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后我成了拼爹界杠把子 > 第三十八章节 她就不是那么浅薄的人
    掌柜的也不是为了让老者猜测来的,笑道:“您都想不到,是多年没听到消息的公玉氏的后人。”

    老者这才讶异的把目光从书本移开。

    “公玉先生年近四十才得一女,素来宠爱,我倒是见过几回,你说的莫不是她女儿?”

    掌柜的摇头:“是一少年和和七八岁大小的女童,称公玉先生为祖父。那两孩子应是过继到公玉氏的孙辈。不过,我听那两孩子言语,公玉老先生已作古了,那位老先生医术了得,不想竟去了,当真是咱们杏林一大损失。”

    老者倒未纠结于孩子是不是过继的问题,听到公玉瑾过世,一脸怔愣。

    说起来,他年纪与公玉瑾相仿,比公玉瑾小了四五岁,但公玉瑾的医术,却比他要好一起,当年在太医院,公玉瑾还是他的上司,因觉得他医术不错,品格方正,对他多有提携,且于医术上,也多有指点,两人有半师之谊。当年便是在太医院,他对公玉瑾的称呼,亦非大人,而是先生。

    他今年六十五岁,公玉瑾若活着,如今也才七十,对于医者而言,活到七十岁的人可不少。

    他从没想过,数年未见,待听到公玉瑾的消息,竟然是他已经过逝的消息。

    他心下不免叹息一声。

    年纪越大,故人越少。

    他如今窝居小城,故人更是难得一见了。

    掌柜的又说起两孩子要卖公玉氏传家医典的事。

    老者怒意上脸,忍不住骂道:“败家子!公玉氏,数百年的杏林名家,不想后人不宵,竟然连家传医书都要卖。便是遇着困难,想什么法子不成?非得要把传家的本事卖给外人?”

    掌柜的忙罢手:“您可误会了,我瞧他们的样子,倒不像缺钱,他们原是过来卖药材的,那药材炮制水平极高,属顶极品质,比之您亲手炮制的药材都不差。”

    老者讶然:“既如此,那公玉氏如今也当是有人学医的,且能炮制顶级药材,该不缺银子使,为何要卖医书?”

    掌柜的便把那小少年的关于医学传承的话说了一遍。

    老者先是惊讶,接着又抚掌叹道:“不愧是公玉先生的后人,这份心胸气度当真难得。如今杏林,谁能做到?我等皆以自家医术自傲,竟不如一个小小少年郎了。”

    掌柜的笑道:“那您可误会了,这话却不是那少年郎说的。那少年郎道,这些话,是他妹妹所言,据他说,他家妹妹医术了得,不下公玉老先生。我也是知道您和公玉先生曾同朝为官,又曾听您提过一次,公玉老先生是您老人家交好的故人,这才过来同您说一声。”

    既是少年郎,年岁肯定不大,他妹妹年纪肯定更小,竟说医术不下公玉先生,老者很难相信,不免问道:“那少年郎年岁几何?”

    他想了一下公玉瑾女儿的年纪,想必那少年郎至多也就十来岁的样子。

    掌柜的回道:“约莫十二三岁的样子,模样儿生的真正是好。我活了几十岁,见过的人多了,但论模样儿生的那般俊俏的,生平仅见。虽说穿的寻常了些,但气度极好。当是家里教的不错。至于他妹妹多大,我倒不好多问。但我看那少年不像是那种说大话的人。这世间总有些天纵奇才,也许他家的小姑娘医术确实了得。那少年郎说了,以后有药材还送来咱们医馆来,以后您也能见着。等下回他来,我来告知您一声。若想见,到时再见就是了。”

    老者便瞪了他一眼:“知道现在来告诉我,怎当时不叫我一声?”

    他没想到公玉氏的后人,会出现在临江县。公玉氏并非清泽府人,而是往南的的邻府邢州府人。

    也不知道公玉先生是几时去世的。若他安葬在临江县,他身为故人,少不得要去祭拜一番。

    当年公玉先生因生性耿直,不愿掺和到皇室后宫的争斗中,可他的医术在太医院也是数一数二的存在,又是院正,少不得被牵扯,最后不得不辞官自保。

    那会儿为免他们这些与他走的近的人受牵连,他临行时,竟未与任何人作别,连京城的宅院都未来得及处理,便直接离京回乡。

    后来一直断了联系,这些年他不是没打听过公玉先生的消息,只帝国疆域太大,竟是一直未得先生音讯。

    今日方闻,故人已逝。

    老者未免伤感。

    掌柜的见状忙安慰:“我当时想着那少年郎往后还会再来,且也不知您是不是要见,哪敢替您作主?您倒也不必为公玉老先生伤怀,若那少年郎的妹妹果然得了公玉先生的传承,学了他老人家的一身医术,老先生您也当欣慰才是。”

    老者叹息一声,叮嘱道:“以后见着,千万把人留住了,我且有话要问。公玉先生于我有半师之谊,不知道还罢了,既知道了,自当去先生英灵前祭拜才是。若他的后人过的不如意,能力之内,我亦当照料。”

    掌柜的应下。

    老者这才想起药材的事,也有心看看公玉氏传人的水平如何,便跟着掌柜的去查看药材。

    七寻这边却不知道他们走后医馆里的这一出,也不知道那掌柜的夸她家猴哥俊美的生平仅见。但她这会儿正觉得自己作为她猴哥的资深脑残粉,这粉丝当的委实失职呢。

    一般来说,脑残粉多是浅薄颜粉,要不然也不会脑残。但七寻粉她猴哥粉到脑残,除了童年滤镜外,其实和她家猴哥的颜值无关,她就不是那么浅薄的人!

    她粉的是她猴哥的桀骜不驯,是她猴哥敢把天捅破的永不屈服。是她猴哥但凡不公一棍砸过去的勇者之心。

    再加上看了八年了,对她家猴哥颜值早就勉疫,所以虽然她家猴哥眉目精致如画,五兄妹里,只有小五林妹妹能与他一比,她也未曾留意过她大圣哥的长相。

    不过,这满大街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要在她猴哥身上停留几秒,其中年轻女性停留的时间最长,而且这女性不只年轻小娘子,上至八十,下至幼童,都盯着她猴哥左看右看,甚至还有两个小娘子因看她猴哥,撞人摔跤,撞墙惊叫。

    猴哥西天取经路上,因为猴脸不知道被多少人围观喊过妖怪过,因此对旁人的目光习以为常视若无睹,淡定的很,完全没有不适应的。

    然而七寻的感受就不一样了。

    她头一次意识到她家猴哥的惊人美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