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后我成了拼爹界杠把子 > 第七十九章节 以为是隐贤,实因是穷逼
    至于自己自创的猴拳和棍法,不一定适合她们,谁爱习就习,小寻爱刀法,他之前帮着改的胡家刀还不错,在凡间,也算是顶级的刀法了。

    以后小寻自己还可以根据她自身的情况再完善。

    但他修炼的功法也罢,心法也罢,术法也罢,都是不能外传的。

    自家人因血缘天生有因果,外人却不一样。

    对辛若暇的询问,猴哥也只能点头:“我修炼的功法就是修肉身,我不太懂大夏的修炼之法,因此倒不好说。但无论是哪一种修炼体系,肉身都是基础。肉身不强,如大厦地基不稳,也许一时看不出好坏,但修炼到一定的高度,肉身的强弱,会直接影响你在修行之路上能否走的更高更远。”

    辛若暇脱口一问,并没有想到猴哥会回答:“所以,还是功法的问题?没有功法,又如何修肉身?”

    猴哥摇头:“并非如此,天材地宝和丹药亦有强化肉身的功效。”

    即便在仙界,走肉身成圣之路的,也只有他和二郎神等有限的几人罢了。

    大多人还是靠天材地宝和丹药来强化肉身。

    哪怕是他,天生地养,肉身本来就强,天材地宝丹药对他也是有用的。

    当初他吃了太上老君大量的九转金丹,又被炼丹炉炼身,结果阴差阳错的直接修成火中种金莲,意处修成火眼金睛不说,还从此刀枪不入。

    这刀枪当然不是凡间刀枪,而是仙界兵器,他的肉身几乎是打不坏的。

    但这种运气,万年难遇,不具备普遍性,没有推广的价值。

    辛不降在一边听的眉峰微蹙。

    大夏的修行者,更注重战力,对辅助系的修炼之法并不看重,或者说,也不是不看重,而是缺少传承。

    听说其它大陆是有如丹修符修器修等辅助系修行者的。

    而大夏的修行者,想要提升自己很难,只能慢慢打熬,没什么捷径可走。

    当然,相对大夏修行者全靠一点一点打磨苦修,同阶的战斗力,也比其它大陆的修者要强悍。

    虽然修行速度慢,但修为更扎实,这大概也算是变相的强化身体了吧?

    辛不降思索片刻,缓声道:“其它大陆的修行者,会使用丹药辅助修行,但同阶相比,大夏的修行者比他们更强悍,虽然在修行速度上是短板,不过相比实力,速度反而并不为我们大夏修行者看重。公玉小郎君,你为何会觉得使用丹药修炼,能强化身体?丹药,不是提升修为的吗?”

    猴哥挑眉:“丹药确实是为辅助修行,但提升法力修为只是其中一类而已,当然,相对于提升法力修为,提升肉身强度的丹药更加珍稀难得。天材地宝也是一样。而丹药和天材地宝,也不是什么时候都能用的,更非用的越多越好,还得看自身的情况。凡事都讲究个度而已。不过,丹药也罢,符阵器也罢,都是外物,你们更注重自身的打磨,这一点还是对的。”

    解释了几句,猴哥对辛不降话里透露出来的信息更有兴趣:“除了大夏所在的这片大陆,还有其它大陆?咱们这片大陆,和其它大陆有来往吗?”

    如果可以的话,以后倒是要去看看。

    辛不降此时对这一家人更好奇了,公玉氏的这位小郎君,年纪不大,懂的却不少,关键是,他说的这些,和大厦修行界固有的一些理念并不同。但他说的很有道理。

    不知道这家的几个小娘子和他们的母亲公玉氏是不是也有修为在身,至少他是看不出来的。

    这位小郎君还有那位医者少女,却极为非凡。那位母亲一手字画堪为大家,亦不同凡响,另两位年纪小的女童,想必也有过人之处。

    而且这一家的男主人到现在也没见到,不知道是已经不在了,还是其它情况。

    总之,真是奇异的一家人啊。

    只不过是临时决定买些食物的举动,没想到竟然发现了这么有意思的一家人。

    辛不降消化了一下猴哥对修行的阐述,知道人家能说这么多,已经是看在相识一场,而他们态度还算友好的份上,打住思绪后,辛不年笑道:“还有另外四片大陆,我们大夏所在的大陆居东方,古称东方神州大陆。因为与另外四片大陆基本断了交通,今人很少再称神州了。数千年前,五片大陆的人往来繁盛,后来天地经历一次巨变,五片大陆交通被阻,只有武圣或可来去,但也极为危险,慢慢的,五片大陆才自成一界,很少听到彼此的信息。”

    很少听到,那就是其实还是有消息的,只不过这些消息,仅被少数人掌握罢了。

    猴哥虽然想以后四处看看,但人家也说了,武圣一极才有机会前往,他现在的修为肯定不行,先把这片神州大陆游历完,再想其它的不迟。

    以后带着美娘和妹妹们四处游玩,日子该何等逍遥?

    猴哥听了这些信息,心情不错。

    辛不降继续道:“小郎君修为非凡,令妹医术亦一绝,虽不知小郎君的两位小妹妹如何,但看着亦钟灵毓秀,非寻常人家的小娘子可比,以令兄妹之才,为何不进京去考皇家学院或者国子学府?”

    猴哥特别诚实:“这不是以前穷吗?存够银子就去啦。”

    辛家叔侄:!!!

    想过很多理由,原以为人家是隐居山野,没想到竟然是因为太穷逼。

    然而问题是,这样的一家人,到底是怎么把日子过的如此穷逼的?

    迷之一家人啊。

    辛家叔侄深觉糟多无口。

    难怪这对兄妹,一直把银子挂在嘴上。

    合着,人家未必是真爱财,纯是穷闹的啊。

    而他们叔侄,显然成了人家薅羊毛的那只羊。

    算了,这点世俗的银钱,不值当在意。

    再说他们又没亏,买的那些药虽然还不知道效果怎样,但想必这兄妹两,也不是会扯谎的人,没必要。再说自己刚才服药后,能感觉出来,人家的药效,是真的好。

    辛不降不好拿钱羞辱人家,但辛若暇年轻,全当交朋友了,见四叔看了他一眼,秒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