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后我成了拼爹界杠把子 > 第五十一章节 晏爹来信
    等烤炉砌好,她又让猴哥给她在放柴火的棚子外,搭了个足有七八十平的大棚子。

    好在原本的家宅遭灾后,收拾出的青砖不少,尽够搭棚的。

    大棚三面青砖墙,朝南的一面敞开,木料不缺,猴哥又用木柴和村里人家换了不少的稻草作棚顶,有路叔帮忙,棚子很快搭好。这大棚屋,七寻是留着造纸用的。

    有了烤炉,七寻做木工之闲,开始烤制点心。

    之前去县城,买了不少精麦面粉回来,鸡蛋也不缺,糖也买了不少,村里刚好有一位族叔家的牛产小牛仔,七寻用野鸡野兔,和人家换牛奶,每天去取一斤回来,足够做点心用的。

    做了鸡蛋牛奶和面粉,基本上西点就能做出来。

    又有栗子可以做栗子糕和烤栗子。

    七寻先烤了栗子,接着便做最容易上手的蛋糕和面包。

    猴哥自然就成了七寻的专用打蛋器。

    说实话,手动打蛋清这活儿,真不是人干的。

    好在猴哥就不是一般人,身为前神仙,他打出来的蛋清,比电动打蛋器半点不差。

    第一炉面包因火候掌握的不大好,成品有点塌,口感也不够喧软,好在只是尝试,做的不多,倒也不算浪费了,虽然她觉得尝试失败,但家里其它人都是第一次吃这么松软的点心,反馈竟然都还不错,让七寻很有些无语。

    好在第二炉面包她有了经验,成品还算合格。

    有了成功的经验,接下来就比较容易了。

    烤了面包,七寻又接着烤了两炉蛋糕,两炉饼干,两炉粟子糕。

    要说对美食的享受和鉴别,除了七寻,大概要数公侯之家出身的灵玉,荣国公府生活之奢侈,不是寻常百姓能想像的。而那个时代,刚好是华夏美食发展的巅峰时期。

    七寻做糕点,她也起了兴致,凑过来帮忙不说,还说了好些点心方子,七寻感兴趣的一一记下,打算以后慢慢尝试。

    要知道,后世很多美食爱好者都曾尝试过还原红楼中的美食,只可惜大多不过陡有其形罢了。

    难得有这么个机会,七寻当然不会放过。

    但点心还好,其它菜谱七寻就抓瞎了。

    于是拉上灵素过来帮忙。

    猴哥盖好大棚,闲着没事,过来凑热闹。

    七寻再次惊讶于猴哥在厨艺上的天份。

    她感觉到她家大圣哥哥这个天份有点玄幻,真的,大闹天宫的美猴王,跟天比齐的大圣哥,竟然在通往厨神的道路止一步一步迈的尤其坚实,这谁能想到呢?

    关健是,猴哥他对厨艺是真爱啊。

    只要是七寻和灵玉提供的菜谱,他试上一两回,就能把味道给还原出来。

    甚至灵素做的药膳,由他出手的话,药效都比灵素这个神医要好上一分。

    特别是刀工,人家那都不带练的,在精准这块,拿捏的死死的。

    公玉明溪瞧的直乐:“咱家要是去开酒楼,没准儿搁在盛京朝歌城,那也能开成天下第一楼。”

    猴哥表示,上辈子西天取经路上,啃野果子啃的够够的,他哪想到,人间有如许美味呢?

    被取经成佛耽搁的一代厨神冉冉升起,全家人都表示欣慰不已。

    以后有口福了啊。

    惟有七寻表示遗憾,空间到现在还没动静呢,调料的缺失,让诸多美食目前只能处于空想的阶段。

    家中每天都有新点心出炉,灵舟每天上完早课回去时,都会给老太爷和两房的爷爷祖母带上一份儿。家里的孩子们,当然也会分到一两块。

    小八小九小十三个小的,每天放牛路过七寻家,灵素都会给他们带上两块吃,以至于灵素很快越过七寻,成了弟弟们最喜欢的姐姐。

    当然,沉迷于木匠活的七寻目前还不知道她在弟弟们心中地位不保。

    等她打造的织车纺车都成型后,家里收到了晏爹和大哥的第一封信。

    其实家里母子几个,忙忙闹闹的,差点已经把那父子两给忘了。

    要不是老太爷隔三岔五的过来问问他孙子有没有信回来,没准母子五人早就把晏爹晏哥给忘到了九宵云外。

    按说早就该有信回来,结果一直没音信,也难怪老太爷挂念。

    收了差役递的信,灵素给了差役二十文钱作辛苦费,又给上了茶水点心让人暖暖身子,大冷的天,从镇上过来得有十里路,虽不是单给他家送信,也不能叫人白跑一趟。

    那差役喝了茶,打包了一包点心带上,便起身告辞。

    至于回信的事,却是不急,等看了信再回不迟,老太爷那边也得问问有没有什么要捎带的话。

    再则,若是这信是路上寄来的,回信也没地址寄,还得等他们到了京城安顿下来才成。

    好在大夏邮路发达,朝庭有专门的隶属路政司的邮寄所,民间百姓想邮递信件物资,只需要花点银钱就行。

    当然并不便宜也就是了。

    但邮寄所邮寄的信件和包裹,比起代邮东西的镖行,毕竟有官家背书,要安全并且快捷些。

    不过,一些特殊的物品,很多人还是会选择镖行。

    打开信,看到信中的字迹,公玉明溪挑眉,这笔力笔锋,比晏雍梧之前的笔迹要遒劲有力的多。公玉明溪前世便精于字画鉴定,只一打眼,那字迹中透出来的霸气凛冽,似乎扑而而来。

    字体还是晏雍梧常用的字体,但其中的笔力,却不可同日而语。

    不过两月时间,晏雍梧的字不可能一下子进步到脱胎换骨的地步,结合在家的母子几个的际遇,公玉明溪几乎可以肯定,她这辈子的丈夫,要么是换了一个人,要么就是,和她们母子五个一样,也忆起了上辈子的事。

    但看这一笔字,这位今世夫君,她孩子们的爹,上辈子绝对不是一般人。

    那霸道的字,一般人可写不出来。

    信中倒没说别的,只说他们父子二人在路上的见闻,目前到了什么地方,又问了问家中长辈们是否安好,几个孩子是否听话。

    公玉明溪一目三行看了信,便把信件递给几个孩子。

    看完信公玉明溪便打发猴哥去给老太爷报平安。

    而此时远在天泽城的晏家父子两个,才刚在天泽城的客栈里安顿下来。

    过了天泽城,再往北二百里地,就是盛京朝歌城了。(第三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