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开局杀死赫尔佐格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发现小岛”
    水下,芬格尔几人心情沉重,通讯器中一直没有传来施耐德的声音。

    这不寻常!施耐德不是那种在做任务时开玩笑的人,以他的性格,只会在通讯器中训斥芬格尔,让他不要占用通讯频道。

    “比起失联,诸位,看看四周吧!”

    芬格尔声音无比凝重,甚至有些颤抖。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头顶那有些昏暗的海水变得透彻明亮,四周没有一条鱼游动,而他们下方,是干净的海底,刚才的青铜废墟早已消失不见!

    这里绝不是格陵兰海域!

    “这是怎么回事?幻境吗?”黛西不可思议的看着四周的场景。

    “不,还有一种可能!”卡尔低垂着眼帘,盯着下方干干净净的海底,“我们进入了尼伯龙根!”

    “尼伯龙根!”

    “怎么可能?那不是传说吗?居然真的存在!”

    相比起龙马兄弟的芬格尔的一脸茫然,黛西和伊娃显得无比震惊!

    “尼伯龙根是什么?”芬格尔皱着眉头,他一向不喜欢这些奇奇怪怪的文字描述。

    “尼伯龙根,死人之国,所有炼金师梦寐以求的圣地,在那里,顶级的炼金材料比比皆是,随便一把土壤、一汪水都是不可多得的炼金材料!”

    伊娃为芬格尔解释着,声音中带着一些向往,还有彷徨。

    就像叶公好龙一般,所有的炼金师希望得到尼伯龙根的材料,但是绝不希望进入尼伯龙根,因为没人知道怎么活着回去!

    至少,在秘党内部的记载中,还没有人进入尼伯龙根又出来过。

    “哈哈,那我们现在岂不是发财了,随便带点东西出去,那些炼金师就会屁颠屁颠付款吧!”芬格尔眼热看着四周的水,那不是水,是钞票!

    “芬格尔,你想的太多了,就算这些东西很值钱,但是也要走的出去啊!”

    黛西恨恨的说着,她就是来执行个任务,怎么碰上这种事情!

    “尼伯龙根很难出去吗?”芬格尔皱着眉头。

    “尼伯龙根是龙族建立的独立空间,内部空间折叠、时间停止,最重要的是,只有初代种以上的龙族才有能力建立!”卡尔脸色难看,他的话让众人下了一跳。

    “也就是说,这里有一条初代种?”龙马吉次郎惊叫着!

    “这可真是一个糟糕的消息。”芬格尔挠着头,却笑了起来,“那就让我们成为新一代的屠龙者吧!”

    众人看着爽朗的笑着的芬格尔,一时间竟然没有多少惊慌。

    卡尔眼神闪烁,似乎才认识这个人一样。

    “不管怎么样,我们先上去看看。”黛西说着,往这处海面上游去。

    芬格尔等人没有迟疑,他们的氧气宝贵,这个时候不可能一直呆在水底下,毕竟谁也不知道他们会在这里呆多久,也许是永远!

    阳光从澄澈的海水中照射进来,一瞬间,众人仿佛来到了夏威夷。但是尽管景色再美,他们也知道这里的危险。

    噗!

    芬格尔等人来到了海面上,四处望去,没有船只的影子。

    “我们虽然一直在往水下游,但是和船只绝不可能离得太远!这里,是尼伯龙根!”

    卡尔真没想过,自己这一次竟然能够进入到尼伯龙根来,要是让家族知道的话,大概会很兴奋,只可惜他可能永远回不去了,加图索家也许能猜测出这里有什么。

    或许这就是他唯一能为家族做的事情了。

    不,还有希望,有这个家伙在,秘党还有家族不会放任不管的。卡尔看向了芬格尔。

    作为被盖亚铠甲选中的混血种,芬格尔随身带着盖亚铠甲,那种神奇的炼金铠甲,已经能像小说中那样藏在主人身上了。

    “那边,好像有一座小岛?”龙马平三郎叫着,众人向他手指的方向望去。

    一座看起来像是热带小岛的岛屿在远处。

    “要过去看看吗?”黛西问着大家的建议,但其实大家在看向那座岛的时候,就都知道了答案。

    “一直呆在这里,我们迟早会没有力气,岛上可能会有危险,甚至有龙王。”卡尔分析着,犹疑不定。

    “与其在海水里泡着,最后无力淹死,还不如去岛上。”芬格尔带头向岛屿游去。

    众人默默的跟在后面,他们取下了脸上的氧气罩,这种陌生的地方,没一点资源都要珍惜。

    尽管岛屿在肉眼能看见的范围,但是芬格尔等人游得浑身发软,才能清晰得看见岛屿边上得树木。

    “你没事吧,伊娃。”黛西看着脸色苍白的伊娃,她自己的声音也很沙哑。

    芬格尔停了下来,转身游到了伊娃身边,一只手将伊娃带着。

    “芬格尔,我还可以。”伊娃的声音听起来就像重病卧床的人一样,微弱没有力气。

    “别说话,节省力量。”

    众人为了不惊动岛屿上可能存在的初代种,一直没有动用言灵,但是看着岛屿的距离,他们意识到了,这样下去,即使他们到了岛屿,也没有多余的力气了。

    “让我用言灵来带着大家过去吧。”卡尔提议着,他可以在水面上用风王之瞳,推动他们前进。

    “不了,我来。”芬格尔浑身发着金光,铠甲将他覆盖。

    铠甲上伸出几只炼金手臂,抓住了其他人,芬格尔像一条剑鱼一样,猛地带着其他人,窜向了岛屿。

    金色的炼金结界保护着芬格尔等人,将海水的冲击力量抵消。

    这就是家族想要的铠甲吗?真是恐怖的力量。

    卡尔感受着在海水种移动的速度,判断出了芬格尔此时的力量。

    在尼伯龙根的某处,一位身着白色长袍的神秘人感受到了芬格尔身上盖亚铠甲的力量。

    一只八足骏马在白袍人身边站立,雄峻巍峨,鼻子打出猛烈的气响。

    “好久没有外人来这里了,误入吗?”白袍人的声音神圣高昂,他一步迈出,到了海面上,脚底出现一艘小木船,船上有着一副棺材。

    “今天不是开门的日子。”白袍人语气莫名,他承着船往岛屿的方向去了,一路上天空随着他的前进布满了火烧云。

    海水也变成赤色,仿佛随着这个白袍人的出行,整个世界都在迎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