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龙族之开局杀死赫尔佐格 > 第一百八十二 “我岂是小心眼之人?”
    宅男?

    听到昂热的说法,芬格尔松了一口气,这样就好,至少不用担心面对两位对人类危险级大的存在。

    对于宅,芬格尔还是很有发言权的,那不就是一群你不惹我,我也不会理你的生物吗?

    在宅的世界里,应该都是无害的吧?

    “真是劲爆的消息,是吧,芬格尔。”弗拉梅尔在一旁听得都快要睡着了。

    对于弗拉梅尔来说,无论是路明非,还是橘一光,他都知道,不仅仅是昂热告诉了他,更是因为弗拉梅尔是人类中除了橘一光之外的唯一一位炼金宗师。

    当初乔薇妮生产的时候,为了防止直接生出一条龙,弗拉梅尔可是亲自布置了不知道多少炼金阵法。

    “副校长,您早就知道了?”芬格尔看着弗拉梅尔一脸无聊的样子,哪能不知道他早就知道了,可就是没有告诉自己。

    “是啊,我还以为你也知道呢。毕竟有伊娃在,学院中的大多数信息你应该都能找到。”弗拉梅尔摆摆手,表示这都是小意思,顺带鄙视了一下芬格尔。

    芬格尔脸一黑,你说的这些正好是那极少数啊!

    没有再理会弗拉梅尔,芬格尔看向了昂热,“校长,既然那位寄养在了他人类身体的叔叔家,那么你不可能没有给他树立正确的三观吧?”

    “毕竟,龙类变成人类,我可不信他们记忆没有丝毫的过渡期。”芬格尔坏笑着。

    “所以我同意了把他寄养在那个三观最正的国度啊!”昂热笑着,他怎么可能不在这一方面动手脚。

    芬格尔竖起了大拇指,果然没错,将路明非放在自己眼皮底下同样能监视,但是为了长远着想,就像芬格尔想的那样,昂热同意将路明非交给了身为普通人一家的路谷城,也就是路明非的叔叔。

    “不过,那位可不是完全没有记忆,他就像精神病院的病人一样,好似有着两个人格,另一个人格游荡在外界,替路明非保驾护航。”

    昂热的话让芬格尔紧张起来,他看着昂热,“那我们说的名字,不会被他察觉么?”

    在这之前,他们可是说了很多次路明非的名字。

    “不用担心,他现在处于虚弱期。”

    昂热眯着眼睛,毕竟这时候,他还被刚格尼尔镇压着,昂热早就试探过很多次了,没有问题。

    “看来,还有我不知道的事情。”芬格尔想到了路明非消失的父母,还有路麟城曾经参加的西伯利亚大战。

    西伯利亚大战芬格尔可是听说过,毕竟那一战动静太大,而且也让之前不可一世的秘党暂时进入了蛰伏期。

    “毕竟,人总要有点秘密。”小魔鬼身躯的镇压地昂热还不打算告诉芬格尔,毕竟那里是他们手上的一处底牌。

    虽然不知道能不能起到限制路明非的作用。

    “那么,校长,很感谢你告诉我这些,既然校长你有了周密的安排,我一定会配合的。”

    芬格尔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忽略了之前的不快。

    “芬格尔,我这里正好有事情需要你配合。”想屠龙的都是好同志,想屠龙也有能力屠龙,更是优秀的同志。

    昂热不会因为这点事情,就为难芬格尔。

    ......

    “所以,为什么,不给我报销差旅费啊!”刚刚,因为相信了昂热屁话的芬格尔。

    刚走出校长办公室,就被风纪委员会的主任曼施坦因教授逮捕了,理由是开设大额黑幕盘口。

    至于真实的原因是不是这样的,那就不得而知了。但是下场嘛,芬格尔身上的银行卡里的钱被曼施坦一罚没充公了。

    “各位旅客,欢迎您来到南方小城,请带好随身物品,进站出站不要拥堵...”

    “楚子航?”芬格尔用身上带着的杯子接了一杯免费的水,看着手上那张相片。

    楚子航,仕兰中学高三学生,成绩门门不是满分就是接近满分,校篮球队主力,曾得到市篮球队、省级教练邀请。

    看着楚子航那优秀的履历还有表现,芬格尔知道这是一名优秀的混血种。

    “没想到楚天骄已经GG了啊,校长真是惨无人道,利用完了父亲,现在连儿子都不放过,黑心啊!”

    芬格尔吐槽着昂热。这次昂热交给芬格尔两个任务,一个就是配合执行部考察楚子航,另一个就是暗中观察路明非。

    虽然比起考察楚子航,芬格尔很想现在就去观察路明非,但是这是一项秘密任务,芬格尔明面上的任务,还是配合执行部。

    “那就先和部长汇合了,好久不见啊,施耐德教授!”

    还好,考虑到芬格尔的确需要一部行动电话,昂热还是吩咐了爆炸部给芬格尔配备了一部行动电话。

    虽然芬格尔再三表示自己不需要,但是在一系列的保密条款教育下,芬格尔还是从爆炸部领走了电话。

    颇有科幻风的银白色手机被芬格尔拿出来,拨响了存在其中的施耐德的行动电话。

    在滴滴的瘆人响声中,电话很快就被接通。

    “喂,摩西摩西,我是芬格尔。”

    电话另一头有着一会儿的沉默,随即一个冰冷的声音从那一头传了过来,“你迟到了,芬格尔。”

    “还不算晚,施耐德教授。”

    “到预定地点汇合,诺玛会把地址发给你。”施耐德挂断了电话,面罩下的嘴角有着勉强翘起的弧度。

    芬格尔看了看手机上的地址,向站外走去。

    芬格尔挠了挠头,无奈地摸了摸空荡荡地荷包,抬起了手机“诺玛,能预知一万块RMB嘛?”

    “抱歉,芬格尔同学,你的等级是D级,根据卡塞尔学院学员福利条款...”

    芬格尔放下了手机,这该死的资本主义,不,简直就是奴隶主义!

    芬格尔记得地图上的位置,丽晶酒店,离这里还有着几十公里,虽然对于芬格尔来说这点距离不算什么,但是他不想跑着过去啊!

    “一元钱!好心的大爷,给我一元钱吧!”

    很快,火车站就响起了芬格尔那粗狂的声音,在人群中芬格尔那壮硕的身体格外亮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