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后我成了拼爹界杠把子 > 第八十四章节 太为难猴了(求订阅)
    公玉明溪拍了拍三闺女的肩,有这样的兄妹,辛苦我闺女了。

    等两人进了西屋,灵玉才对着兄妹两一呶嘴:“又给娘和三姐姐找事了吧?来帮忙捡药!要不,还不定得忙到什么时候呢?我们还罢了,总不能让娘也跟着熬一夜。灵舟哥都在这帮忙呢。”

    灵启过来后,被派去院后的棚子里看着炭火去了,灵舟在堂屋里帮忙。

    灵舟笑道:“一会儿婶娘谈完事,就让她去歇着吧,有我们兄妹几个,一夜总能把药做出来。”

    猴哥伸手揉了揉灵玉的头:“嘿,小五你哪这么多话,哥又不是瞎闹,这不是想着给咱家赚些钱,等以后进京,让你随便花用么?”

    上辈子的荣国公府,因着银子生了多少事端,她又不是真的不识人间烟火,自是知道银子的重要。

    那会儿因自己除了月钱,没个进项,更无父母补贴,无钱打赏那一园子的奴仆,受了多少白眼和暗地里的编排?

    她是真没银子么?大观园是怎么来的?她堂堂公侯府的嫡小姐,多少代的财富落于她一身,父亲去世前在江南之地,担着最肥的差事,她名下会没银子?

    然而她生死都在捏别人的手里,何况银子?

    一句“让你随便花用”说的她心里酸涩至极,但嘴上却不饶人,跺了跺脚,嗔道:“哎呀二哥,别弄乱我的头发,回头我就告诉娘你欺负我!哎,你摸了我头发,怎么还拿药?快快去洗手。”

    七寻看了看自己的手,才刚就在捡药,又没碰别的东西,她就不用再洗了吧?

    宠妹狂魔七寻也鄙视的看了猴哥一眼:“不讲卫生!”

    猴哥:???

    行吧,我一只猴子还要讲什么卫生!真是太为难猴了。

    可怜的猴哥被妹妹们赶去洗手。

    灵舟在边上忍笑忍的很辛苦。

    这一天天的,光看妹妹们斗嘴,昊弟一个男孩儿,在外面挺能的,偏拿妹妹们一点办法都没有,只能受憋屈,就挺可乐。

    七寻见灵舟忍笑,白了他一眼:“灵舟哥你太不厚道啦。”

    灵舟笑道:“行,是哥哥错了,回头夜宵,我给你烤东西吃。”

    七寻很好哄的乐了。

    烧烤好吃,就是自己烤太费事儿了,她脑子里常想七想八的,一不小心就糊。

    有人代劳,自己吃现成的,就挺美。

    西屋里的谈话也不知道怎么进行的,灵素中途还出来沏了壶水果茶进去。

    当然,这个季节不好拿出猴哥珍藏的新鲜水果,用的是前段时间她晒出来的果干。但这些果子里带着灵气,滋味远比普通的水果茶要好的多。

    辛不降喝了口茶,眉头一挑,这果茶中竟然带着真灵之气。

    不过一想晏家村所在的这片东泽山脉延绵数百里,往东过了山脉,便是东海域,人迹罕至,山中或有灵地,产些灵果是有可能的。

    公玉昊这小子至少是三品武士巅峰修为,只要小心些,还是进得了深山的。

    如此家中存些灵果干,便不稀奇了。

    对于七寻把连弩图稿送给豫亲王的事,公玉明溪并无异议,这玩意儿自家不能握在手中,太敏感!既然被发现,赶紧送出去才是最好的处理办法。

    豫亲王没因此有别的危险想法,而是为自家闺女遮掩,隐下这图稿的出处,她得心存感激!

    更何况,人家还另送了好处,等晏家兄妹进京考学,除了会奉上千两黄金之外,还会送一处离两学极近的三进宅子。

    京城那寸土寸金的地方,三进大宅少不得上万两银子。更重要的是,寻常人就是捧着银子,那也买不到。

    这种地段的宅院,那都是有数的。

    至于玻璃生意,辛不降也直说了,其中巨利,他若私人握在手中,虽然不怕,可也避免不了会带来些麻烦,他不耐烦管这些,不如干脆交给内庭,由皇家出面生产和经营,分七寻一层利。

    “以后府上女公子若再有这等奇技,觉得贵府不便经营的,亦可遁此例,具体如何分润,可以再谈。”

    公玉明溪自然满口答应,自家只需要提供技术,往后一点麻烦都没有,但玻璃是巨利,哪怕只一成,那也是笔巨资。

    “殿下考虑的很周到,便按此办吧。只是最终能烧制成什么品质,是急不来的,还得一点一点试验,殿下这边,得找些烧窑的熟手才好,没有烧窑经验的,从头教起,太耽误时间。”

    这一点辛不降也考虑到了,他笑着应下。

    玻璃固然有巨利,但他更重视的,还是连弩。

    沉吟了一下,辛不降开口道:“我刚才听女公子提过,这连弩对材料要求极高,一时没办法解决,但她既然知道需要什么样的材料,想必是有办法的。大夏军械处营造司的煅造之法,是神州最顶级的煅造工艺,这连弩是她设计,她最了解,还望女公子能具体的说一说,所需材料,煅造需要达到什么水平。如果她能提供工艺技术,那便更好。”

    公玉明溪听了这话,一时也有些无语。

    她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但豫亲王这么说,完全不在意,小寻她才是个八岁的女童,是不是也太看得起她四闺女了?

    但连弩拿都拿出来了,这事也没必要拒绝。

    公玉明溪只得道:“这孩子常想东想西,我们自家人都不大懂她是打哪想起的,殿下所言之事,还得问她。”

    七寻还没捡几片药呢,就又被叫了进去,怎么又有我的事了?

    待一听说连弩所需材料的事,七寻不免暗自腹诽了自己,这是给自己找事呀,干嘛手欠把图稿夹在书里?

    这就又得把精钢煅造之法送出去了。

    会不会太出格了些?

    她不了解现下大夏军械的煅造达到了什么程度,只说她自己的要求:“必须得用精钢。”

    接着又说了精钢大概的煅造手段和需要的条件:“......算了,我这就去写下来,尽量赶在明晨你们离开前写好,你拿着我写的东西,给精通煅造的老师傅一看,他们大抵就知道怎么煅造精炼,只要所需条件达到,多试一试应该能成。”

    呃,辛不降心道,他们其实也不是非急着要走的,但人家没开口留客,自己也不好提啊。