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后我成了拼爹界杠把子 > 第五十九章节 忘了他是有娘管着的人了
    七寻觉得有理想的人都应该尊重,一切兴趣只要没有妨碍社会有害他人,身为家人就应该支持。

    何况商业行为也是维持社会有序发展的重要一环。尽管这个时代对商人不太友好,但即便是这个时代,能在商业上有所建树的人,其本身也不可小觑。

    资本的扩张只要能控制在良性的范围类,那就是好资本。

    “能卖,既然灵启哥喜欢做生意,那交给他做就是了。”

    反正她只对改善和提高科技水平本身感兴趣,至于她做出来的东西如何创造社会价值,其实她并不擅长。

    如果有人能帮她做到这一点,她当然乐见其成。

    坐收渔利的事,谁不喜欢啊?何况她创造了价值本身,并非真的坐收渔利。

    最重要的是,二堂兄是自己人,在古代这种家族族规甚至临驾国家律法之上的社会环境里,血缘关系是天然同盟,只要对方品性不坏,那就值得依重信任,因为大家利益一致。

    而自己家连着老爹大哥在内,估计也没个对做生意有兴趣并且能激情投入的人。

    别看二哥和三姐现在赚了不少钱,但他们赚钱的方式和七寻一样,本质上和商业这两个字关系不大。

    说白了,她们只是创造和收获产品,然后完成最简单的交易这一环节而已。诚然交易就是商业最关健的一环,但能创造出巨大利益的关健,其实偏偏并不在于交易,而在于交易这个环节完成之前,所做的其它工作。

    在后世,营销是门大学问。

    而企业的管理,策略的制定,更是商业行为成功的先决条件。

    既然自己不愿意干,或许也干不好,那就交给愿意干,能干好的人,这才是明智选择。

    对此七寻想的很开。

    让适合的人,干适合的事,这才是资源的有效利用。

    她一个搞科技的,让她去做生意,那是为难自己,何必呢?

    娘和小五只管端着才女的范儿,为人类的文化事业做贡献,往文化星河里添几颗璀璨的明珠,那才是人类的大幸事,是她们的人生价值所在。

    三姐救死扶伤才是她身为神医的价值和使命。

    至于二哥,让他一个不爽了就一棒子砸过去的人,去商圈里尔虞我诈,勾心斗角,逗呢?七寻很担心让她猴哥做生意,若遇上商业诈骗,铁定要出人命。

    “等我把纺车和织机调试改造后,就做洗衣机。若是卖的好,那咱家又有进项了。”

    说到这里,七寻问猴哥:“咱家现在有多少银子?”

    猴哥算了一下:“大概四百多两吧?你抄的那本医书咱还没卖,三妹妹的药材屯了不少,不少百年以下的人参也还没卖。”

    百年以上的,都自家留着了。

    “药材里,目前最值钱的就数灵芝和人参,三妹说年前咱一起去趟县城,把屯积下来自家不打算留的都卖了,应该能入手三四百两。”

    七寻听了,寻思着若不算去京城后的花销,这几百两足够她家过上不错的日子了,反正只要生活不讲奢华,那她家就不缺银子使。

    所幸家里也就娘和小五在吃穿用上讲究些,二哥略臭美些,她制东西有时候需要点银子买材料,三姐就是个光赚钱不花钱的好人,所以现在真不愁银子的事了。

    七寻表示:“二哥,那我能去订制些工具买些材料不?”

    猴哥摇头:“这你得问娘。”

    别看家里的银子一半是我赚回来的,可这银子的事,它不归我管呐。

    七寻心虚的笑了笑:“那我问问娘。”

    话说她当初信誓旦旦的表示家里赚钱的事情就交给她了,然,目前为止,除了那豆腐是她做出来的,将来能分点钱外,她一文没赚着不说,还是全家花钱最多的存在。

    还好娘是好娘,兄姐妹是好兄姐妹,若不然提起来多打脸不是?

    晚上七寻一提要买些材料,并订制些工具的事,深信自家闺女是个天才科学大佬的美娘豪无异议,答应的甭提多爽快了:“行,需要什么,你自去县城买去。要多少银子回头从我这拿。”

    林妹妹咬了一下筷子,跟风提要求:“那,娘,我能跟二哥和姐姐去趟县城吗?我想买匹顶好的素绢,再买套绣花针和最好的丝线回来。”

    她打算绣张大件屏风,等自家新屋建好后,当成送给爹娘的礼物。

    再给家里人绣些荷包和帕子。若有空了,给娘和姐姐还有二哥做身绣花的衣服。

    对于儿女的合理要求,甭管是以前现是现在,公玉明溪都没有拒绝过。

    “那过几天,你们都有空的,咱们去趟县城。本来还想年前置办年货再去的。大不了咱们年前再去一趟就是了。”

    反正家里买了驴,虽然小寻的车厢还没做出来,但可以借一下板车。能坐人就成。

    就自家现在这农家身份,实在没必要讲究排场。

    惟一不好的就是,往县城的官道就是运河边上,风大天冷,坐无厢的板车的话,孩子们一路上要受点罪而已。

    但现在自家几个孩子,包括她自己都在修炼和练武,身体还是不错的,倒不怕受一日的冷风。

    公玉明溪也想出门转转呢。

    十多年前从京城到晏家村,就是她这一辈子惟一的一次出远门了。

    灵素还好,上辈子身为江湖儿女,她自出了药王谷,就一直在外面飘着。猴哥是天庭都去闹过的人,七寻也不必提,倒是灵玉上辈子就只从扬州至京城来回过两次,且那时候年纪小,又心伤亲人逝世,哪里还有心情看风景?

    听得可以出门,哪有不高兴的?

    “娘,那我们哪天去?”

    “小寻不是请了你们四婶明儿过来帮人调试纺车织机吗?弄好了咱们就去。当天回来时间太赶,咱们在县城寻个好客栈,住上一晚再回,让你们好好玩一天。”

    吃完晚膳,灵玉跟着灵素去收拾锅碗,七寻拉了她猴哥说悄悄话:“会不会遇上崔瑰那家伙?”

    猴哥轻嗤“怕什么,就是遇上了,你和素儿都能自保,娘和小五有我护着呢。”

    我是怕你不能打吗?我是怕娘知道你在外面干架,回来捶你啊。虽然我这担心,我自己也知道假假的。

    七寻语气幽幽:“你说娘要是知道你在外面惹祸,会不会骂人?”

    猴哥:......忘了他如今不是天生地养的猴,他是有娘管着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