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后我成了拼爹界杠把子 > 第四十九章节 林妹妹自惭愧
    两姓人家战乱里相互扶持着才走到此地,几百年相处下来,虽是两姓,但数百年来守望相助,亲如一姓,两姓祠堂,都是放在一起祭拜的。

    族学虽由两姓合办,不过晏家村少数的几家外姓人家的孩子,也可免费进学,这也算是晏刘两姓,对同村异姓人家的照顾了。

    这也是哪怕是异姓人家,也与晏刘两姓十分团结的原因。

    不过,刘家的人数不到晏家的一半,所以虽然刘家族老在村里很有话语权,但晏家村的事,还是多以晏氏为主的原因。

    三人一行边走边聊,驴车上虽然东西多,但其实也就是占地方比较大,重量还不如去县城时车个的货物重,因此反倒走的比早上快些。

    不过到镇上时,天色已经晚了。

    过了镇上,路便有些难走,其间数段,得穿过山林。

    好在有猴哥和路叔这个老猎手,倒也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三人驾着驴车到家时,天气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农家晚上点灯的人家少,因此整个村庄黑压压的一大片,又是月末,天上连个月亮都没有。

    好在自家的灯却亮着,昏晕的灯光,透过窗纱,看的人心里都暖起来。

    大概是听到了驴车的动静,他们这边方停下车,家里的门便开了。

    公玉明溪领着两个女儿从屋里出来,急步走到篱笆院前,开了柴门,担忧道:“今儿怎这么迟才会?路上吃东西了吗?饿不饿?冷不冷?”

    你看,这世间父母,看到孩子,最先关心的,永远都是饿不饿,冷不冷。

    哪怕自家老娘是千古第一女词人,也不能例外。

    猴哥的笑都暖起来:“娘,在县城时遇上了小五爷,他给小寻买了七八样点心,回来时又给我们买了好些吃的,一点儿没饿着,今儿没风,我们都穿着新的薄袄子呢,哪里会冷?”

    七寻看着猴哥脸上温暖的笑,心想,猴哥他大概是很喜欢这烟火人间,很喜欢娘和妹妹们的。

    嗯,她也很喜欢。

    她似乎又想爸爸了。哪怕时隔数年,哪怕不只隔了阴阳,还隔了世界。

    也不知道今世的爹,是个怎样的人。

    公玉明溪见三人瞧着都还好,这提着的心才放下,便伸手想帮着搬东西,灵素也要过来帮忙,叫猴哥拦了:“您和妹妹们在边上看着就成。我和路叔搬就好。别弄脏了您和妹妹的衣裳。”

    四坛子酒,几桶鱼虾,这重量对猴哥和路叔来说,还真不算什么,不一会儿便都搬进了屋里。

    见他们买了这么些鱼虾,可把公玉明溪高兴坏了,最近一直吃野味,鱼虾还真没吃过。

    猴哥把驴赶进院里拴好,今儿迟了,明儿一早再还给族长爷爷家。栓好驴,又把板车也搬进院里放好。

    今儿原还说自家也买头驴回来的,结果时间没赶上,且牛马市早上才能买着好牲畜,小五爷让他们下次一早去买。

    公玉明溪便让灵素端了热水来,让两人先洗漱,又留路叔在她家吃了饭再回,已过了饭点,也省得左家阿婆再给他单做一顿。等猴哥洗好手脸,公玉明溪打发他:“你去跟你阿婆说一声,你们回来了,让她老人家别担心。就说你路叔在咱家吃完就回去。”

    饭菜很快上桌,七寻道:“娘,你们这么迟还没吃?”

    灵玉哼哼:“娘从太阳落山,就准备晚膳了,总以为你们一会儿就回一会儿就回,这不就等到了现在?”

    七寻哈哈笑:“这不是中午小五爷请我们和五叔一家去酒楼里吃饭,后头又跑了两家铁匠铺子,又随小五爷去码头买酒买鱼,所以耽搁了么?柴米油盐这些都没敢得及买呢。下回带你一起去县城玩。县城很大很气派,瞧着挺有意思。”

    灵玉白了她一眼:“又不是没去过。”

    五叔家的温锅宴,她们一家人都去了。

    不过,记忆中和亲眼看,感觉还是不一样的,虽然当时,也算是亲眼看。这就好比成年后再见几十年未见的童年景像,总归是不一样的感触吧。

    反正七寻再见临江城,那雄伟的建筑,让她十分震撼。

    说了会儿县城的见闻,不管是七寻还是猴哥和路叔,都没提崔瑰那档子事。

    等吃完晚饭,路叔告辞回家,公玉明溪见他没买什么东西,便让猴哥捡几条鱼让他带回去。

    路叔忙摆手:“二嫂,千万别给我,我娘做鱼的手艺可不成,没得浪费了这些鱼,回头您家做好,送我们一条,让我爹和我娘尝尝您和素丫头的手艺就成了。”

    公玉明溪笑道:“那成。回头做好了,让昊儿给你们端一盘子去。”

    送走路叔,猴哥去给驴畏了水和草,这才进屋里,对公玉明溪道:“娘,五婶给送了匹缎子,说是给妹妹们做新年衣裳。还有一套棉衣棉鞋是给老太爷的,我明儿给他老人家送去。”

    公玉明溪打开一看,不由点头:“确实是难得的料子,这颜色鲜亮,适合她们小姑娘穿。”

    猴哥又提了布袋子过来,倒出里面的银子,给老娘交帐:“虎肉卖了六十两银子,狗獾肉三两,三妹妹的药材卖了十五两,一共七十八两银子。买酒和鱼,还有去铁匠铺子的订钱,一共花了十四两三钱半银子,这里还有六十三两多,您收好。”

    听说自己的药才卖了十五两,灵素挺开心,这个价格,比她预计的还高些。

    七寻见她高兴,便在边上道:“那家仁德堂的掌柜说三姐的药材炮制的好,是顶极的品质,往后只要有,他那边就收,都比照着今儿的价格来。”

    灵玉见哥哥姐姐们都赚了钱,便是四姐姐,还给大爷爷家弄了个豆腐生意呢,以后自家也有细水长流的进项,对比下来,她好似特别废?

    灵素是何等通透敏锐之人?一见灵玉神色黯然,便知道小妹妹的心思了,笑着摸了摸她的头:“我们家小妹妹最是灵慧,于读书上头,哥哥和姐姐们可都比不上你,娘就最喜欢小五是不是?我们小五的长处,不在赚钱上头,在更厉害的地方呢。”

    公玉明溪在边上笑骂:“可别冤枉我这当娘的,你们虽然于诗词文章上头棒槌了些,但你们几个,老娘是一样欢喜的。”

    被她这一打趣,灵玉的心思便转了过来,抿了嘴笑:“姐姐说的对,我要是绣绣品,肯定也能赚些,但咱家现在又不急着使银子,我有那工夫,还不如给娘和姐姐们绣衣裙呢。”(第一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