把她当成忍者训练,可惜他们一直无法和这女孩沟通,于是便把这女孩送来了本部。”

    言灵·阴流嘛!有意思的用法。看着明显是本部特地打造的炼金器具,源稚生认出来了那上面特有的标志。

    不是每一个人都会得到那样的炼金器具的,虽然现在本部的炼金师已经不缺了,但是那样的标志代表着橘一光亲手打造。

    实际上,按时橘一光知道了预备役中有着矢吹樱,随手打造的,毕竟是原著中喜欢源稚生的人。

    “一个人练,有什么意思,我来陪你练。”源稚生想看看这个女孩的能力如何,于是脱下了外套,进入了场中。

    “源家主!”教练看着摆着手的源稚生,想要劝阻的话没有说出口,只好给矢吹樱打眼色,可惜矢吹樱没有回应。

    “你们说,源家主厉害还是队长厉害?”四周的学员探讨着。

    源稚生的信息对于这些混血种来说是绝密,他们只是单纯的觉得身为家主,应该还是比较厉害的吧。

    “应该是队长吧,上次队长可是参加执行局的任务,全程都是单独一个人完成的。”学员们选择了相信自己比较熟悉的矢吹樱,至少他们听说了矢吹樱的战绩。

    而源稚生的战绩,他们不知道。

    源稚生从一旁的刀架上随手取出一把没有开锋的刀,看着矢吹樱。

    矢吹樱不为所动,就好像不在意源稚生的存在一样。

    “为什么不动手?”源稚生疑惑的看着矢吹樱,面对一个女孩子,还是训练,他不好意思先出手。

    “和你打,没钱。”矢吹樱简短的说着。

    “乌鸦,你看,队长果然没有理源家主,队长根本不打没钱的架啊!哈哈!”夜叉小声的笑着。

    乌鸦也是松了一口气,平时矢吹樱和他们这些队员打,那都是队员准备了钱,才肯出手的。

    毕竟面对这些队员,矢吹樱大部分只要简短的几分钟,就能得到一笔钱,矢吹樱还是有动力的。

    当然,乌鸦除外。

    乌鸦刚开始还会带着钱,和矢吹樱打,但是上了场,又没有真正动手,都只是只守不攻,拖延着时间。

    在矢吹樱看来,这是严重的性价比较低的单子,于是乌鸦再也没有得到和矢吹樱一起交手的机会。

    夜叉借着这件事,每次都嘲讽着乌鸦。

    “有趣!”源稚生从口袋里拿出纸币,晃了晃,“打一场,这就是你的。”

    一道银光闪过,没有声音,一块锐利的刀片像源稚生袭来。

    乒!

    源稚生挥舞着刀,打飞了那块刀片。“真是利索啊!”源稚生看着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直接动手的女孩,本想说她偷袭,话到嘴边改了口。

    这种炼金武器,果然没错,是光大哥的作品。

    感受着四周没有带起半点声音的刀片,源稚生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他没有动用言灵。

    对于这些混血种来说,王权这样的言灵,还是太过无赖了,尤其是没了副作用的王权。

    不是源稚生看不起这群混血种,他一个人能打趴下这群人。

    不过面对橘一光打造的炼金武器,源稚生还是不敢大意,鬼知道这个炼金武器除了没有声音还有没有其他特性。

    比如表面有着什么触之即死的剧毒之类的。源稚生可不想英年早逝。

    “你们看,队长果然把源家主压制了。”学员们看着场上四处闪躲刀片的源稚生,一脸的傲然。

    只有乌鸦皱着眉头。

    “怎么了乌鸦,看到队长占上风,你应该很开心啊。”夜叉不解的问着,“难道你是因为自己没有和队长切磋的机会伤心?”

    “不,您难道没发现吗?到现在为止,源家主都没有使用言灵。而且,他虽然躲着刀片,但是到现在为止,刀片都没有碰到源家主,哪怕是他的衣物!”

    听到乌鸦这么一说,夜叉发现场上的情形的确是如此,脸色骇然!

    “怎么会!”

    在起点大厦,训练层是可以使用言灵的,只是言灵的威力超过某个标准,就会受到压制。

    所以这些学员才会在这里接受训练,言灵的威力在被限制在同一水平之下,大部分言灵的差距就被缩小了。

    矢吹樱神色严肃起来,又是一个亏本的单子,她心里想着,四周的刀片越来越快。

    阴流的威力并不大,在训练层没有受到丝毫压制。

    “机会!”源稚生看着刀片全部出动露出来的空隙,一刀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