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后我成了拼爹界杠把子 > 第四十三章节 揍人
    七寻接了菜单来看。

    这至味楼还挺先进,菜单上的菜,都画着菜样子,且画工不错,看起来就让人挺有食欲。

    大夏有如她前世历史上的盛唐,不过只看这酒楼的菜谱,显然于美食一道,却比大唐要强的多。

    她前世时空的历史,美食高速发展于明清两代。

    至于短命王朝元朝,菜刀都得几家共用一把,美食什么的,还是不提了。

    唐宋时期,尤其唐朝,铁管制极严,铁锅还没普及,当然,食材种类少也是原因,因此唐时食物多以蒸煮和烧烤为主,炒菜是没有的。到了宋代,才出现炒菜,但炒菜可不是普通人家吃得起的。宋代著名的樊楼便以炒菜名满大宋。

    七寻没来至味楼吃过饭,也不知道哪个好吃,五叔点了招牌菜,她便捡几个看起来不错的点了。等伙计拿了菜单出去,大人们闲聊,七寻和猴哥还有灵泽便趴在窗边看楼下街道上往来行人。

    灵泽现在虽说在县城住着,但他爹平时可不会带他来大街上闲逛,因此和七寻一样好奇,至于猴哥,人家不说见识过天庭的番桃宴,喝过仙家酒,就说西天取经一路,那是什么稀奇没见过?

    盛唐天子,还是他师傅的义兄呢,他纯粹是无聊,才和弟弟妹妹趴在窗口凑热闹。

    不过他这一瞧不要紧,正看到有人纵马,眼见着就要踩踏上路上行人了。

    他这边还纳闷,五叔不是说县城治安挺好的么?怎么他上回来遇上有人当街纵马,今儿又遇上了?

    用小寻的话说,难不成他是事故体?

    上回遇上,那是意外,人家不是故意纵马。今儿这个,却一看就是故意行恶。

    他也来不及多想,纵身一跃,从窗口跳下,落地后又一飞跃,直接抬手按住了那飞奔的马头,黑马长嘶一声,曲膝跪伏在地。

    马上的公子哥儿也被摔落在地,好在并未伤着。

    那公子哥见一布衣小子生生按伏了自己的马,害他从马上落下,顿时气急,起身后抬手挥鞭,想教训这该死的小子一顿。

    猴哥哪会让他的鞭子落到自己身上?一抬手,便接了马鞭,那公子哥更气了,抽了几下,硬是没抽动鞭子。

    “混蛋,哪里来的贱民,竟敢组拦本公子,害本公子落马,今儿看不打杀了你!”

    七寻在上头看的咋舌。

    这家伙狂不是问题,但狂到她猴哥头上,问题大了!

    灵泽目瞪口呆,真的,他从前竟不知道他昊哥这般本事啊,竟然一手按伏了奔驰的烈马,还救了好几个人。

    而正聊着的四个大人见猴哥跳了窗,自吓了一跳,忙起身到窗边往外瞧。

    待看到人,晏雍楼和小五爷的脸色皆变。

    那正持鞭和昊儿对峙的,却是县城有名的纨绔,县城北东区名门望族崔氏的公子。

    崔氏可不只是临江县的望族,在整个大夏都是名门,近千年的世族。

    临江县这一支,不过是世族崔氏的旁支罢了,虽是旁支,却也绝不是普通百姓能得罪的。

    尤其是,临江县崔氏如今有人在朝为官,且官至正二品六部尚书。若不然,只一个旁支崔氏,还不至于在临江县无人敢得罪。

    晏鸿宇整日在街面上混,当然是知道这位崔氏最纨绔的公子的,这家伙叫崔瑰,是崔氏嫡次子,却不当人子,强抢民女,殴打百姓,强占人财物的事,可没少干,真是白瞎了他名字里的“瑰”字。

    而晏鸿楼,自也是识得崔瑰的,实在是崔瑰这货坏的在临江县堪比鬼神。

    两人见此,便转身想下楼,他们哪里敢叫昊儿吃亏?

    七寻见二人和路叔都要下楼,五婶秦氏的脸都白了,忙拦了:“小五爷,五叔,你们不用管,只看着就行。这世上有人横到二哥面前,他胆子真是比阎王还大。”

    阎王在她二哥祸祸生死薄时都没辙。

    当然,她信她猴哥还不至于把人捶死,但教训一顿,让他有苦说不出,却是免不了的。

    见五叔和小王爷、路叔坚持要下楼,七寻只得道:“你们下去更麻烦。先看着,若不成再去也不迟。”

    她不让人走,晏雍楼几人没办法,只得围在窗边看事态发展。

    街道上有人见出了事匆匆忙忙避走,那几个被救的倒还算有担当,虽怕崔瑰,但还是跟猴哥道了谢,又说若见官,他们定要给猴哥作证。

    也有路人不怕事的,在边上围观。

    难得有人胆敢捋崔家这恶霸的胡须,简直大快人心,这热闹不看可惜了。

    不承想,更大快人心的事,很快就发生了。

    猴哥拉着马鞭与崔瑰对峙了一会儿,这家伙开口大骂,脏话连篇,猴哥真的生气了。

    这世上,除了爹娘,谁有资格骂他?

    一松手,那纨绔没承想他会松手,一屁股坐到地上,疼的只龇牙,气的满脸通红,爬起来恶狠狠向猴哥扑了过去:“贱民子,连你爷爷都敢拦。打死你个混帐狗东西。”

    他那几个手下这会儿也反应过来了,向着猴哥围杀过来。

    猴哥眼神渐冷,脸上却挂着笑,倒没太理会那几个奴仆下人,只一心招呼那纨绔公子,一边闪过那些奴仆下人的攻击,一边把那纨绔公子打的哭爹叫娘,偏偏被打的身上不见半分伤痕。

    直到他救饶,猴哥才停了手,笑道:“还骂不?”

    “不了,不了,放过我吧,求求你了。”

    猴哥继续笑着:“那以后会找我麻烦不?”

    “不敢不敢。绝对不敢。”

    猴哥这才冷哼一声:“不敢就好,但凡你找我一点麻烦,你最好永远留在家中别出门,只要你敢出门冒个头,我就打的你祖宗都不敢认你。什么玩意儿,还敢横到我晏大圣的头上。”

    说完,又俯身贴着崔瑰的耳边,阴侧侧的低声道:“你找我麻烦也不怕,等你哪天出了城,我在野外弄死你谁知道呢。就算你家人以后找上我,大不了我弄死你全家就是了,再说,那会儿你死都死了......人啊,还是惜命点,毕竟人就一条命啊。且行且珍惜吧。”

    崔瑰心里恨的咬牙切齿,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他虽在临江县横行无忌,但也会怕,知道什么人能得罪,什么人不能得罪。

    他心里再恨,这会儿也被猴哥这阴侧侧的调调给吓的差点尿了。(10:18加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