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后我成了拼爹界杠把子 > 第八十章节 拉关系嘛,猴哥我懂!
    辛若暇笑着对猴哥道:“不打不相识,公玉昊,你这个朋友我是交定了。我和我四叔皆是京城人氏,你和妹妹们以后去京城,若有需要帮忙的,只管找我。”

    猴哥笑着道谢。

    仙界小妖们都讲个跟脚呢,害得了他西行取经的路上,就没一架打的爽快。

    人族的世界,更讲究人脉。

    他懂!

    这两人的姓氏特殊,又居京城,掏钱的姿势还那么帅气,不用解释他也知道此二人既富且贵。

    而自家小妹想弄点玻璃改善良居住环境都得藏着掖着,利益太大动人心,他倒是不怕,可他不是一个人,一家人想要活的舒舒服服,就没必要自找麻烦,同辛家叔侄这样的人交好,好处不言而喻,至于因此会有的风险,猴哥不在乎。

    想得到,哪有不付出的?

    事上没有白占便宜的美事。

    辛若暇原以为这狂小子很该有些傲气的,既隐居在此,大抵是不愿意同他们这种人多往来的,不想人家道谢道的还挺快,语气也相当真诚,似乎是在告诉他,以后有麻烦就找你了。

    辛若暇被他弄的一时无语。

    公玉明溪在边上看的好笑。

    近来她算是看清儿子的性格了,你若说他不懂人情世故吧,他懂的比谁都深,应对起事情,往往一针见血。你若说他懂吧,他说话行事天马行空,叫人完全摸不着他的脉。

    指望他给你期望中的反应,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但你要说他的反应哪里不对,偏又指不出来。

    辛若暇默了片刻,才笑道:“我是京城兖王府嫡次子,名闲,字若暇,这位是我四叔辛威,字不降,你们去兖王府寻我,只管报上姓氏,道是临江县故人即可。倘若我不在,去豫王府寻我四叔亦可。我四叔便是当今豫王。”

    他和四叔都看重公玉昊的修为,倒不至于对他有什么企图,但这样一位在修行上见识非凡的少年,与之交好并非坏事,哪怕以后在修行上多些交流,也是好的。

    他回京后自会跟门房交待一声,但凡有临江公玉氏和晏氏的人来找,都得当贵客接待。

    晏家母子几个没想到辛若暇如此坦诚。

    他们之前倒是想过这二人身份贵重,但没想到,这两人竟然一个是豫亲王,一个是兖王府嫡子。

    这是真正的皇室贵胄了。

    公玉明溪和灵素灵玉面露异色,神情也郑重许多,猴哥和七寻反倒是一派坦然,这两个都是对皇权没什么敬畏之心的。

    不过公玉明溪行礼,兄妹四个,还有边上围观的灵舟和路叔,也都跟着行了礼:“见过豫王,见过小王爷。”

    辛不降笑着摆手:“免礼,我叔侄路过此地,得府上女公子的救治,给府上添麻烦了。女郎君万不可如此客气。”

    辛若暇也笑道:“可别叫我什么小王爷,我名闲,那是真的闲,偏我父王还给我赐了个若暇的字,说我不干正事呢。我也就得了个国公的爵位,也就是个虚爵。昊兄弟若是不嫌弃,叫我一声大哥就是了,你我皆修行中人,没必要在意这些世俗礼节。”

    猴哥心道这小子虽骨子就有着矫矜,但若是得了他的认可,让他觉得能平等相交,他还挺有些武者的洒脱恣意的。为人还算不错。

    猴哥从善如流:“见过辛大哥。”

    辛若暇得了这一声大哥,还挺开心。

    他在皇家的兄弟挺多,亲兄弟堂兄弟的,没有一百也有个几十,这还只是算近支嫡子,但除了一母同胞的亲哥外,那些兄弟别说亲厚了,能真正和平相处的都没几个。

    大家都是竞争关系,没杀个你死我活,那都是上面有人镇着呢。

    他因为修行资质突出,六岁过后便开始修行,成了真正的武士,但大厦规矩,修行者不能继承皇位,他上面又有个嫡亲兄长,早封了亲王世子,就利益上说,他和那些兄弟们没有利益冲突,又因为他是天才修行者,和那大多兄弟们走的路不一样,反而成了各方拉拢的对像。

    至于同样有修行资质的一些兄弟,安理说他们应该也有修行资源竞争的矛盾的,但无奈他的资质太好,成了皇室重点的培养对象,不是别人想同他竞争就能竞争的。

    四叔也因为是修行者,天然没了继位的资格,他们叔侄两同属天才,彼此倒很有些共同话题,虽然他父王和四叔并非一母同胞,但四叔不会争夺皇位,他父王对他同四叔交好,还是很乐见其成的。

    要知道豫王的封地为大九州的豫州,他虽没继位的资格,但手中可不缺实权。又因为是修行者,十年前便跨入宗师境,以他的资质悟性,大宗师境可期,而且有很大希望进入武尊境。皇祖父也就没让他去封藩之地,反干脆把他留在了京城。

    他们两都在夏龙卫里挂了闲职,这次出门,也是接了夏龙卫的一个任务。若不然也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只可惜事情办的不大顺利。

    当然,如果是小事,也不可能劳烦他们叔侄,所以不大顺利倒也在预期之中。

    看四王叔不急不燥的样子,辛若暇就知道他王叔肯定早留了后手,因此他自然也淡定的很。

    否则,他哪有心情跑到一山村农家来买吃食。

    没想到有意外之喜,竟结识了公玉昊这等有意思的少年。

    真正的天才和天才之间,总会有惺惺相惜之意。

    唉,要不是有差事在身,他都想在这里待段日子,没准和公玉昊多交流交流,自己的修为还能再进一步。

    公玉昊说修者修自身,得强化肉身,他是看出来了,王叔对此很是认同。

    公玉昊虽说出了功法和丹药、天材地宝的办法,但功法没有,丹药也没有,天材地宝倒是可以集皇家之力去寻,但具体如何提升肉身强度,还一头雾水呢。

    说不定和公玉昊多交流交流,还能想出办法来。

    打了一场,结果皆大欢喜,两少年人还彼此兄弟相称了,略说了几句,辛不降回屋里躺着,猴哥见他看的是自带的书,想着自家倒没什么好东西招待他,病人嘛,酒也没法喝,便送了份小寻用牛乳做的酸奶,几样家里吃的点心,又送了几本从火灾里抢救出来的孤本送了过去。

    不想辛不降翻书的时候,却看到了两份夹在书中的图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