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后我成了拼爹界杠把子 > 第六十二章节 相互秀娃真的爽
    司氏原心里想着,那旧纺车也能卖个近十两银子,自己再添二十两,倒也拿得出来,她不白占这便宜,等赚了银子,得给小寻做身好衣裳。

    现在小侄女提了条件,她哪有不应的?忙道:“这有什么不成的?只是兔毛我也没纺过,得先试一试。”

    凡事都得有个过程,七寻点头:“慢慢试就是了,若能纺出来,我教四婶织毛衣,穿着轻便又保暖。说不定还能拿出去赚点银子。且织毛衣这事也简单,伯娘和婶娘们得闲都能做。”

    农家人平时能来钱的地方实在太少了,司氏听了这话,欢喜道:“等纺车调试好,小寻告诉我这免毛怎么纺,我一定尽快纺出好毛线来。只是,这兔毛哪里来?”

    “之前不是分了大伯娘那边十来只兔子么?左家阿婆也分了十多只,我家里快五十只了,养了这么些日子,毛色越发油亮,这两天就剪一次毛,让我三姐姐帮着用药材处理干净,烘干后,就给四婶送去。”

    司氏笑着道好:“那咱们再试试你做的织机。”

    织机的问题也不大。

    试完机,七寻干脆把织机也以三十两银子卖给了司氏,她家没人用,放着也是落灰。

    “这织机的银子,等您以后赚钱了再给我娘不迟。左右咱家现在也不急着用银子。这机子您不要,我暂时又不能往出卖,平白放着落灰。”

    司氏想想,她把老的织机纺车卖了,织机略贵些,两样能卖个二十两出头,自己先添十两,把纺车的钱先付了,织机的钱只能先欠着了。

    好在家里做豆腐有了进项,现在又有么好的纺车织机,出来的成品,至少是她以前产出的四倍,扣掉要交的税,留下自家用的,其余的拿出去卖掉,凑一凑,不到一年就能把这欠款还清。

    这么一想,司氏觉得日子更有奔头。

    至少自家孩子平时读书的笔墨纸砚的花销她就能给赚出来。

    七寻忙着对纺车和织机进行改造,猴哥在边上帮忙,灵启舍不得走,也在一边看着。

    小寻妹妹能造出这么好的纺车织机,那说不得洗衣机她真能造出来,灵启想想就兴奋。

    公玉明溪知道自家四闺女是个一做起事来就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性子,拉了司氏去炕上闲话。

    司氏自是把七寻做的纺车和织机狠夸了一通,说着又有些不好意思:“......我都不好意思说,竟占了自家侄女便宜。等几个丫头往后出嫁,我给她们厚厚的添一份妆。”

    公玉明溪明面上哈哈笑,内心里十分苦逼。

    自家几个娃,就没一个以后想成亲的啊,四弟妹这添妆,九成是添不出去了。

    传宗接代这件事,大概齐,是只能指望大儿子了。

    “自家人,说这些做什么,那两辆机子再好,咱家也用不上,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我手拙,不会纺纱织布。三丫头学医,四丫头整天瞎捣鼓她那些木工活,五丫头除了写写画画的,也就能做点绣活,你这花了好几十两买了那两机子,她就不算白忙活,心里不定多美呢。”

    说的司氏也乐了:“二嫂这话说的,不是我当婶娘的自夸,咱们家这三个丫头要是还不好,那整个临江县都没有好姑娘!也就二嫂你这样的品格,才能生出这么好的姑娘。可惜我生的是两臭小子,我要是有二嫂的本事,生出这么好的姑娘,我做梦都能笑醒。咱家三个姑娘多能干啊,素儿的医术,老太爷夸的不得了。几针下去,老太爷的身子便大好了。玉儿那是一看就是个灵秀的,也不是我偏心,可我瞧着玉儿就欢喜的不得了。小寻别看淘气些,但她淘气的是地方呀,小小年纪,就能造出这么好的纺车织机,二嫂你想想,往后她再大些,那还了得?”

    公玉明溪摆手:“她们小人儿的,万别这么夸。素儿和玉儿还罢,小寻要是听了,往后只会更淘。”

    司氏笑道:“在家淘些怕什么?在外头她顶顶知礼,咱家这三个姑娘走出去,谁不赞一声好?话说回来,咱家小子也不差。二嫂我跟你说,咱们家的灵舟,这半年好几家请了人过来探口风,想把闺女许给他呢。不过大哥大嫂都没应。老太爷说了,灵舟的亲事不急。”

    公玉明溪教导了灵舟这么些日子,还是挺看重这位堂侄的,听了这话,点头道:“老太爷思量的对,灵舟这孩子的前程差不了,明年一个秀才跑不了的,过了年,他也才十七虚岁,成亲的事急什么?再努努力,后年秋闱说不定能杏榜题名。十多岁的少年举人,什么样的亲事说不得?”

    司氏听得一拍手:“就是这话呢。二嫂,咱家灵舟,真有可能中举?”

    “有希望,但这中不中的,也有运气成份。他的诗词文章都不错,只是到底年纪小,缺了些阅历眼界。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可惜之前家里不凑手,若不然让灵舟跟着他二叔进京开开眼界,他自有进步,如此便能补上这一短板。不过也不急在一时,将来总有机会叫他出去走走的。”

    左右孩子年纪还小,十来岁的少年郎,哪里就急着考官?少年成名固然是好,但太早入仕未必是件好事。

    若是条件允许,公玉明溪觉得,灵舟跟着自家几个孩子一起进京考皇家学院和国子院,兴许对他将来的发展更有帮助。

    只是这话,现下还不好和司氏说。

    司氏反正是听明白了,自家大侄子以后成为举人的可能性很大,她开心不已。虽然不是自己亲儿子,但却是嫡嫡亲的侄子,如今又没分家,若大侄子有了功名,那往后走出去,身份都不一样。

    司氏笑道:“回去我就和大嫂好好说道说道,让她也开心开心。哎呀,说起来,你们灵枫也不比灵舟差,都是顶好的孩子,我生的那两个臭小子,往后若有他们两个兄弟灵舟和灵枫一半出息,我都该烧高香。”

    公玉明溪觉得这种家长里短,相互秀娃的事儿,还挺有意思的,体验很是新奇,内心莫名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