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后我成了拼爹界杠把子 > 第十二章节 三姐其实是狼人
    “后来,那啥,我刚把两院院士拿下,正是人生最高光的时刻,就挂了啊。砍了大号重练小号,投胎成了咱们家的小寻了呀。”

    “噗。”灵玉一点没为她的不幸感到悲伤,忍不住乐了。

    七寻无语:“果然别人的不幸,才能对比的自己也不是那么不幸么?唉,其实我并没有什么遗憾的。我父母是军人,我自己也是名军人,我们一家三口,都算是为国捐躯吧。余下的亲人,就是养大我的小叔,但他有自己的家庭,又是个大富豪,生活无忧,我也没什么可牵挂的。所以有我这么厉害的天才在,咱家现在虽然艰难点,但我肯定会让你过上锦衣玉食的生活的。我们现在一家人,父母慈爱,兄友弟恭,这就比什么都好。上辈子都是过去了,咱应该往后看对不对?”

    见她那得瑟的小样子,大家都乐。

    公玉明溪中年遭遇战乱,国破家亡,余生颠沛流离,否则也写不出“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这样雄阔的句字,为国捐躯者,她格外敬重。

    但做父母的,总归最关心的,其实是儿女过的是不是幸福。二儿子上辈子神仙就罢了,三女儿十来岁便殒命,不提也罢,倒是七寻怎么说也活到了近不惑之年,除了父母小叔,也没听她提别人,公玉明溪不免问她:“就没成亲?”

    七寻:......

    七寻抹了把脸:“娘啊,您闺女我,别说成亲了,恋爱都没有过。太忙了,么得时间哩。”

    关健是,就算有时间,就她的工作环境,也没有合适的人啊。有同学的时候她年纪小,有同事的时候同事基本都是已婚。

    别说恋爱了,暗恋都没有呢。

    眼看着她三十多岁了还是个单身狗,她小叔深觉指望她成家是没戏了,竟然丧心病狂给她介绍小鲜肉,简直有病。

    她是军职啊,堂堂中将去养小鲜肉?闹呢。

    这骚操作差点把小婶给气死,连十来岁的小堂弟都对他爸翻了好几天白眼。

    七寻给她爸告状,哪怕老父亲深忧闺女婚事,也把她小叔骂了个狗血喷头。

    对于七寻上辈子活到三十多还没嫁人的事,公玉昊倒没觉得有什么,他们神仙不在乎这个,天庭一千仙里九百九十九仙是单身汪。

    私自谈恋爱风险太高。

    二郎神她娘还是天庭高层呢,谈个小恋爱,不一样被拘留收押定罪一条龙。

    公玉明溪和灵素灵玉却有些诧异。

    读懂她们表情的七寻笑道:“我们那个时代,算起来,是宋朝千年之后了,早就没了皇室,国家由执、政、党管理,领导人选举产生,事事讲究个人人平等,男女平等,女子和男子一样进学工作,进学是义务教育,不管男女,必须接受国家九年义务教育,所以国人基本没有不识字的。学了九年后,再根据个人情况选择工作还是继续高等学业。所以如我一般,选择事业不成婚的女性挺多的。无论是哪个行业,站至巅峰的女性都不少。因为科技水平的进步,百姓生活的都挺好的。至少我们国家在我去世前十多年,已经消除了绝对贫困,没有人因为缺衣少食冻死饿死。老实说,我们那里但凡有点家底的平头百姓,日子过的都比现在的勋贵世家舒适。”

    别的不说,只有没有空调这一点,生活质量就差别大了。

    想到自己这一天被冻成狗,七寻真是万分愁怅。没了说下去的欲望。也懒得继续搞气氛了。

    “等以后再给你们介绍吧。”

    不过想想自家现在这苦逼日子,七寻振作表示:“咱家以后拼文的有娘,拼武的有二哥,生病也有三姐,啥都不怕了。”

    她没说的是,其实动脑子玩心眼的事也可以交给三姐的。

    计谋方面,三姐程灵素才是个狼人,一个顶全家,论谋算,武侠小说男主女主中,无人能出其右。这是一个看一步算百步,能把所有人都玩弄于股掌,自己的死都能算计,死后都能把仇人弄死,心思缜密到连男主都恐惧的潜藏大佬啊。

    公玉明溪笑问:“那你干嘛?”

    七寻一脸你这还用问的表情:“娘,我说那么多,你都没明白?就我这满身的本事,有人类几千年的知识积累,我算是站在了历史巨人的肩膀上啊。养家糊口就靠我了啊。”

    好吧,公玉明溪其实也是个小傲娇。虽然不确定闺女是不是在吹牛,但自夸这种事情,她和她闺女一样,干的挺溜的。

    “行,以后老娘我就喝喝酒打打牌,闲时再看看书写写画画,全靠我家姑娘养活了。”

    “您瞧好吧,指定让您衣来伸手饭来张口,过的比那宫里的娘娘还富足。”七寻表示完全没压力,“我的事就这些了,小五,还是你来说吧。”

    灵玉这一天,心情真是跌荡起伏。

    亲娘是才女,二哥是神仙,三姐是神医,四姐是天才。

    她......她其实有了这辈子,上辈子的事再想起来,倒也不觉得有多难过了。

    再被四姐这么一逗乐,灵玉也没了之前的伤感,用最平静的语气说了自己的事。只说了自己上辈子叫林黛玉,出身公候世家,却年幼失怙,被接到外家扶养,后来因胎里带来的病,十来岁便病故了。

    至于那些一年三百六十日,风霜刀剑严相逼的搓磨,自是半字未曾提起。

    七寻震惊于自己一母同胞的双胞胎妹妹竟然是林黛玉,她自己自不必说了,上辈子算是过的最恣肆,三姐灵素虽说是个孤儿,可也有师父疼爱,便过的清贫些,英年早逝,但也未曾吃过什么苦,活的也算肆意。哪怕她死的让万千人婉惜,但并不是为她活的苦,而是为她的至情至性。

    倒是林妹妹,绕树三匝,无技可依。是真正的叫人心疼的厉害。

    说起来,她也看过不少文学作品,但惟有两个女性角色让她念念不忘,恰好,正是这辈子的她姐和她妹。

    一个是出于同为高智商者的欣赏,对她的死惋惜遗憾。

    一个是出于对美好灵毓却被零落成泥的悲剧的心痛和遗憾。

    七寻抿了抿嘴,暗暗发誓,以后必叫她妹妹过的比谁都恣意,活的比谁都飞扬。

    哪怕灵玉并未说自己受过什么罪,但寄人离下,就够叫人心酸的,何况但看她提起前世的情态,便知她过的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