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后我成了拼爹界杠把子 > 第六十九章节 修者上门
    他虽然不至于觉得自己考不中,案首之名,也不是没肖想过,但那纯粹是所有考生都会想一想的梦想,不代表他真觉得自己行。

    哪怕二婶,也只说他有望名次好些,可没跟他提案首的期望。

    “那我好好努力,争取给小妹妹考个案首回来。”

    自家兄妹们一起闲话,没必要太谦虚,灵舟玩笑道。

    灵启原本是计划今日去县城请小五爷帮忙寻铺子的,结果来二婶家帮忙搬砖给耽误了,听猴哥说明儿要去县城,便道:“我明儿和昊弟你一起去,若只你和二婶去县城还罢了,带上小寻她们,你一个人哪里照顾得过来?有我跟着,也能看顾些。”

    毕竟昊弟虽是男丁,年岁在那呢,哪怕他有些脚拳功夫,可身为兄长,灵启还是不大放心。

    猴哥心道,就我家这三个妹妹,小妹妹还罢了,三妹妹只怕能打八个你,小寻虽然没三妹妹厉害,但打个成年男子还是没问题的,界时不定谁照顾谁呢。

    再说,有我大圣在,谁不长眼欺负我娘我妹,我一准儿把他踹进大运河里见龙王去。

    他对大夏武者的武力体系虽然不太清楚,但见过红鹰卫,以红鹰卫的标准,那些人应该是一品武士,虽然觉醒记忆才两个来月,但修炼到现在,猴哥觉得,那些一品武士的红鹰卫,大概不够他一拳打的。

    他爱进山的原因,除了更自在,也有深山中灵气相比外面,要充盈一些的原因。

    他不在意大夏江湖上那些寻常练武的所谓高手,因为和他不在一个武力层次,至于红鹰卫青狼卫和夏龙卫,外面很难见到,就是遇上了,那正好,猴哥正想见识一翻这些亲卫军的武力值呢。

    他对大夏的修炼体系,还是有点兴趣的。

    这大概是在老娘双一流的期盼下,他惟一对考上双一流学府的一点动力了。以大夏对修炼的严控,只有考上皇家学院和国子学院,才有机会接触到。

    正想着大夏的修炼体系,就听外头又有叫道:“请问家中有人吗?”

    自家外面不远就是村中大道,经常有人路过,猴哥哪怕听到动静也未在意,但这一呼叫,猴哥脸色一沉,对三妹妹灵素道:“你照顾好娘和妹妹。也看着些堂兄们。我去前面看看。”

    灵素脸色也是一变,朝她二哥点头:“放心。”

    她虽然比娘和小寻小五修炼的进度快了些,但也只是因为在深山里的时间多,吐纳术入门快些,还未能做到真正的引灵入体,自然和二哥不能比,但她凡俗武艺却练的极好,同样听到了外面有人路过的动静,且二哥的神情有异,她便知道,外面的人只怕不是一般人。

    有二哥在,她倒不担心什么,真遇上危险,她拼了命,也会护着娘和妹妹们。即便打不过,她还有毒可使。

    要知道,她师父号称毒手药王,相比医术,她更擅长的,其实是制毒使毒。

    至于堂兄们,二哥没回来,她不会让他们出这个棚屋的。

    灵舟和她们更熟悉些,自觉有异,刚好他就在灵素边上,低声担忧道:“怎么了?”

    灵素笑道:“没事,哥你看着些,别让他们出这棚屋。”

    灵舟心下一紧,忙点头:“我知道了。”

    公玉明溪正和路叔说着明春建宅子想请托多少人手的事,倒没注意三闺女和大侄子的异样,七寻和灵玉却感觉到了三姐姐冷静之下对前院动静的关注。

    七寻对她猴哥信心十足,并不在意前院的情况,灵玉同样如此,两人看了一眼三姐姐,便继续和堂兄们玩飞花令。

    猴哥到了前院,看到柴门外站着身姿如松,气息内敛的二人。

    这是武士。

    比那日见到的一行红鹰卫还要强的武士。

    而他们举手投足间给人带来的那种特有的感觉,和他家小寻有些神似。

    小寻说过,她出身军人家庭,站卧坐都是打小练出来的规矩,后来成了融入骨子里的习惯,是改不了的。

    很显然,这两位更强一些的武士,应该是亲卫军出身,只是不知道是红鹰卫的人还是青狼卫的人,而据美娘的介绍,夏龙卫不会有普通武士,即便有,也不应该会出现在临江县这种地方。

    红鹰卫最强的也只有二品武士,而这两位,明显比上次见到的红鹰卫强的不止一点,至少也是三品武士。猴哥觉得,这些人应该是青狼卫的人。

    只是,晏家村这种地方,不只出现了红鹰卫,这才几日,竟然连青狼卫也出现了,有点意思。

    猴哥挑眉道:“二位有何贵干?”

    那二人见来的是个貌若好女的小少年,气度也绝非寻常乡间少年,年轻一些的武士上前行了辑礼:“冒然打扰,小郎君见谅,我二人因赶路,未曾入镇补给,想同小郎君府上采买些吃食,不知可否?”

    见年轻武士虽然神情冷峻,可话说的还算客气,猴哥的面色好了些。

    以这两人的修为,不可能探查不到后院里的情况,大概这也是二人上前来采购食物的原因。

    家里不缺少吃的,卖些又何妨,猴哥自然不怕事,但也不想自寻不必要的麻烦,便点了头:“可以,不过熟食只有些点心和烤肉,生食的话,米面腊肉皆有,还有些山中的栗子,一些果干,你们要吗?”

    年轻武士见小少年语气虽冷,言语简洁,但介绍的还算详细,眼中不免带了笑意。

    他们这样的身手,自己猎获野物简单,但却想吃顿正经饭,途径这里,闻着人家后院里飘出来的香味,刚好肚子饿了,这才上前寻问。

    “要熟食,可以分我们些点心和烤肉吗?”

    “可。”

    年轻武士笑着丢了一锭五两的银子过去,猴哥伸手接了,有银子赚,猴哥心情变好,自从零花钱差点归零后,猴哥就意识到了银钱的重要性,虽然他除了打麻将负责输钱之外,好像也没用银子的地方。

    但用小寻的话说,一文钱难倒英雄汉,兜里有钱心不慌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