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开局杀死赫尔佐格 > 第一百六十一章 “阿萨龙族和华纳龙族”
    风刃渐渐平息,露出了毫发无损的橘一光。

    奥丁走了,橘一光并没有将奥丁留下来的想法。

    “这处尼伯龙根还真是有意思。海洋与水之王的尼伯龙根,被当成了奥丁安放英灵殿的地方,还有海洋与水之王的龙侍竟然被奥丁用来看守这里。”

    这种占了别人老巢,还让别人手下为自己所用的方法,真是厉害。

    “奥丁身上有着海洋与水之王的权柄,虽然没有他自身天空与风的权柄完整,但是毫无疑问,他吞噬了一位海洋与水之王。”

    “还有同为天空与风之王中的另一位。”

    成大事者心如铁。

    “阿萨龙族,既然北欧神话中阿萨龙族变成了龙族,那么相对的,华纳龙族也就是华纳龙族了。”

    橘一光就这么静静呆在这处尼伯龙根中,思考着奥丁透露出的信息,推演着各种可能性。

    “阿萨龙族是奥丁的龙系,天空与风之王的血裔。华纳龙族的首领是尼奥尔德,尼奥尔德是北欧神话中的夏神与海神。掌管夏天、海洋、风暴、渔业和财富,也被奉为航海的庇护神。

    当他愤怒时会挥动手中的铁桨,不但能轻易掀起滔天巨浪,更能引起风暴和海啸,当他高兴时,波浪会变的平静。”

    典型的双生子中无脑的存在,喜怒无常,如同孩童一般!

    “看来,尼奥尔德就是海洋与水之神中,掌握力的存在,能轻易掀起滔天巨浪,这种巨浪大概是那种足以清洗地表的灭世洪水吧。”

    橘一光记得,在这个世界,所有的神都是龙,那些神话传说中的神灵,很可能都是龙族,或许有一部分是强大的混血种和杜撰出来的。

    “华纳龙族和阿萨龙族开战,由于漫长的战争一直没有分出胜负,所以两大龙系产生了厌战的想法。这时候他们讲和了!”

    真是有趣,战争的起因,橘一光还记得,是因为一个华纳龙族的不死女神到阿萨龙族理论,结果被不断杀死,最后引发了两族的战争。

    “这个女神或者女龙真的存在吗?”橘一光摸着下巴,“古尔维格?这种不死的能力,就连奥丁也束手无策,怎么看都像是龙族茧化。”

    暂且将神秘的古尔维格抛在一边,橘一光继续回想着北欧神话,“两大龙系讲和的条件,是交换人质,哦,是龙质。奥丁这边的龙质,是海尼尔和密米尔,而海尼尔在神话中可是奥丁的兄弟!”

    “不巧的是,华纳龙族的龙质,正是尼奥尔德!这个最初华纳龙族的领袖!很显然,华纳龙族还有一名领袖,就是海洋与水之王的另一位!”

    双生子的交换!

    易子而食!

    橘一光的脑海中出现了这四个字,一时间,他愣住了。

    “还真是残酷的真相!哈哈哈!”橘一光笑了起来,四大君主都是不完整的,奥丁也不例外,那个神秘的另一位海洋与水之王也是如此!

    “不忍心吃掉在王座上陪伴自己数个世纪的另一半,结果就选择了这样的作法吗?还真是符合龙族的作风!”

    “可惜啊,奥丁更加贪婪,更加冰冷无情!”

    橘一光可是记得,华纳龙族发现海尼尔的愚笨的真面目,气愤之下,看下了密米尔的头颅。

    “说是海尼尔愚笨,其实应该是一具没用的龙骨十字吧,奥丁不想让海洋与水之王获利,干脆将计就计,吞噬了自己的弟弟,然后用一个空的躯壳,换来了尼奥尔德!”

    “尼奥尔德最后承了阿萨龙族的一员,可不是么,都被奥丁吞噬了,当然成为了其中的一员了。”

    “不过,尼奥尔德的亲属,好像就只有一位姐姐吧?那瑟斯?不过除了夏弥这个雌性龙王,原著中好像没有...”

    “等等!那瑟斯原本是古老日耳曼异教的女神,她被认为是北欧神话里航海与渔业之神尼奥尔德的名字原型,尽管尼奥尔德是男性!”

    也就是说!死去的那位海洋与水之王并不一定是尼奥尔德,或者说不是雄性的尼奥尔德!也有可能是雌性的尼奥尔德!也就是那瑟斯!

    “嘶!也是一个狠龙啊!”根据神话传说的话,那瑟斯和尼奥尔德不仅是姐弟,也是夫妻。无论是哪一位被当成了这一场交易的交易品,另一位龙王都不可小觑!

    推演出了奥丁所在的阿萨龙族和华纳龙族的战争,橘一光被这些龙的腹黑、算计、心狠震惊到了。

    简直就是一部龙族版的迷雾剧场啊!

    “这么一来的话,这场战争的起因古尔维格,也不一定是真实地了,海洋与水之王,有着强大地生命力,古尔维格地表现正是这样地象征,能被阿萨龙族杀死那么多次,肯定没有多强大地力量。

    但是那不断复活的能力,但是很像海洋与水之王的权柄!说不得也是那瑟斯的化名!或者是完整的海洋与水之王的名字。就像海拉的名字是完整的大地与山之王的名字一样。虽然还没有诞生,但是名字已经取好了。”

    而此时,在尼伯龙根外的海底,芬格尔双眼无神的呆在这里,任由这海水将自己冲刷,心里撕心裂肺的痛。

    芬格尔紧紧握着伊娃最后给自己的东西,痛恨奥丁、痛恨太子、甚至痛恨自己!

    “发现芬格尔的信号了,在海底!”海面上,洛朗家的救援队汇合了卡塞尔执行部的船只。

    施耐德已经被洛朗家的人送到了陆地上接受治疗,现在他们正一刻不停歇地寻找着失踪地芬格尔等人。

    “我们大小姐呢?她的信号呢?”洛朗家的人盯着执行部的人。

    “只有芬格尔一个人的信号。”执行部的人如实的回答着,他知道这件事情瞒不住,这群洛朗家的人不得到消息是不会罢休的。

    “把芬格尔救上来,我们必须知道小姐的下落!”还好,尽管洛朗家的人心里忍不住的生出对卡塞尔的怨气,但是却没有为难这些执行部的人。

    比起加图索,洛朗家的人还是要好相处一些。

    但是在场的人都明白,如果洛朗家的继承人,死在了这一次的行动中,恐怕洛朗家再怎么好说话,也不会善罢甘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