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后我成了拼爹界杠把子 > 第五十五章节 毕竟,活着不好吗?
    公玉明溪摇头:“闺女你想的太简单。只凭那雄劲如峰的字,你爹只怕是个不好相与的人啊。再说信,这么久才写信回来且不论,那信里写的都是啥?例行公事一般,干巴巴的问候了几句,文采咱且不提,但半分感情也无就过份了啊。怎么滴,你们也是他亲儿子亲闺女不是?这要是往后回来,待你们不好,那可如何是好?”

    公玉明溪没说的是,这辈子她也是实实在在的过下来的啊。和晏雍梧好歹这辈子做了十几年夫妻,琴瑟和弦,这丈夫突然变了,谁也不知道变好变坏对不对?

    若变好,那是一家子的幸事,若是变的不好了,她还有大半辈子要活呢,岂不麻烦?

    七寻不以为意:“好不好的,有我大圣哥哥在呢。”

    公玉明溪瞪她:“那你大圣哥哥,也是他儿子。”

    大圣正在考虑,他这麻将打的一把没胡过,不是娘胡就是小寻胡,他和三妹都输了好多零花钱了,他是不是应该作个弊?

    听娘和小寻提到他,大圣表示:“娘您不用忧心这个,万一咱爹不行,您和他过不下去了,大不了就和离嘛。您有我们呢,都说了让你以后只管享乐就成。”

    女人狠起来,就没男人什么事了。

    上辈子他大哥牛魔王那么强的一个牛人,还不是整天被家暴?害得他这个兄弟去借个扇子都没借成,忒没面子。

    当然了,他今生的娘,虽然又美又飒,家暴他爹倒不至于,但咱也不必怕对不对?

    公玉明溪一听这话,顿时心安的很,只要儿子闺女还在,老公要不要的,其实不是什么值得费心的大事。

    可怜坐在马车上正在朝歌城外排队进城的始皇陛下,还不知道,他老婆儿子加闺女,已经计划着万一他这人不行,就要和他散伙啦。

    公玉明溪惟一担忧的是大儿子,老公可以换,儿子不行啊。

    就目前这个情况来看,大儿子八成也和他们一样一样的。

    七寻一听说和离这个事,跟着来了一句:“娘您不用担心爹的事,我大圣哥哥说的对,不行咱就和离,娘您美貌智慧并重,咱以后还会有很多很多钱,您这样的白富美,大可放心成为单身贵族,要是日子无聊了,养几个小鲜肉呗,刚毅的,俊美的,勇武的,温柔的,斯文的,儒雅的,邪魅的,病娇的,类型多样,任您选择。多大点事?咱只走肾,不走心。”

    此时对她爹全然无知的晏小耸还不知道,她爹是祖龙始皇陛下,否则她是万万不敢对她老娘提这么个良心建议的。

    毕竟,活着不好么?

    全然无知家人们还在好奇:“小鲜肉?”

    这鲜肉还能分这么多类型?家里野味卖的不少啊,原谅他们委实没看出来。

    “年轻小伙儿呗。”

    公玉明溪:......!

    另外兄妹三,陪着老娘一起目瞪口呆。

    七寻正考虑打哪张牌呢,头也没抬的幽幽道:“我以前过了三十还没个初恋,我小叔直接把他旗下一家娱乐公司里所有年轻帅气的艺人们都领到我面前,让我随便挑。”

    “后来呢?”

    “后来,他被我小婶婶捶了一顿呗,还好我老爹万忙之中实在抽不出空来捶他,要不然他小命危矣。不过话说回来,年轻帅气的小鲜肉们,看着还是挺养眼的哈。可惜了。”

    灵玉抿了抿嘴,好奇道:“可惜什么?”

    “可惜我太忙了,实在没空啊。要不然谈个恋爱其实也不错啊,哈哈,我胡了。”

    猴哥:!

    到底要不要作个弊?

    看了看自己面前粒可怜的铜子儿,猴哥觉得很有作弊的必要,但他是个会去作弊的人么?

    身为赚的钱全部上交给老娘的好儿子,猴哥为保住自己那点可怜的零花钱,干脆的起了身,把位置让给林妹妹:“小五,给你玩。”

    林妹妹对她家大圣哥哥的祸水东引丝毫不以为意,兴致勃勃的坐了上去,这麻将的玩法很有意思,但坐在边上陪玩,只能看不能动手,这就没意思了。

    “大圣哥哥,看我帮你把你输掉的都赢回来。”

    林妹妹信心十足。

    老娘哼哼,当她逢赌必赢是假的?

    灵素憋笑,她的铜子也输的差不多了,但是要说凭本事赢小寻,想也不大可能,除非小寻故意让她们胡牌。

    她可是注意到了,娘胡的牌,八成都是小寻故意放的牌。

    当然,小寻在对待小五时,罕见的有耐心,宠她的很,定会让她赢。

    灵素寻思着,小寻不可能去赢老娘的钱,而她的铜子儿只剩那么可怜的几个,那小寻在她自己坐庄时,故意放水给小五胡牌,输她自己钱的可能性就很大。

    果然,一圈打下来,小寻故意让小五胡了两把,一把是她坐庄时,一把是灵素坐庄时。

    灵素就看着自己面前仅剩的两个铜子,都不够再输一把的。

    难不成还得借钱?

    公玉明溪把牌一推:“今儿就玩到这吧,素儿的钱快输没了,借钱赌可不是好习惯。再说夜也深了,明儿还得早起,你们的早课不能落下。谁要是敢不认真给我念书,看我不捶你们。”

    再玩下去,就小寻给小五放水的劲儿,老娘怕自己赢来的钱也保不住!

    灵玉:?

    我这才刚赢了几牌,娘您就掀桌子了?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的玩耍了?

    我这还没过瘾呢。

    赌瘾这个事吧,万万要不得。

    七寻语重心长:“凡事不能成瘾。这麻将咱自家得闲玩玩就行了。”

    林妹妹表示鄙视:“你平常捣鼓你那些图纸和木工时,天塌下来你都不会瞧一眼,饭不吃觉不睡的,那就不算是瘾?”

    七寻哼哼:“我那叫专注。我沉迷事业不可自拨!”

    “行了行了,别逗嘴,都洗洗睡吧。”老娘一捶定音。

    其实这会儿也就晚上十点左右,对上辈子经常一做实验就日夜巅倒的七寻来说,真不算晚。

    一家子各自洗漱后歇下,第二天三更起床,开始修炼。

    一个时辰后,天色将亮,大圣哥领着全家练武,他把灵素拿出来的胡家刀和轻功都做了改进,又专门调整了相配的吐纳功法,比原先的刀法轻功自然要高明的多。

    七寻的轻功这几天突飞猛进,她觉得,再过些天,说不定就能跟着她猴哥和三姐进山里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