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后我成了拼爹界杠把子 > 第十四章节 猴哥心里明白着呢
    公玉明溪好笑:“大多百姓的日子,可不就是这么过的?便是富贵人家,也多是如此,也就家里有温泉庄子的,冬日里能多添几样新鲜绿菜。”

    说到这里,公玉明溪肃着脸:“你和你二哥的神异之处,有那储物空间之事,咱们自家人知道就算了,于外人面前,万万莫提半点。”

    七寻笑道:“便是娘不叮嘱,我和二哥也不会在外人面有提半句的。”说完又接着之前的话题,“我上辈子那会儿,再穷的人家,冬天里也吃得上各种新鲜蔬菜。品种特别多,反正基本上想吃啥有啥。”

    一家人都极惊讶:“便是你们那会子的人过的再富足,也不至如此吧?冬天里的鲜蔬,怎么种出来的?能供应所有人?”

    “大棚种植呗。用塑料薄膜或者玻璃建的透明的空间,里头种菜,因有光照,封闭的环境下可以保证棚内的温度,也不影响植物的生长。因此无论哪个季节的绿蔬,一年四季都可以买到的,百姓们也都买得起。不过塑料薄膜咱就别想了,那玩意儿就是能生产出来,咱也不能生产,对环境破坏太大了。当初发明了塑料的人,后悔的都自杀了。当然,它的用处是极大的。塑料就罢了。倒是玻璃,也就是你们说的琉璃,我却是能弄出来的。说到玻璃,小五上辈子出身富贵,应该常见的。到我上辈子很那会儿,普通民用玻璃极为便宜,生产成本低的很,工艺也不复杂,再穷的人家都用得起。等我把玻璃弄出来,咱家就建个玻璃房,以后冬天就有新鲜蔬菜吃了。再有,到时候我们建了新房子,窗户全部用玻璃窗。这样屋里亮堂的很,若不然这天气一冷,窗户一关,屋里黑漆漆的。”

    说到这里,她摇头叹气:“所以爹这次可一定要高中。他要是不当官,我这玻璃都不能弄出来。”

    公玉昊纳闷:“你弄那什么玻璃,跟爹当官有啥关系?”

    灵玉略作一想,便知道了其中的弯弯绕绕,给她神仙二哥解释道:“虽然四姐姐说的寻常,可玻璃即便是我那会儿的公候世家,也是稀罕物,更别说如今。真要能做出来,那得是多大的利?咱家若是没靠山,谁不眼红?做出来便是要命呢。这世上为着一点银钱,谋财害命的多了去了。”

    公玉明溪和灵素也点头。

    公玉昊皱眉:“这么麻烦?”

    道理他一想便明白了。但这种感觉却特别不爽。

    他一边吃饭,一边道:“凡人将军挺有权势,要不,我去从军?往后弄个爵位,便什么都不用担心了。”

    公玉明溪哪舍得自家儿子去军中挣命?虽说儿子是个神仙投胎,但这不如今是个凡人吗?

    她大概也明白了这儿子是个桀骜不驯的,还真怕他跑去当兵。便道:“帝国强盛至此,万朝来贺,如今哪里还有仗打?没仗打,怎么立功去?你老实在家待着吧。”

    这话其实是忽悠自家儿子呢。

    国内大仗或许没有,小仗必不会少的。北境边关可不算稳定。

    公玉昊不置可否。

    他其实对当将军没什么兴趣,但他如今是凡人,要想护着家人,总不能一个一个去捶死,还是得有点权势才好。神仙都追求权势呢,何况凡人?

    他当神仙那会子,都因为没有权势而受制于人。凡人就更别提了。

    想想,二郎神杨戬那家伙那般威风,还不是因为根脚好,哪怕他老娘因为谈恋爱被关禁闭,但人家二郎神有那出身在,照样手握重兵,守着灌江口,听调不听令,这在凡间那就是一方诸侯,有权有势。还成了道教尊神,万民朝拜。

    他当初和二郎神那家伙打架,吃亏就吃亏在兵器法宝没人家给力。

    然没权没势的,到哪去弄好东西?

    二郎神要不是有权有势,他手上又哪里会有那么好的兵器?

    可见权势是必须的。

    他自己倒无所谓。可若是他坐在高位上,自家爹娘兄妹,岂不都能过的自在?

    他又不耐烦读那劳什子的书,肯定是不会去通过科考当官的,且文人那弯弯绕绕的花活,他也整不了。倒是军中人直爽些。他有本事就不怕不能升官。

    别看猴哥表面上怼天怼地,这不是大家需要他这么个人设么?

    其实那些弯弯绕绕的,他心里明白着呢。

    他只是懒得多想而已。

    说到从军的事,哪怕七寻前世是个军人,她都没为二哥说话。

    委实是如今这当兵的,和她上辈子的军人就不是一回事儿。

    被公玉明溪这么一劝,虽然公玉昊打定了主意找个机会去军中混,却并不愿多说。

    吃了晚饭,天色黑下来。如今可没什么娱乐,且都累了一天了,洗漱了一下,各自睡了。

    睡的早,起的也早。

    第二天雨停了,空气清新,穷逼一家子心情都还不错。

    灵素和公玉明溪把早饭做好,各人洗漱后,开始吃饭。

    早饭后没多会子,太阳出来,公玉昊穿上灵素给他烘干的外裳,对娘和妹妹们道:“娘,我去山里转转,看能不能打点野味回来。改善一下咱家的伙食。”

    清汤寡水的,实在吃不下去。

    七寻其实挺想跟着,不过她没出门的衣裳,只得作罢,老实在炕上团着。

    公玉明溪摆了摆手:“想去便去吧,注意安全。昨儿刚下的雨,山里潮湿,别把衣服打湿了,冻着了可不成。咱家虽说现在有你三妹这个小神医了,可生病了自己也受罪不是?”

    猴哥虽然觉得就自己这体质,生病是万万不可能的,但还是应下了。

    等他走了,公玉明溪把昨儿买的蚕丝棉和布料拿出来做衣裳。

    七寻上辈子没学过裁剪衣服,这辈子也没学。

    倒是灵素和灵玉上辈子都学的不错,便跟着公玉明溪忙活。

    七寻想着自家如今没有银子的事,但家里有两箱子抢救出来的书呢。

    其中一箱,便是外公留下的医书。

    七寻便对公玉明溪道:“娘,家里有纸墨没?要不,我把外公留下的医书抄几本卖给医馆去?”

    古人对技艺极为看重,因为对他们而言,技艺是吃饭的本事,是一个家族赖以生存的传承,轻易是不会传给外人的。

    因此这些书的价值极高。

    但七寻却没这个概念。

    很多传统技艺的断层,便是这种敝帚自珍带来的缺失。

    如医术这种治病救人的传承,其实流传的越广越好。

    再说了,中医对天份的要求极高,真不是说你有医书,就能有厉害的医术的。

    上辈子人人都是九年制熬出来的,但还不是那么多人考不了双一流。要不然怎那么多人呐喊同义九,汝何秀?简直字字悲愤啊。{8点18分还有一更,以后每天双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