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后我成了拼爹界杠把子 > 第四十八章节 盲生,你发现了华点
    对三姐一早给烙葱油饼和煮的鸡蛋,七寻婉惜的念叨了好一会儿。

    猴哥不耐烦:“咱家现在又不缺那点吃的。”

    “这是缺不缺的事么?粮食不能浪费。万一五婶要是没发现,不是可惜了?”

    对此路叔持和七寻相同的观点。

    那可是细白麦面烙出来的饼啊,关健是放了那么些油。若是放坏了,可不是可惜了?

    路叔想着,这也就是最近和小昊一起上山,打了大猎物,卖了不少银钱,爹的病也有素丫头帮着看诊,药材也是素丫头帮着配的,没再在爹的病上头花钱,自家日子这才好过几来。至少家里过冬的棉被棉服每人做了两套,细粮也能隔一两天吃一回了。

    若是放在之前那几年,也就他爹能隔三差五的吃点细粮,他和娘吃的都是粗食。

    猴哥见妹妹和路叔都对他的话表示鄙视,只好道:“这个天气放个两三天也坏了,就是一时发现不了,也总能看到的。就是过上两三天饼放硬了,也能做炒饼吃嘛。”

    炒饼是七寻上辈子祖籍江北那边的典型农家吃食。那边农家习惯了早晚喝粥,但粥不顶饱,便用摊出来的薄麦面饼儿,切成细细的条状,放蒜蓉和葱花儿炒了,炒的时候喷上盐水,炒成的炒饼咸香可口,既能当菜,又能当主食。

    她上辈子惟一回祖籍的一次,是参加族中一位老太爷的葬礼,葬礼后在老家住了几天,那会儿正是夏日,因此吃过几回,一直念念不忘。

    说起来,她祖籍是八大菜系之首的发源地,美食遍地,可惜味道清淡,偏重的是食材本身的原汁原味,因此对食材要求极高,也多数只依靠高汤来增味,所以虽然有为有名,但除了本地人,并不受普通大众的追棒。

    她后来也在其它地方的酒楼里吃过许多次,但确实没有在老家吃过的美味。因此一直念念不忘。

    前几天她让三姐灵素烙葱油饼,便试着让三姐炒了一次,不知道怎的,就吃出了家乡的味道,差点落泪。

    大概是因为那是她爸最爱吃的食物吧。

    人在思念家乡和亲人的时候,往往便通过童年时常吃的食物,来寻找家的味道。

    虽然现在的家人都很好,但那一刻,她想她爸了,很想很想。

    猴哥提到炒饼,莫名的乡愁,让七寻的情绪低落。

    猴哥还以为她还惦记着那几张饼和几个鸡蛋呢,不免翻了个白眼,转移话题道:“不是说县城的巡城司很厉害吗?我今天当街打人,且离着县衙还不远,怎就没见着巡城司和巡捕房的人?”

    这一提,七寻也纳闷起来。

    倒是路叔对此有些了解:“听说县太爷和崔家不大对付,县太爷在临江任职也有四五年了,颁发了不少利国利民的政令,但却动了那些世家大族的利益,因此县里的大户人家,多不喜县太爷。其中尤以崔家为首两三大姓最明显,几乎是处处和县太爷作对。所以啊,崔家嫡子被人当街狠揍,只要崔家不去县衙里报案,巡城司和巡捕房的人,当然就当不知道了。就算当时见着了,肯定也躲的远远的,只作不见。这种事情,我在县城便见过一次。当时是另一家李氏大族的嫡子被游侠打伤,我就亲见巡捕房的人故意躲开。后来那家仆人去报案,巡捕房的人虽没推脱,但足有一柱香的时间才赶过来,等他们赶到,那游侠早就跑了。平头百姓最恨的就是这些鱼肉乡里的世家大族,那李家子的名声,也没比崔瑰好多少,因此当街的百姓不但没帮着拦人,还故作拥堵,把那家的仆人都围了,让那游侠儿顺利脱了身。这种打架斗殴的事,只要没死人,就是伤的再重,巡捕房也懒得管。”

    七寻:......啧,没想到县衙办案人员这执法的力度,弹性很大嘛。

    和七寻的无语不同,猴哥眼前一亮:“那以后我要是再遇上崔狗那等在百姓中名声不好的家伙,只要不把人打死,不让人当场逮住,岂不是可以随便揍?关健是,揍了还能和今儿一样,得人一声小英雄?”

    盲生,你发现了华点。

    七寻觉得她家猴哥果然还是她那不单接地气还接地府的猴哥。西天取经的一路,那些佛经念的,显然并没有磨灭掉他本性里桀骜不驯和杀性。

    路叔听了这话,简直不知道说什么好,哭笑不得道:“你可别淘气,故意去寻人麻烦。这种欺压百姓的事,哪能次次都叫你遇上?县太爷是个好父母官,咱们临江县,放在整个清泽府,民风都算是好的。再说,世家大族也有好人,如崔瑰那般名声臭大街的,毕竟是少数。你上次从马蹄下救了个孩子,便不是那马上公子故意伤人,且事后那公子还因你救了那孩子,免了他伤人,足给了你二十两银子作酬金。可见人家虽出身富贵,品性却不差,家教是极好的。那被救的孩子,也是富贵人家的小公子,那家人亦懂感恩,给了二十两银子致谢。遇上被欺压的百姓,救人是不错的。但咱不能故意去打人啊。”

    说完见猴哥的表情淡然,怕他听不过去劝,只好继续道:“再说,你爹明春极可能高中进士,那往后你便也是官宦子弟了,行事自当注意,不能给你爹找麻烦。咱们这种平头百姓出身的人,哪怕金榜题名作了官,也是和那些世家大族出来的官员不能比的。原就比别人走的难,行事再小心谨慎都不为过。”

    没想到路叔竟然还有这般见识。

    猴哥没啥感觉,他又不是真闲着没事想找人打架,只是觉得眼前发生的不平之事,该出手管一管而已。

    七寻却觉得讶然。

    大概是看懂了她脸上的表情,路叔哈哈一笑:“我从前也是村学里读过几年书的啊。”

    所谓村学,其实便是族学。

    晏家村虽然叫晏家村,以晏姓族人为主,但也有不少外姓,比如左家。

    晏家村另一大姓是刘姓,祖上是和晏家一起逃难到此地,在此落地生根然后繁衍下来的。(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