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后我成了拼爹界杠把子 > 第五十三章节 活着,不好吗?
    始皇深知,任何情况下,身份地位权力,都不应该是被放弃的东西,而人在什么时候,都应该抓住已有的东西并且为走得更高而努力。

    因为一旦放弃,便是失去所有的开始。

    想起上辈子的事,训斥了儿子一顿,但见儿子神情悲痛,始皇虽然生气,但到底是父亲,丢开帝皇的身份,倒多了份慈父之心,虽然慈父之心这玩意儿,他上辈子不能说没有,但有的不多,可这辈子毕竟也有三十年的记忆在啊。

    看儿子的目光,渐渐柔和。

    罢了,这孩子终究是因为他死了一次。

    虽然那不是他下的圣旨,但儿子一见圣旨,哪怕是让他去死,他都未曾反抗,子不类父,这大概是所有强大的父亲们的悲哀吧。

    尽管让他失望,但奇异的是,他亦感受到了一份儿子对他这位做父亲的极为深重的感情。

    那是除了敬畏之外的濡沫之情。

    他终究给儿子解释了一下发配他至上郡的原因,这是儿子至死都没想明白的心结。

    始皇难得开温声开口:“蒙恬掌握着大秦最精锐的军队,蒙毅近伺帷幄,是朝庭重臣,我打发你去了郡,是为了让你亲近蒙恬,得蒙氏兄弟襄助。是时六国余孽作乱,你在上郡,手握大秦最精锐的部队,便是咸阳乱了,你亦有平乱的资本。除了寡人,大秦再无能左右你的势力。你但凡明白一点寡人的思量,便不会因一纸矫诏自杀。你反对寡人焚书坑儒,难道寡人真的残暴不仁吗?寡人何尝没给过他们机会?否则又岂会给你聘儒家为师,寡人杀他们,那是因为他们的言论,已经开始动摇帝国的根基!寡人岂是那等心胸狭隘之人!寡人治国之初,百家争鸣,但偌大帝国,想要稳定,必须有严明之法度。寡人不是不想让帝国休生养息,也不是不知道你所提之建议,有可行之处,只是时机不对。帝国是时之景况,不允许寡人那么做。寡人需要的是时间,大秦也需要时间。可惜,时不待寡人啊。”

    说到这里,始皇的语气中,是深深的遗憾。

    灵蔚心下震动。

    原来,这才是父亲对他大怒的原因,这才是父亲发配他去上郡的原因。而他竟然从没想过父亲对于帝国未来的忧虑,他没想明白父亲让他去上郡的原因,竟然是为了万一,是为了他以后能更好的继承帝国。

    前世至死未解的执念,这一刻烟消云散,灵蔚羞愧之极,更觉得无颜面对父亲。

    始皇默了片刻,才道:“以后不必再唤我父皇,便用之前的称呼吧。你如今的名字,蔚,本有茂盛之意,亦合了你上辈子的名。虽说男子及冠方可取字,但父亲赐字,提前些也无妨,往后你便字扶苏。”

    “是,父......亲。”扶苏应下,想了想,征询道,“我们......还继续往京城去吗?”

    这便是问他是否继续科考的意思。

    始皇笑了一声:“自是要去的。”

    始皇梳理了一下今生记忆,发现他如今和扶苏身处的大夏帝国,疆土之广阔,远胜他的大秦,政律之完善,也远非他的大秦可比,但这也不奇怪,毕竟他的大秦,如果他没死,发展下去,绝不会比现在的大夏帝国差。

    甚至他死后扶苏若顺利继位,以扶苏之才,也绝不会比现在的大夏差。

    只是可惜了,不知道他们死后,大秦如何了。

    然而现在想这些都没用。

    如何在今生好好活着,活得配得上他曾经一代开天僻地之始皇帝的身份,才是需要考虑的。

    重活一世,傻子也不会抹脖子去死。

    活着,不好吗?

    扶苏却是替父亲难过,父亲他是始皇帝啊,比之大夏的开国皇帝尊贵了不知多少。

    至少大夏之前的帝国,已经一统,大夏这片广阔的疆土,亦不过是继承前朝得来的罢了,虽然亦有扩张,但论功绩,大夏开国帝尊,却是远不如他的父亲的。

    始皇拍了拍儿子的头,能再次见到年少时的儿子,愤怒过后,心情莫名竟有些好。

    他倒没有什么曾经错过儿子长成的遗憾,他始皇帝压根儿就没有那根儿女情长的弦,但能让死于悲愤的儿子,知道他并没有赐死他,大概也不失为对儿子的一种安慰和补尝吧。

    好吧,虽然他听到儿子竟然是自杀而亡的那一刻,真的是恨不得再把他捶死一次。

    朕的大秦啊。

    “行了,你不必想太多。无论怎样的境遇,身为堂堂大秦男儿,都该勇往直前。你如今年幼,将来会有更多的机会。但须记住一点,必不可再如前世一般。将来哪怕是天让你去死,你也须得有逆了那天的勇气。顶天而立地,铁骨铮铮的活着!那才是我大秦的儿郎,是寡人的子嗣!”

    “儿谨记父亲教诲。”

    两人收拾好行李,离开客栈继续向北。这一路上,始皇观察着大夏各地的民情、政务、基础建设,思考着大夏各方面的情况,倒是越发觉得,这重活一世,虽然投身成了一个普通的官宦子弟,读书人,但也还算不错。

    毕竟,这是个可以修炼的世界,这对于曾经执著于追求长生的人来说,还是十分友好的。

    真的,发现记忆中这个帝国有修行之人的存在,始皇陛下是惊喜的。

    蓬莱仙岛太过遥远,他上辈子没见着,但大夏的修炼体系,却是实实在在的存在。

    更何况,哪怕今生不能得长生,但他能重活一世的他,焉知不会带着记忆再活一世?焉知重活一世这件事本身,是否便算得是长生?焉知便是这一世不能修炼,下一世他便不能修炼?

    大夏的官员,又不必向皇帝行跪礼,只要执座下官礼便行,而考个官身,是现在能提升地位的便捷的途径。

    所以,科举还是要考的。

    始皇想到科举,便觉得科举制,还真是好东西。

    父子赶了一个月的路,快到盛京了,才想起还没给家人报平安。

    实在是记起前世,父子两受到的冲击比较大,哪怕面上已经平静下来,也不再提前世的事,但思考的问题显然不少,以至于,完全忘了家里还有一家子人正盼着他们的消息呢。(第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